看着这头也不回的唐正东,唐云天轻叹了一口气,他其实这也是为了唐家堡好啊。

    在这唐家堡当中,就像一个庄园,唐正东将他们带回了自家的院子当中。

    他现在的心情还算是很不错的。说起来今天这一战抛开别的不说,还真的是令他们大快人心。周吴两家的人平日里就仗着自己的强大嚣张跋扈,不将唐家堡的人放在眼里。连那个什么两家的天才周典都不是唐玄音的对手。

    在这江湖七绝堡当中表面上实力最弱的就是唐家堡了,因为这么多年的朝圣大会唐家堡就没有拿到过一个名额,好不容易出了一个天赋极高的唐玄音,可是他又性格怪异,就是不愿意参加这朝圣大会。让他们也没有半点办法。

    这一次终于有了这么好的机会。对于整个唐家堡来说无疑都是天大的好事情。

    叫上自己的夫人亲自下厨,给众人做一顿饭,龙弓子他们昨天大晚上来的,说起来还没好好的招待他们。

    几个人围着一个大圆桌,这唐夫人做了一大桌的美味佳肴。让人看着都留口水,众人都纷纷夸赞。

    吃饱喝足之后,大家都很是满足。

    今天的事情虽然值得庆祝,但是对于之前的事情还没有完。那藏匿于唐家堡当中的内鬼还没有查出来。这也成了他们的心头之患。也正好趁得这个机会,好好商谈一番。

    周吴两家的人虽然很招人烦,既然敢来到这唐家堡之中,那这凶手也应该不是他们。

    七绝堡掌中。实力最为强势的就是赵家的人,比周吴两家的实力都还要高,赵家之人平日里都很低调,就是有些喜欢自持清高,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并不是很想跟他们这些人一起,当然这样的事情他们根本不屑去做。

    剩下三家的人实力也都差不多,但跟唐家堡也没有什么仇怨,一直都是以礼相待。实在没有理由找到害他们的理由。

    “看样是事情还定另有蹊跷,难道真的如那些长老所说内鬼就在我们唐家堡之中吗?”唐正东感到很疑惑。

    这时龙弓子突然想起了什么。虽然这个事情已经过了很久了,都差点要忘了,那就是自己跟三叔去雪亭镇的路上的时候,也碰到了一些黑衣人,虽然被三叔打走了,但是但是现在回想起来,倒真是绝对奇怪。

    当时的情况跟现在也差不多,根本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自己第一次出山,更没有得罪过谁,那些人一出手就是朝着自己,实在是让人费解。可之后好久在也没有了动静,这一次的黑衣人同样也是直接袭击唐莺,不管另外三个,会不会跟着上次的黑衣人是一伙的呢?

    仔细想了一下又感觉有点不对,上次杀自己的那些黑衣人一句话都没有说,这一次的还讲了老半天,从严谨程度上来看。应该就不是一个地方的人?这一下突然让龙弓子头大,上次的人到底是谁,这一次的人又会是谁呢?

    光释突然看到龙弓子有些异样,连忙问到怎么回事。

    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啥事。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

    几番分析下来,众人还是没有一点头绪,只能先作罢。

    吃过饭之后,龙弓子他们也就回去休息了。他从吃完饭后就一直心不在焉的,宗青芷和光释也都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了?

    最后还是宗青芷问道,龙弓子才讲事情讲了出来,自己曾经被几个黑衣人暗杀过的事情。然后将自己开始的想法都给他们分析了一遍。

    三人都越来越觉得事情变得复杂。没想到还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你的意思也就是说,唐莺姑娘的这个事情根本就不是其他六堡的人所为,更不是什么唐家堡之内的内鬼,这样做只是为了让他们来猜疑而已?或者说是,他们只是针对唐莺姑娘,根本就不关七绝堡什么事情?”

    龙弓子点了点头,他就是这个意思:“当然这也只是猜测而已,而我觉得事情更像后者,这些人跟七绝堡并没有任何联系。所以我一直在想,要不要将这个事情说给唐堡主他们听。”

    “千万不可。”

    刚提出这个想法就直接被宗青芷打断了,接着说道。

    “你难道没有看出来,那个唐堡主的弟弟唐正峰一直对我们有所怀疑,的确,他的怀疑并不无道理,我们也确实是清白的,但就凭着嘴上几句话是证明不了自己的,要是真的跟唐堡主这么一说,就更像是洗脱一样,他就更会怀疑我们了。没有必要给自己在添麻烦了。”

    “唉,算了,先不想这些东西,现在没有一点线索,想破头皮也都想不出来。”龙弓子两手一摊,表示无奈。

    商量了一会,三个就各自回房休息去了,没有必要老围着这一个事情思来想去,到时候总会慢慢摸出一些线索的。

    龙弓子一个人躺在床上,别的事情他也不去多想,倒是对这江湖七绝堡来说越来越有兴趣了。对于那个周典来说,要凭自己实力的话肯定打不过他。棍锤这种武器他都没见过,还有哪些而且听说这七家每一家都有自己的绝招,这周典肯定还有很多厉害的东西没有使出来。唐玄音也是如此,整个比试下来,周典都没有碰到他一下就赢了,连宗大哥都没有看明白。

    想着想着就睡了去。

    下午醒来的时候是唐莺叫的他,一出门看到的第一眼又是唐莺。

    她说怕他们呆在唐家堡之内无聊,所以要带着他们去一个有趣的地方玩。

    现在的唐莺回到了唐家堡之内就变得跟以前一样活泼起来了,还有自己不用嫁给那个什么鬼周典,心情也是舒畅多了。正好自己也算是出去走走。

    带着三人就直接出了唐家堡。

    唐莺在这唐家堡之中,还是多多少少会一些武功的,只是武功不高,唐家堡除了暗器非常厉害之外,还有轻功也是一绝。她并不想学那些杀人于无形之中的暗器,所以只有在轻功上还算过得去。

    “龙大哥,快来这里。”现在的唐莺很是欢快。到也算是心态很好的了。

    这唐家堡不像是衡山派,武当派是坐立在山上,有着独天得厚的美景,而只是落脚在山下。唐家堡后面有一座小山,也是他们的地盘,平时弟子们练功的时候大多数也在那里。毕竟这些飞镖啊暗器什么的,在堡内飞来射去的话,难免会伤到人。

    而唐莺要带他们去的地方就是这个小山的山顶。这个地方还是他无意当中找到的,只有她一个人知道。

    那就是从山上的一处断背的地方飞上去,然后在在穿过一片树林,就来到了山顶之上。这山顶虽然也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但是最好可以看夕阳的地方,傍晚的时候在这里看着夕阳落山,那真的是一件极为美好的的事情。

    自从她找到了这地方之后,简直就迷恋上了这里的夕阳之光,每次遇到什么不顺心的时候,就会一个人偷偷的来这里。

    “就是从这里上去。”唐莺轻功往上一飞,这个地方还是有点高,她一下子还不能直接飞上去,只能飞到一半后,抓到了从断背上面落下来的树藤上,驾轻就熟的爬了上去。显得何事轻松,拍了拍手中的尘土,然后朝着下面招手。

    “你们赶紧上来吧,就像我那样。”

    龙弓子和宗青芷相视笑了一笑。然后将光释背起,两人纵身一跃,就稳稳的落在了唐莺的旁边,根本就不用借助那跟树藤。

    看得唐莺嘴巴张的老大,这才想起他们本来就是衡山派的高人,轻功好那是当然的。

    然后带着他们三人穿过了那片树林,拨开那一片大草丛,四人从里面一钻而出。

    “哇。”这是龙弓子出来之后说的第一个字。

    宗青芷也笑了笑,虽然这个地方跟衡山派的那些比起来不算什么,但风景还算是不错。他挺喜欢这个地方。光释就自然不用说了,他们花紫会当中什么鬼东西都没有,这些大自然的景色色她一直都是很迷恋。

    这个地方估计是整个山上最舒适的了,三面都有这个树草围绕,而这里有难得有一块空地。就感觉是刻意有人为的一样。夏日刻意遮阴避日,冬日刻意抵御风寒。还能欣赏美景。简直让人沉醉

    唐莺为此还在这了修了一个秋千,就不用一直傻傻的站在这里了。

    荡荡秋千,看看风景。

    “莺儿姑娘,不错啊,竟然找到这么好的一处地方,实在是会享受之人啊。”

    “噗嗤。”唐莺俨然一笑,她的笑声就像在莺鸟在唱歌一般好听。

    “龙大哥,你说笑了,希望带你们来的这个地方对你们还算满意吧。”

    用脚将一块地方的落叶扫开,由于这里正是山边边上,这里还有些地方是石板地。将这里弄出两块空地后,龙弓子和宗青芷就席地而坐。而光释和唐莺两个就坐在了秋千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