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人最近也都各自有自己烦心的事情。正好来这里可以完全放下心中的包袱,好好的舒缓一下自己的心情,这个地方他们来的相当满意。

    只是这个时候时间算早,想要看到落山的夕阳,还得差不多一个时辰左右。只好先在这里聊聊天,打发一下时间。

    龙弓子看到此情此景,想起了自己当初跟两个师兄在岩石台上修炼的时候,当初自己看到那岩石台还被吓得半死的,被大师兄活活嘲笑了好久呢。现在离开武当也有些时日了,还真的想念他们呢。二师兄的伤应该早就好了吧。

    想着想着龙弓子盘膝就开始打坐修炼起来,有时候啊感觉来了,就忍不住的进入了修炼的状态,身上的内力散发在四周发出淡淡的乳色。

    “自己这个弟弟的太极神功还真是精纯啊”宗青芷感慨道。

    龙弓子静静的运行了一个周天,睁开眼睛,发现三个人都盯着自己。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你们这是干啥啊。”

    其实他这样的状态也正是光释和唐莺向往的状态。

    “龙大哥,你这修炼的到底是什么功夫啊。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我吗?这门内功叫做太极神功,我其实不是衡山派的人,而是武当派的弟子,宗大哥才是衡山的弟子,而我跟宗大哥是兄弟。”龙弓子解释道。

    五大正派无论是实力还是名声都在江湖上是毋庸置疑的,每个人都将他们当做江湖公认最顶尖的势力,像七绝堡这样的各方势力还有很多,虽然名气很足,但是声望和实力都达不到。所以唐莺也是掩嘴表示惊讶。

    这么来说的话,自己竟然认识了两个五大派的弟子。对她来说实在是有些震撼。有些说不出话来。龙弓子不知道他们五大派在这些江湖之人的影响力,看到她这么惊讶,不知道怎么回事。连忙转移话题到。

    “哎,莺儿姑娘,对了。你是怎么找到这么一处好地方的啊。”

    听到这个问题唐莺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这个问题说起来还有些故事呢。说出来你们可不许嘲笑我”

    这话勾起了龙弓子等人的好奇,连忙保证道绝对不会笑的。

    轻咳了两声。唐莺整理了下自己的嗓子,开始一字一顿的说道。

    “这个地方还是我一个机缘巧合的时候找到的呢,记得以前的时候我一个人在这山上走来走去的时候。反正就是看到那些唐家堡的弟子在在那里练功,动不动就是用暗器飞来飞去的,我一点都不喜欢暗器,我心目中还是觉得剑法用起来,才有那种帅气感觉。”

    “因为我是唐家堡的人,所以小时候爹爹老是想要我学暗器,可能是我在这方面的资质比较笨,再加上我也不喜欢,所以练了很久都没有一点长进。有一次在唐家堡进行弟子检验,只有我一个人不合格,所以爹爹十分生气,那一次把我训斥的很厉害,我就哭得很伤心,一个人往山上跑。”说到这里唐莺的面色有些伤感起来。

    “也不知道跑到哪里来了,好像是有些迷路了,反正就看到有一条树藤,当时不知道怎么想的,就顺着那根树藤爬了上去,上去之后感觉那个地方还有一条小路似的,钻出那片草丛。就看到了这么美的景色,立马止住了我的哭泣,实在是太美了。那天傍晚的夕阳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一呆就是好久,后来回去的时候天已经有些黑了,所以下来的时候看的不是太清楚,不小心摔了一跤,疼得我一声叫唤。他们看我不见了,所以在这山里找来找去,最后听到我的喊叫,终于是找到而来,还以为有什么事情想不开要做傻事,把他们吓得半死,后来回去之后母亲好好的将父亲训斥了一顿,从那之后就不在逼我学什么暗器了。从此以后,就这样算是找到了这个地方了。”

    整个过程他们都在认认真真的聆听着唐莺讲的话。唐莺讲起故事来还是比较生动的,大家都听得有很有意思,

    这其实也算是一个秘密吧,藏在心中好久了,难得有这样的机会说出来给大家听,她还是很高兴的。

    “所以啊我给这个地方还取了一个名字,叫做泣阳边。”

    宗青芷不禁赞叹道,唐姑娘真是好文采,这个名字真不错。

    “噗。”这个时候突然从附近传来一声笑。

    “什么人?”

    所有人瞬间警脸色一变,变得警惕起来。竟然来了这里这么久就没有发现有人在这里,按道理来说应该没有人会知道这里,来的路上也没有人跟踪他们。

    听到声音的方位应该是在他们右后方的树上。并没有轻举妄动,

    只见那树上一阵窸窸窣窣,跳下来一个人。这让他们四个人都大吃一惊。

    来的人竟然是今天在唐家堡之前打败了周典的唐玄音。手上依旧是拿着他那喝酒和红葫芦。

    他怎么会在这里?唐莺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他一直在跟踪他们。脸上有些怒色,虽然今日算得上是他救了自己,但是这样也太不礼貌了,

    “唐玄音,你为何要一直跟踪我们到这里?”唐莺质问道。

    “大小姐,得了吧,你可得非把我笑死不可。我可没有跟踪你,你爱信不信。”

    四个人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唐玄音这态度实在是让人有些生气,但是以他这样的性格,没有必要跟他们说假话。

    “本来你在说这个故事的时候我就一直忍着不出声,没想到你还给这里取了一个名字。”唐玄音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看到唐玄音这个样子,唐莺小脸气得通红,跺了跺脚。

    “你你你,你到底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这里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你除非跟踪我,是不可能知道这里的。”

    宗青芷也想听听他到底怎么解释,不然他这样的举动,实在是难以让人理解。

    “大小姐,只允许你找到这里,就不允许别人找到这里吗?”

    “你难道也找到了这里吗?”唐莺一头雾水?

    喝了一口葫芦里的酒。打了个酒嗝。

    “我告诉你实话吧,这个地方其实我要比你找到的更早。你以为那跟树藤是谁放下去的,你以为你刚说的好像有一条路是谁走出来的。再说了这山上好端端的怎么会腾出这么一大块空地。”

    经唐玄音这么一说,唐莺仔细想了一下,还真的是有那么回事,这小子平时来无影去无踪,原来也是到这里来了,其实她心里已经相信了,可是她表面上有些不愿意相信,其实要她承认也没有什么问题,。就是自己刚刚跟龙弓子他们讲了那么多,这样一来不就是自己脸丢大了。而且要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自己不好都秘密他都知道了。

    “我小的时候就发现这里了,这么多年一直这里练功,那根树藤也是我用来练功的,然后在片空地上面练武,练功。只是没想到你竟然还给我修了一个秋千在这里,你们女孩子啊,就是麻烦。”

    其实这样的语气和表情还挺符合之前看到的唐玄音,龙弓子虽然跟他没有什么接触,甚至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他,但就是感觉他说话应该就是这样子吗,不这样还有点不习惯。当然也只有龙弓子会这么想了,换做别的人早就忍不住想上去打他了。

    于是上来打了个圆场。

    “好了,好了。唐莺姑娘,唐玄音兄弟,今天这些事情都是一些误会,大家都不知道,就这样吧。”

    唐玄音看了龙弓子一眼。同样是眼神散漫。

    “哟,原来是武当派的高人啊。不敢当,不敢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龙大哥可是我的朋友。”听到他这语气,唐莺担心龙弓子他们会有什么不满。连忙上前说道。

    龙弓子微微一笑。其实他并不反感。

    “不碍事的,既然唐兄已经都出现了,现在看样子,这太阳也快要落山了,不然我么就一起在这看看这夕阳吧,我们还是第一次来看呢。”

    唐玄音也不多搭理他,竟然盘腿坐在了地上。

    这样唐莺感到跟诧异,他跟唐玄音其实是跟她还是兄妹,唐玄音的母亲是他父亲的姐姐,也就是他的姑姑,说起来算是她的表妹吧。

    平日里跟他接触的时候也就不超过几句话的时间,说实话这唐玄音怎么会老老实实坐下来一起看夕阳,真的是怪事,但既然这样,那也挺好的,至少不用添什么麻烦了。

    夕阳很快就落了下来,映过一道红霞,就像披着红纱的仙女将要回家,果然像唐莺所说的,实在是太美了,让众人陶醉在了其中。

    只是宗青芷突然眼色厉变。仿佛看到了什么东西。

    “等等,大家快趴下。别大声说话。”

    龙弓子不知道什么情况,也赶紧趴了下来。光释和唐莺身为女子,趴下实在有些不雅,但也蹲下身来。只有唐玄音还坐在地上。他到也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你们快看山下。”

    众人纷纷看向山下之处,皆是脸色巨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