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在这夕阳的映射之下,宗青芷看到了几道黑乎乎的人影。鬼鬼祟祟的在这山林间穿梭。

    这么一说,龙弓子他们也都看到了,他们身在高处,从泣阳边能够很清楚的看得到底下的小山,再加上在夕阳的照射下,正好可以看到远处山下的小道处有几个黑影,而且好像还手中还绑着什么人。好像也是一个女人,已经被迷晕了。左顾右盼的,极为小心。往山里面摸索而去。

    可是他们跟本没有想到在这泣阳边上还有这他么这一行人,将黑衣人的行踪看得一清二楚。

    “唐姑娘,这些人有很有可能就是对你图谋不轨的黑衣人。”宗青芷沉声道。

    见到这些人,唐莺的眼中突然一红,变得十分的愤怒。立马起身就要准备下山。

    “我去通知父亲,不管他们是谁,一定要抓住他们。”

    “等等。”宗青芷立马制止住了她。

    不知道为何宗大哥要阻止他,要是不快点的话,可能就让他们跑了。

    “唐姑娘,虽然现在找到了他们的身影,可是你要是现在回去的话,然后子啊叫人过来,这其中的时间就完全被耽误了,到时候他们到底要去哪里,你还能知晓吗?而且人一多了很可能会打草惊蛇,等你们来的时候,早就已经全部逃走了。”

    听宗青芷这话,说是这么说没错,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人在眼皮底下跑掉?要是错过了这一次的机会,那要想在找他们,那就不知道得什么时候了。唐莺的心中有些着急。可也没有任何办法。

    “那该怎么办啊,总不可能就这么放过他们吧。”

    宗青芷想了一会,看了看龙弓子。

    “这样,我们先在这里观察一会,看看他们到底要去哪。唐姑娘,你跟光释姑娘都没有武功,这一趟去还不知道会遇上什么人,所以你们先回去,从这个泣阳边到哪里不需要多长的时间,等会我跟龙弓子直接从这里下去追赶他们,你们看如何?”

    刚提出这个想法就被光释和唐莺两人所拒绝了。

    “这一趟实在是太危险,你们两人去,我们不放心。”

    虽然宗青芷和龙弓子的武功在他们看来很高,可这群黑衣人来历不明,在不清楚对方实力的情况下,两个人直接去,所以他们并不想让两人去冒险。

    “唐姑娘,你听我说,现在想要抓住他们,那就只有这个办法了,以我们的实力,就算打不过,想要跑的话,是绝对没有人能够追的上的。再说了,我们再暗,他们在明,小心谨慎肯定不用多说,就算只能够打晕一个,到时候带回来,能够问出一些线索也是值得的。”

    尽管宗青芷这么说,但是他们两女的心中还是无比的担心,可目前看来也只有这样子了。

    将两手放在胸前,脸上尽是担心之色,她也明白,要是自己在多犹豫的话,可能会耽误更多的事情,只能关心道。

    “宗大哥,龙大哥,你们为了我的事情,以身犯险,我真的很感激,但是你们一定要保证自己的安全,不然我这辈子都会内疚的。我跟光释姑娘就在唐家堡等你们回来。”

    龙弓子笑道:“错了,不是我们两个人,而是三个人哟”

    两人一愣?哪里还有三个人?将头往旁边一看,

    “这么还有你们唐家堡的妖孽,唐玄音嘛?怎么样唐兄?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探个究竟?”

    唐莺没想到龙弓子指的是唐玄音,有些失望。这说了不等于白说吗?他平时自己的事情就管不好,这样危险的事,他是肯定不会去的。

    “唉,就下去活动活动筋骨也行吧。”唐玄音说的很平淡,仿佛根本没有将此事看做一个危险的事情,

    很奇怪唐玄音的今天你的表现,以自己对他的了解,应该不是这样的啊,不管怎么样要是他去的话,那又多了一份保障吧。

    “那我们先走了,你们一定要小心。”最后还是忍不住叮嘱一下,两女这才先离开了这里。

    泣阳边上只剩下了宗青芷,龙弓子和唐玄音三人。

    “宗大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等她们走后,几人的表情都变得很严肃起来,还真不是闹着玩。这一次到底有多危险他们也不清楚。

    “等等,先观察一下。”

    他们在这里的好处就是很隐蔽,黑衣人的行踪他们可以借着夕阳看得一清二楚,对方却找不到他。

    那一伙黑衣人还真的是万分小心,即使在这深山之中,还是这么小心。

    看着他们将那个女子带进了一个山洞里面,想必哪里就是他们的窝点了。

    “走。”记住了大概的位置,宗青芷令下

    三个人毫不犹豫直接从这山上一跃而下,靠着这暗色隐蔽,消失在了泣阳边上。

    这里面武功最高的就是宗青芷,其次是唐玄音,最弱的就是龙弓子了。宗青芷不但武功高,而且经验也要比他们跟丰富,所以由他来指挥自然是都没有异议。

    在这山林里面穿梭,几个人脚下生风,踏着轻功在这山林之中穿梭。在泣阳边上看到那个山洞的距离倒是不远,其实要是这么走过去还是有些距离的。

    好在三人的轻功都还不错,速度也一直都没有落下。两人一直都跟在宗青芷的后面,宗青芷也可以放缓了自己的速度,他知道对于他们两来说要是自己飘得太快,一会就把他们甩开了。龙弓子毕竟修炼的梯云纵是江湖上上乘的轻功,而唐玄音的唐门轻功也不差,在加上实力要比龙弓子高。所以速度也都相当。

    跑了也有一段距离了,大概能够感觉得到差不多快要到了,几人的速度也开始放缓起立,一直急速跑了这么久,对内力的消耗也是不少的,而且现在也

    他们三个也跟之前那黑衣人差不多。无比的谨慎,走几步就要探一下。慢慢的朝着山洞靠近。

    “等等。”纵情用手拦住了他们,示意停下来。

    比了一个嘘的手势,极其小声道

    “注意看前面几百米处有三个人,应该是放哨的,看样子实力不高。我们正好一个人一个,记住千万要速度快,动作小。解决掉他们。”

    两人点了点头慢慢的摸索的这前进。

    宗青芷和龙弓子走在了前面,而唐玄音确是托在而来身后。

    已经离他们比较近了,宗青芷示意,准备动手,可是看到唐玄音的位置,实在是有些靠后了,一瞬间可能到不了他们的身旁,可又不好说话,只能大概看了一下另外一个黑衣人的位置,准备一瞬间,解决掉两个。

    “行动。”下了一个上的手势,瞬间他和龙弓子就消失在了原地。

    龙弓子自然不用多说,他的梯云纵就是以一瞬间的速度著称,眨眼就来到了一个黑衣人的后面。

    “咔擦。”

    轻松地扭断了他的脖子。

    另外一个黑衣人看到这一下,刚想大声呼喊,突然也觉脖子一歪,宗青芷如同鬼魅般飘到了他的后面,将他脖子扭断。

    正当宗青芷想要继续去解决另外一个人的时候,却发现早就倒在了地上。

    定睛看去,这个黑衣人的眉心正插着一根银针,死的时候两只眼睛还睁的老大了。

    “原来是这样。”宗青芷心中暗道,微微一笑,他忘记了,唐玄音可是个暗器高手,暗杀这样的事情对于他来说可是最容易不过了。

    朝着他们看过去,眼神中表示肯定。这三个人被他们轻松的解决了。

    将这三个人的尸体拖到了一旁,简单的用树叶盖掉。

    “看样子,他们有点戒备啊。我们也得小心了。还是往上面看看吧,我感觉这些人在密谋着什么东西。”

    龙弓子的表情跟宗青芷一样严肃,只有唐玄音依旧是散漫脸,他不知道这小子到底是怎么才能够这样淡定的,反正自己现在是紧张的要死,当然还带着一点激动。

    沿着这条路上去,三人趴在草堆里,这山洞外面也有人把守着。一直在洞口内,转来转去,这样子看来,根本就无从下手,他们只好决定,一直在这里等着,等里面的人走了之后,应该会留几个人继续看着,到时候凭着他们的实力,对付这几个喽啰自然是不在话下。

    这样省力又安全,不但可以活捉这些人,还可以将里面你的人救出来,一举多得。

    三个人就这样一直趴在这里。天色也渐渐的暗了下来。

    光释和唐莺两个人在唐家堡里面一直等,等了老半天都没有一点音讯,心中焦急如焚,坐立不安,也不知道他们两个人到底怎么样了。

    “可千万别出什么事情啊。”光释心中默默祈祷道。

    “不行,我得去跟父亲说让他派人去找他们。这样一直在这里等也不是办法。”唐莺说着就要往外面走,去找自己的父亲。

    她都想亲自直接去找他那三个人了。

    光释一把拉住了他:“唐姑娘,千万别冲动,在等等吧,可能他们正在回来的路上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