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光释这么一说,唐莺也只能作罢,倚在门口,等着他们快点回来。(书^屋*小}说+网)

    “哟,莺儿啊,你这是怎么了啊?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这时候唐正东和唐正峰两兄弟走了进来,看到唐莺这个样子,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赶忙上前询问。

    然后一看屋内。又问道:“咦,怎么龙小兄弟,和宗兄弟怎么不在这里。他们人呢?还有些事情想找他们的呢。”

    听到父亲问起他们,唐莺心里一颤,他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看了看光释。光释此时也没有办法,只能点点头,这个事情迟早纸包不住火。

    唐莺只好将他们在今天在山上看到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虽然没有将泣阳边的地方说出来,只是说在山上没事转转。然后现在宗青芷和龙弓子还有唐玄音都已经去追那几个人黑衣人了。

    听到这话,唐正东脸色大变:“哎呀,这么大的事情你们怎么不早点说啊,那我也可以早点派人去救他们啊,你是说太阳刚落山的时候就进去了?现在都过了这么久了,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

    刚说完这最后一句话,唐正东就立马做了一个掩嘴的姿势。

    “呸,呸,我这是说的什么话,他们应该会没有事情的。女儿,你知不知道他们往哪里追去了,我现在赶紧派人去找他们。”

    唐莺表示摇了摇头,自己现在已经找不到他们了。

    此时的唐正峰的想的就跟唐正东想的不一样。

    “莺侄女,你是说连唐玄音那小子都跟着一起去了?”

    唐莺点了点头,还以为自己二叔是在关心他们,没想到唐正峰接着说道。

    “坏了,我就知道这几个人不是什么好东西,那群黑衣人肯定跟他们是一伙的,他们之间早就预谋好了。今日看到我们唐家堡的天才,就联合起来想要陷害他。现在玄音这小子只怕已经糟了他们两个毒手了,而且正好可以去借机跟那些黑衣人汇合,逃出我们的视线之内。”

    没想到这话却是激起了唐莺的无比愤怒。她心里明白的很,今天这个事情绝对都是巧合,而且泣阳边也是自己带他们去的,还有那唐玄音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根本就不可能是预谋好去害他。

    光释听了也很气愤,他们两个现在还情况未明,这到底把他们当成什么了,却还在这里就说这样的话,让他如何不寒心,刚想反驳,就听到唐莺生气道。

    “二叔,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样的话,我说了,我相信龙大哥他们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宗大哥是衡山派的弟子,而龙大哥是武当派的弟子。他们都是正派之人,我的命龙大哥拼了命救回来的,他们也是为了我们唐家堡才去追那些黑衣人的,要是你再这么说他们,万一两位大哥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我也不活了?”

    蹲了下来,抱着双腿小声哭泣了起来,唐正峰这样的话也是在太伤人了。

    听到这话唐正东吓了一大跳,没想到自己女儿的决心这么重,她那样子绝对不像说的假话,赶紧瞪了唐正峰一眼,这个时候了还说风凉话。

    唐正峰不知道事情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一听唐莺说,他们两个一个是衡山派的人,一个是武当派的人,两个人竟然都是五大派的人。还以为自己听错了。那他们怎么自己不早说,害得自己一直误会了他们。

    看着自己的亲侄女哭得那么伤心,他终于是意识到自己错了,连忙半蹲下来安慰道。

    “莺侄女啊,是二叔我错了。我们现在就派人去将他们找回来怎么样,等他们回来之后,肯定亲自跟他们好好的道歉,你看行不行。你先别哭了,他们都是大派的弟子,武功肯定高强,肯定会没有事的。”

    唐莺将头扭过去,不愿意搭理自己这个二叔,还是光释过去将她扶到了座位之上。

    “那我们还是派一些人去找找他们吧,到时候有个接应也好啊。”唐正东说道。

    听到这话,唐莺才慢慢的停止了哭泣。使劲点了点头,虽然她不知道具体位置,大致位置还是清楚。

    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唐正峰自告奋勇,想要带头去找。

    此时宗青芷三人,一直都趴在那里面等着里面的人出来,他们一直都不敢轻举妄动。

    等了很久了。还不见一点动静,龙弓子其实早就有点耐不住了,心里面现在也是很着急很,倒也不是为了他自己,主要是想到现在时间已经过着了这么久了,现在一时半会也回不去,莺儿姑娘和光释现在肯定都很担心他们。

    结果一看旁边唐玄音,差点吐血。这小子也太不厚道了,竟然趴在那里睡着了。还真是能睡啊,这样的情况都能够睡着。

    现在天色也暗了,要是这些人还不出来,趁着现在的视线不好,他们就打算强行杀了这个两个看门的人,直接攻进去。

    看到唐玄音这货竟然睡着了。龙弓子也想放松一下,之前一直都是两手撑着,一直盯着那洞口的人,现在完全趴下之后,是真的整个人的舒坦了。

    可还没趟一会,宗青芷就轻轻的推了他一下。

    “小心点。这些人已经出来了。”

    龙弓子不得不又撑起来,打起万分精神。刚刚抬起头就怔住了。

    那些黑衣人都打着火把,所以从远处可以清楚的看得到他们的脸。而为首的那个人,正是那天半路截杀他们的铁面人。

    “宗大哥,那个人就是我之前说的那个铁面人,武功很是高强。”

    其实龙弓子也米有见过他真正的实力,只是记得自己当时那一招全力的地若游龙一拳过去,能将那些黑衣人直接打得灰飞烟灭,而那个铁面人只是双拳一挡就抵挡了下来。这就足以证明他的实力高强了。

    从远处宗青芷也看不出这铁面人的实力。既然出来了,那就还是按照之前的计划,等他们先走了再进去吧。

    铁面人好像跟其他黑衣人交谈着什么,突然朝着树林当中走去。

    “等等,这些人朝着这边走来了。”龙弓子大惊。

    看样子应该是发现了之前那三个被他们干掉的黑衣人还没回来,想要过去看看什么情况。

    “我们躲好,千万不要发出任何动静。”将头压低下来,他们现在躲在了一块石头后面,占尽了天时地利,要是这都被发现了,那就之能硬来了。

    龙弓子手已经放在了剑柄之上,随时准备拔剑,他的手心已经开始冒汗了。

    还好那个人虽然只是朝着他们这边来,但是却不是同一条方向,刚刚好擦肩而过,没有发现他们。可是朝里面走去,却发现了三具尸体。

    那个黑衣人匆忙的回去跟那个铁面人禀报。

    龙弓子大呼一口气,还好没事,依稀的听到了远处的的对话。

    “大人,好像有人发现了,我们这里,那三个人都死了,而且看上都是一击死的。其中两个被拧断了脖子,还有一个眉心中了一根银针。”黑衣人如实禀告道。

    “什么?你说什么?”铁面人不解,很明显有些惊慌,怎么会有人发现我们这里?自己每一出来都万分小心,再三的确认没有人跟踪他,现在却出了这样的事?而且这些人很可能还就在这附近盯着他们。这就很难办事了。

    的语气显然有些不镇定了,他们想到自己藏的这么隐蔽都被人发现了。朝着四周看了看,也没有发现什么人影。

    “你们几个在去这附近看一看,我再去里面安排一些事情。”

    现在必须做出一点什么对策了,说着就又转身进入了山洞之内。

    那个黑衣人只好又去树林里面巡视一番,还是朝着龙弓子他们的方向。这已经到了大晚上了,黑灯瞎火的,虽然手里拿着火把,但是他也不想深入里面,万一要是真的有人藏在哪里,一剑过来将自己杀了,那就真的死的太冤了。

    看到铁面人走了进去,就算偷懒也没有人知道。刚刚走到了他们藏身的那个石头那里,就准备往回走了。虽然这对龙弓子来说,心里又是一阵紧张四起。

    “动手。”宗青芷低吼了一句。

    这个黑衣人刚刚转身,龙弓子就冲了出来一件抹了他的脖子。

    “叫你吓我。”

    将唐玄音叫醒,他现在还有迷糊。

    不过在龙弓子看来,这小子平时也一样的很迷糊。

    三人打算直接冲向山洞里面,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洞口守着的那几个人根本就不是宗青芷的对手,一剑就直接被斩杀。

    铁面人听到了外面的动静,暗叫不好,还以为是来了什么高手。连忙带着洞里面的手下冲了出去。

    刚走到洞口,首先看到的就是冲在最前面的龙弓子。一下子就认出了他来。

    “原来是你个臭小子?上一次坏了我的好事,没有把你杀死让你逃了,你竟然还敢找到我这里来,这一次谁都别想救你了。”

    看到龙弓子他就来气,将唐家的大小姐救走了。还得自己白白损失那么多东西。

    “想要对付他,那就要看看能不能在我的剑下走过了。”

    宗青芷缓缓的来到了龙弓子的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