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这个铁面人注意力一直都在龙弓子的身上,没想到现在又出来个宗青芷。然后打量了一下,发现来的人包括龙弓子在内,一共只有三个人,心中瞬间放心下来。

    咬牙切齿的盯着龙弓子,那看眼神就像要把他活吃了。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这一次这三个人千万别想死得个痛快,心中淫笑到。心中浮现出各种肮脏的想法,准备好好折磨死他们。

    “喂喂喂,快来看看,这些人就靠着三个人就限想来闯我么这里。好像是看不起我们啊,赶紧来教教这三个人死字是什么死的。”

    他不止一个人,铁面人也有自己的手下,他这一声令下,一下子就聚集了三十多个黑衣人,其中还有一个穿着妖艳却蒙着面纱的女子,武功看上去不弱。她的武器是一根银鞭,那个一身银色衣服的蒙面人看上去好像也有些本事,手里的武器是一把镰钩。所谓镰钩就是前半部分是镰刀,后半部分是铁链。银色衣服的男子将这镰钩在手中甩来甩去,十分危险,要是被这家伙弄上一下,估计自己身上立马的少些什么东西不可。

    这两个人看样子都是铁面的人手下的高手了,这里的人都把自己的脸遮得严严实实,根本不知道长相如何。

    “两位护法,好好陪他们玩玩,记住,一定要给我留活的听到没,尤其是那个小子。”铁面人指了指龙弓子,哂笑道。

    宗青芷三人脸上的表情皆是有些凝重了。这么多高手对付起来还需要费点力气。

    “这下子有些麻烦了。”

    虽然现在来的人只有龙弓子他们,但这个地方既然有人能够找到这里,那肯定还已经被别的人发现了,为了保证绝对的安全,他们还是得要换个地方。

    将三人留在了这里留给手下对付,自己还是先反身回了洞里面。龙弓子的是实力其实看上去并不高,唐玄音也如是,只有宗青芷的实力还挺不错,交给自己这两个护法和这么多手下应该绰绰有余了。

    龙弓子和唐玄音站在宗青芷的身后。

    “我来对付这两个人,你们两个对付这些黑衣人。”宗青芷道。

    虽然看上去他只挑了两个人,却将这剩下的三十多人留给了龙弓子他们。像自己捡漏子对付人少的,其实不是,而是正好相反,这两个人实力却要比他们这些普通的黑衣人都高。自己只有解决掉了这两个,才能保证他们的安全。

    “动手。”

    他们三个人先发动了攻势。三人朝着三个方向散开来。

    龙弓子这下并不打保留自己的实力,一道剑点三星瞬间迎面劈出,这里也有很多对他还有些映像,对这小子最后的那一拳实在是不敢轻易忘记,对龙弓子颇有忌惮,可这一招剑点三星他们都没有看到过,那正好看到的四个,被他杀了两个,还被铁面人杀了两个,这些黑衣人以为这就是一道威力较强一点的剑气。

    有几个对自己实力比较自信的,对着剑气就迎了上去。

    龙弓子轻笑一声:“找死。”

    在接触到那交点的一瞬间,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受控制,脸上的瞬间变得极度惊恐。

    瞬间斩杀了三个大意的黑衣人。

    唐玄音那边也不示弱,跳入空中利用轻功旋转起来,随着身体的高速旋转,从身体周围射出了无数跟细针。

    “针旋舞”

    之前死在龙弓子手上的那三个人,临死前还知道自己死在了大意之上,而这几个人死得不明不白了。脸上身上全是细小的银针,极思细恐,有几个没死的,眼球也被扎破。捂着双眼躺在地上惨叫,这一招就解决了六七个人,是龙弓子的一倍。

    三十多个黑衣人瞬间少了三分之一。这让他们开始慌乱了起来,有些自乱阵脚。

    宗青芷笑了笑,暗自点了点头,这次龙弓子将唐玄音拖来的这个举动还真是明智,要是只有他们两个的话,现在怕是不好收场。

    那个镰钩男子一看有些不妙连忙上去想要阻挡一下龙弓子,将自己的镰钩之飞了出去,甩向龙弓子,这样的武器的确危险,他现在可是没有丝毫防备,镰钩的位置是朝着他的腰去的,要是被钩中了,只怕就要变成两半了。

    “叮。”镰钩男脸色一变,看到宗青芷一剑将他的镰钩弹开。

    “你们两个,一起上吧,好早点解决你们”

    两人都是脸色一变,这宗青芷之前难道一直都是隐藏的自己的气息,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可以将气息隐藏的如此完美,甚至就在身边都感觉不到有这么厉害。

    当宗青芷将身上的气势爆发出来的时候,一瞬间这两人就感受到了无比的压力,那个妖艳妇人甚至有些**起来。

    唐玄音也在远处感觉到了宗青芷的实力,眼睛一眯,就算是他心中也暗道。

    “原来这么强的吗?不愧是衡山派的人。”

    “稳住,千万不要大意,他们始终只有三个人,你们一起上。”此时这个银色衣服的男子还算镇定,连忙大喊到。

    自己也对着旁边的妇人瞟了一下。两人一同冲向了宗青芷。

    他的的实力确实要比这两人都要高,可对他们的武器实在是有些棘手,不管是这银鞭还是这镰钩。

    银色胆子一手托着后面的铁链,一手握住镰刀的手把。可攻可守,可近战可远攻,而这妖艳女子面子更是找人烦,鞭子又长,时不时在旁边来上两鞭子,自己的剑还不能直接劈上去,只要接触到那银鞭,一旦勾住了自己的剑,那就麻烦了,只能靠着自己轻功闪躲。一心要主要躲避,一心还要跟着银衣男子对战。

    这让宗青芷变得十分难受,就算本事比他们高,但一身武力却根本无法完全施展。

    那些黑衣人在银衣男子的提醒下,也变得不敢轻敌,二十多人都毕竟都还是有些本事,当他们逐渐冷静下来的时候,聚集到了一起。也是很有威慑力的。

    龙弓子和唐玄音变得无从下手,宗青芷又陷入了僵局。一下子局势对三人变得十分不利。

    宗青芷的心中有些着急,要是不快点解决他们这些人,那里头还有着一个铁面人呢,到时候他在一出来,他们跑都跑不掉。

    先前就说过了,这些黑衣人当中用什么武器的人都有,所以这二十多个人还组成了一个阵仗,将龙弓子和唐玄音包围了起来。里边一层的就是用近战兵器压迫他们,中间一层那些兵器攻击距离较远的就掩护,最外面一层的就是用暗器来骚扰。

    两人冲也冲不出去,分散也不是,一下子陷入了险境。

    这么骚扰下来,他们不但应付起来困难,连招都没法接。而且唐玄音不像龙弓子一样拿着剑,他手中就拿着一个红葫芦,完全都是凭着自己对暗器的嗅觉才能躲过。

    龙弓子虽然没有受伤,但是这么消耗下来,实在是太耗费体力了,都有些喘息了,主要是那些在外面四个射暗器的人太烦了,时不时的来上这么几发。对精神力的要求是极高的,容不得有一点走心。本来现在宗大哥那边也陷入了持久战,不能来帮他们一把,得想个什么法子,不然迟早要玩。

    “有了?”

    慢慢的靠到了唐玄音的身后,两人背靠着背。龙弓子朝着两边看了看,低声对唐玄音说了一些话。唐玄音也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他说的这些到底靠不靠谱。好生的观察的四周的位置,将目标锁定在了那四个最烦人的黑人人身上。

    “在我面前玩暗器吗?哼”

    “呼”深吐了一口气。龙弓子准备使出自己的绝招了。

    手臂上的气势陡然涨了起来。

    那些黑衣人看到龙弓子的这个架势,一眼就看穿了龙弓子到底要干嘛,那天的这一招到现在他们心中还心有余悸,根本就不敢正面的接下龙弓子这一招,就连被那一道拳风波及到了也都会受伤不轻,连忙提醒身边的人快些闪躲,这一招对于他们来说只要中了那就是必死无疑。

    这当中还有一些人没有见过龙弓子这一招,但是听旁边的人说的这么玄乎,不禁有些慌乱。

    “要来了,大家快躲闪。”其中一个黑衣人大喊道。

    “地若~游龙。”龙弓子使出了全身所有的力气将这几个字喊了出来。一拳朝着人最多的地方打出。

    那些黑衣人明显有些乱了阵脚,一看这拳是朝着自己打出来的。连忙像旁边扑倒而去。

    “就是现在。”

    唐玄音也不犹豫,瞬间有跳上了空中,从地上捡起之前那些黑衣人掉落下来的飞镖,瞄着黑衣人当中的那四个躲在后面耍暗器的人直射过去。别的且不说。他的暗器技巧那岂能是那几个黑衣人所能够比的,他们之间的差距就差了不止十点八点的。

    四个人瞬间就被自己的飞镖所杀。唐玄音也稳稳的落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