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黑衣人此时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些没有见过地若游龙的黑衣人就更是一脸懵了,说好的威力无比的招式呢?

    当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这边的四个黑衣人已经死透了。而且正好就是使用暗器的那四个人。

    “妈的。”这才意识到他们这等人原来是被这个小子给算计了。

    龙弓子自然不会傻到现在就将地若游龙真的施展出来,就算用出来能够带走一片人,到时候自己就虚脱了,弄得不但自己没有了战斗力,反而还要牵连唐玄音来保护自己。

    他这样做只是为了虚张声势,好让这些人措手不及,最后由唐玄音来接解决掉这些躲在后面耍阴招的四个黑衣人

    “嘿嘿。这一招果然管用”龙弓子咧嘴一笑,看样子他的战术很成功啊,唐玄音也果然没有让他失望,这唐家堡的天才果然不是吹出来的。

    没有了这四个耍阴招的,对他们两个来说那就轻松多了。

    龙弓子现在已经知道了保留自己的底牌,不到关键的时刻他是不会使出来这一招的,其实他现在还有一招从来都没有用过,那就是太乙玄门剑四大剑招中的第二招,自从在别卓清那里学会了之后,还没有使用过呢。

    “唐玄音,我们在干掉他们几个。”

    两人虽然这还是第一次联手,而且说起来今天才见上第一次面,连熟人都算不上,可是表现出来还是很有默契。

    趁的这些人还没有回过神来。龙弓子瞬间梯云纵来到了一个黑衣人的身边,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招弱版地若游龙直接将他打飞在山洞的石壁之上,瞬间没有了气。

    唐玄音就跟不用说了,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几根上次唐书对战周典的时候使用的箭花,这些黑人躲的了那多花,却躲不过其中的银针,都是一招毙命。

    不到一会,这三十多个黑衣人就只剩十个左右了。

    这时候渐渐的也宗青芷那边也开始占了些上风了。毕竟实力摆在那里。只要给他一些时间。他是一个双武境的人,不但在剑法上面的有些造诣,其实更厉害的还是在拳脚上面的造诣,一手流云掌打的那妖艳女子毫无还手之力,而且手上的剑术竟是硬生生的压制住了银衣男子的镰钩。

    想要赢下来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这下反倒是他们两个变得难受起来。

    现在的形势一片大好。黑衣人也只剩了这么一些人,对于龙弓子和唐玄音两人联手自然是不在话下。

    正当他们准备一举发力的时候,偏偏不巧那个铁面人走了出来。此时的铁面人正手上一个女人,想必就是今天掳过来的那个女子。他出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手下少了一大半。

    他本来想着自己有这么多手下,还有两大护法,对付这么三个人肯定是手到擒来。而自己为了能够赶紧离开这里,所以要事先准备一番。没想到出来之后就变成了这样。

    妖艳女子银衣男子见到铁面人出来了,跟宗青芷对了一招之后就连忙开,来到了铁面人的旁边。

    “掌事,这些人无力高强,我们对付不过来。”

    银衣男子面色有些苍白。再跟宗青芷打的时候一不小心,肩膀被其拍中一掌,多少受了些伤。

    “啪”

    话刚说完,铁面人抬起另一个手大嘴巴子抡上了他的脸。将他打翻在一旁。

    “废物,连这几个人都对付不了,要你们有何用。还有你们这群人,都是一群废物上次要不是你们,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铁面人勃然大怒,又想起了上一次的事情,越想越气。

    银衣男子看上去有些忌惮,被打了一巴掌也不敢多说什么。爬起身来半跪在贴面的身前。

    “属下知罪。”

    将手中的女子丢给了那个妖艳女子。

    “哼,还得我亲自来。”又看向那些狼狈的黑衣人:“给我退开,碍眼的东西。”

    那些黑衣人更不敢搭话,只能灰溜溜的退到了一旁。

    “小心一点,这个人很强。”宗青芷看到铁面人。小心的提醒到。他能够感觉到这铁面人跟之前的这些都不是一个档次的。

    “你们退开一些,退到外面去,要是他对你们下手,我可能照顾不过来,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还可以赶紧跑。”小声叮嘱道。

    听到宗青芷这样说,龙弓子有些担心起来,但还是听了他的话。

    “宗大哥,你小心。”说完龙弓子就跟唐玄音往外面走去。

    “小子,你想走,门都没有。”铁面人看到龙弓子想要逃,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他。

    脚下一瞪。跳向空中,单手成爪,只杀像龙弓子。

    宗青芷当然不会就这样轻易让他得手。飘到他的面前,一招流云掌直接轰去。

    “什么?”铁面人没有想到宗青芷实力有这么高,开始的时候他也是看走眼了,才会放心让自己这些手下对付他们的,看来是自己失策了。

    铁面人跟宗青芷对上了,他的实力的确要比宗青芷还高上一些。两人瞬间打得难舍难分。

    宗青芷的在拳脚上跟铁面人对拼根本就不虚他。

    “你们几个还愣着干什么,出去追那两个小子啊。”铁面人大喝道。

    接到铁面人的话,妖艳女子和银衣男子也是带着那剩下的十个黑衣人追了出去。他虽然打宗青芷打不过的,但是对上那两个人还是没有压力。

    “我们两个就在这里耗着,倒要看看最后鹿死谁手。”铁面人变得阴笑起来。

    “不好。你们两个快跑。”宗青芷大叫道。可是此时却容不得他分心。只能祈祷龙弓子他们能够快些走了。

    一拳从他的脸庞呼啸而过吗,带着阵阵拳风,脸颊都感觉到有些生疼。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居心何在?为何要对唐家堡的人下手?”

    就是在这话语之间,两人的拳也一直没有停下,不断的在寻找着机会。

    “我们事情,也是你能管的着的吗,还是先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根本就问不出什么东西,那就只能鱼死网破了。

    其实宗青芷现在的想法也跟龙弓子一样,选择相信了自己这个弟弟,虽然他的心里比任何人都要着急,可心里很明白,也很坚定,现在要做的就是死死的拖住这个铁面人,等他们跑远了之后,自己在脱身去找他们。

    龙弓子听到宗青芷的呼喊,立马撒腿就跑,并是不两人贪生怕死,他现在能做到的就只有跑了。

    既然这些人追出来了,那就在好不过了。能够将他们都引开,至少不会去妨碍到宗大哥,只要这些人来追自己,那他就完全不担心宗青芷了。龙弓子很相信他的实力,只要宗大哥想跑,这里还没有人能抓住他。

    “唐玄音,我们往这树林深处走去。走的越远越好。”

    蹿的一下就消失在了树林之中。

    唐莺一直都放心不下这几人,所以一直强烈要求要跟着出来。

    唐正东无奈,只好自己也亲自走一趟,他们两兄弟为此还叫上了唐鹏长老,带着两女都出来了。由于天色太黑,也只能大概指出在什么位置。可是这一片山林这么大,有要找到什么时候去呢。

    此时他们正在这片深山之中搜寻着三人的身影。

    那个妖艳女子将铁面人给他女子交给黑衣人,让他们在外面等着,以他们的实力,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只要对方随便下点绊子,就能杀死他们,自己和银衣男子冲进了树林之中。

    在这月色只下,四道声影快速的穿梭着。一刻也不停息。

    “唉,唐玄音,你倒是等等我啊。”

    龙弓子还以为就刚刚在山洞口两人并肩作战,已经建立起了友谊。没想到这小子跑得贼快。

    他现在想大声喊,又不敢喊出来,怕暴露了自己。只能一脸郁闷的尽量加快了自己的脚步。

    他的梯云纵绝妙的地方就在于他瞬间的速度,在这种奔波逃命之中却不是他的强项。

    身后的声音也感觉离自己越来越近了,他的心里不禁有些急躁起来。

    这小子看样子是不会管他了。

    咬了咬下,下了决心。既然你都不等等我,那我也只能对不住你了。

    飞身踩到下一颗树上的时候,一脚斜蹬在了树干之上,利用蹬力,改变了自己方向,从另外一头急速逃去。只在在树干之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脚印。

    还是不敢大意,转了个弯之后又飞了一会才慢下身来。

    “现在总应该都没有追我了吧,唐玄音啊,你就好自为之吧。”

    看了看四周,都是一些树,也不知道自己跑到哪里来了,这下已经完全迷路了,看样子这样要等到天亮才能找到出去的路了。

    他现在就担心唐莺和光释,现在指不定已经急成了什么样子。

    找到一个落脚的地方。他正想着要不要迂回去帮一下宗大哥。想了一下还是算了,要是宗大哥也不恋战先走了,那到时候自己不就是羊如虎口了。

    歇息了一会儿,静下心来想想,那个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这让他感到越来越奇怪了,而且那个山洞里面肯定还有别的东西,难道是还关了其他的人?

    思绪了一会儿,也没想到什么东西,他还是选择赶紧原地打坐,恢复一下自己的内力,现在可他可是非常疲惫了,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内力快不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