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青芷昨日就先回衡山派去了。他打算先跟师门之中说一下在唐家堡遇到的情况,反正龙弓子的身上的伤还没有好,到时候再过来找龙弓子便是。

    唐家堡离衡山派其实也不算太远,再加上有龙弓子的那匹骏马,速度简直快如飞。想必不用不了多久他就能赶回来。

    唐莺带着两人走在集市上,这里也是离唐家堡最近的一个地方了,从那个路口的石碑往里面走到了唐家堡,往前面走就到了集市上,平日里唐家堡的一些东西都是在这理购置。

    “唐玄音这小子,简直气死我了,这么嚣张,喝酒还得挑口味,最重要是的还让我来亲自给他打酒。”龙弓子这一路上就一直是闷闷不乐的,

    “走吧,这不带你去集市上散散心,打酒都是其次。”光释笑了笑,他有时候看龙弓子就跟看小孩子一样。

    这样一说他的心里还舒服了点,看得唐莺也是噗嗤一笑。

    “龙大哥,光释姑娘,想必你么你还么有来过这里吧,这条集市虽然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这但是这里有一家店却很出名,好多其他地方的人都会慕名前来。那就是尚品香,也正是我们要去的地方。”唐莺给众人介绍道。

    “尚品香?”

    “这是一家陈年老酒店,据说都已经开了上百年了。只卖酒不卖别的东西。”

    “这么厉害啊。”

    几人在这集市上穿梭着,也有很久没有出来透气了,这种放松的心情才是最舒服的。

    看到远处一堆人都在那里排着队。很是火热的样子,想必那里就是尚品香了吧,

    “人还真多啊。”龙弓子感叹道,他们也快步走过去,先把队排着。

    这尚品香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气,就是一个木板搭起来的房子,里面全部都是酒坛子,摆着各种各样的酒。

    好不容易才排到了最前面。

    “老板,打满一葫芦的女儿红。”

    这里的老板是个大约六十多岁的老头,面目显得很是慈祥,一副和蔼的样子。

    看着递过来这个葫芦便觉得很熟悉。仔细想了一下。

    “哟,今天那小子怎么没有来,倒是让你们来打酒啊。”

    听到这话龙弓子有些惊喜,没想到唐玄音经常来这里打酒,以至于老板连他的红葫芦都能认出来。

    “是啊,看样子他经常来您这打酒啊。”

    “怎么。今日喝女儿红这么好的酒了啊?”老板笑了笑。

    龙弓子对酒不懂,不知道女儿红到底是什么酒,反正唐玄音是这么说的。

    “嗯,他好像是就是说要女儿红吧,而且是要最好的女儿红,您反正就打一葫芦就好了。”

    老板一听女儿红还要最好的,楞了一下。又提醒到:“小伙子,你可要确定好了,这女儿红可是很贵的,即使是一葫芦,那也得花上不少钱。”

    对于老板善意的提醒,龙弓子有些感动,想起在沙阳城那个黑商家,一顿饭就然吃了八十两银子。

    “没关系的,我们有钱。”他也很是爽快。

    “好嘞。”

    老板转过身去从打开那尘封的酒坛,瞬间一股酒香就飘散开来,闻的后面的人一阵陶醉。

    将酒打好之后,盖上了盖子。满满的一葫芦酒递给了龙弓子

    “小兄弟,五两。”

    一看只要五两银子,龙弓子心里也觉得不贵啊,才五两,从兜里面掏出五两银子递到了老板的手中。

    后面的人都看着他,看到只拿出了五两银子,顿时哄堂大笑起来。一个个看龙弓子的眼神就跟看土包子似的。

    “小子,你是来搞笑的吧,五两银子想买一葫芦的上品女儿红,你是想疯了吧。”

    “就是就是,只怕是哪家的穷小子没见过世面,小子你要是没钱的话,就别碍在那里了,赶紧走吧。”

    不知道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些人要笑他?还说的这么难听。

    老板有些尴尬的看着这五两银子:“小兄弟,是五两黄金。”

    “五两黄金?就这么一葫芦酒啊。”那可是五百两银子,比上次吃的那顿饭贵多了,那自己拿五两银子出来,的确是有点丢人了。不过这些人说话也说得太难听了,又不是没钱。

    这时光释突然从兜里掏出了那在衡阳城赌坊赢的那五百两金票。就像一个丫鬟一样,半屈膝对着龙弓子,

    “少爷,平日里都是下人给您来买酒,可能您不知道这些东西,这里是五百两金票,您拿去,想买多少,就买多少。不够的话莺儿那还有五百两金票呢?你说是不是?”

    说着还拿着那五百金票晃了晃。递到了他的手里。

    光释抬起头用眼神挤兑了下,唐莺也瞬间明白过来,她觉得这样挺有意思的,还可以帮龙大哥出一口气,立马装出丫鬟的模样。点了点头。

    知道他们两人的好意,龙弓子不好说什么,只好笑着道。

    “不用这么大费周章了,你那里不是有些散钱,用那些吧。”

    他自己身上是没多少钱,可记得光释之前自己身上还有那么多钱。

    对于这钱的问题,他们不像别人看得比什么还重,二话不说就掏出了自己的那一袋钱丢了过去。

    “老板,这的确是我第一次出来买酒,真的不知道这酒的价格,这样吧吗,为了表示歉意,这里个钱袋里面的钱全归你了。”

    说着将里面的钱倒在了柜台上面。

    众人一看零零散散的怎么说也有七八两银子。都有些打脸的感觉,他们也只是来打一些小酒,没想到此人竟然如此财大气粗。尤其是那刚刚说龙弓子说的最厉害的。灰溜溜的就准备走。

    “这些钱就归您了,可是这个钱袋我得留着。”钱虽然不重要,但这个袋子可是光释的。

    “这。”

    老板还想说些什么,龙弓子转身就要走了。

    “还请让一让。”

    自从看到了他这么财大气粗之后,那些人都不自觉的的给他让出了一条路,脸上变得十分羞愧。都有些不敢抬头。

    离开了这里之后,酒也买到手了,他们在街上随便逛了一会之后,也要回去了,等会去晚了,指不定唐玄音那小子会怎么埋汰自己。三人准备往唐家堡走去。

    “爽啊,你们两个真的是太机灵了。还有这么一招。”回去的路上这心情实在是太舒畅了。

    光释也笑了笑:“这些人啊,就是狗眼看人敌,非得用这样的办法才能让他们长点记性。”

    “站住。”本来三人走的好好的,突然传来了一声极为不和谐的声音?

    前面又几个大汉正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只好停了下来,却发现旁边的树后还躲着一些人,前前后后大概八个人,将他们的路赌得死死的。

    看样子,这些人来者不善啊。

    “你小子就是刚才在那里买酒的小子吧。还真是长得一副无知的样子啊。”

    “哈哈哈。”几个人的都是络腮胡子大壮汉,笑的十分阴险。

    虽然这一趟出来是特意来买东西的,所以没有带剑,但是看到这群人,就算是空手,也怕是一个个都不知好歹哦。

    慌都懒得慌。学着唐玄音的语气说道。

    “你们到底要干嘛?”

    看到这散漫的语气,为首的大汉阴笑道。

    “小子,我看你小子是好日子过惯了,不知道外面的险恶啊。赶紧把你那一千两金票给我交出来,不然,嘿嘿,要你们好看。”

    要是他们能够弄到一千两金票,那岂不是就是十万两银子,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多钱,想想都觉得有些头晕。

    “那我要是说没有呢?”早就猜到了这些人就是为了钱来的,心中叹了一口,为什么一定要去抢别人的钱呢?

    “没有的话?那就只能让你变成有了。弟兄们,让他见识见识什么叫做凶狠。”

    几个人将手中的骨头捏得噼里啪啦的想,一步步朝着龙弓子三人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