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这些人朝着自己过来,龙弓子实在不想出手。无奈只能将红葫芦交给旁边的光释。

    正准备动手的时候,突然不知道从何处传来一道剑气。正砍在了那些大汉的身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什么人?”大汉脸色大变,看了看四周。却没有看到任何人影。

    “这怎么说也还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吧,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当强盗。欺负这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年轻人,真当没人看见不成啊。”树上突然传来一阵爽朗的声音。

    这人正坐在树上休息。

    一袭白衣从天飘下,一柄长剑落风而出。稳稳的落在了龙弓子的身前。

    大汉还算有点眼见。看到此人颇有一些江湖侠士的味道,顿时心生怯意。

    “难道是江湖高手?”心中暗道,不敢再上前。

    看来今日之事只能就此作罢。

    “既然有人出手相救,那我们就先撤了。”大汉摆摆手示意大家赶紧走。

    一看老大发话了,这些人眼中尽管不情愿,但还是一溜烟的跑了了,有钱可得有命花。

    白衣男子颔首一笑。

    “还算长眼。”然后转过身对着龙弓子道:“几位没事吧。”

    “没事,没事,多谢大哥出手相救。”

    这白衣男子看上去年龄去宗青芷差不多,叫一声大哥也无妨。

    首先肯定是要谢过白衣男子好意救了自己。虽然凭着自己的本事也能对付这些人。可毕竟是出于一番好意。

    “不用客气,小兄弟,俗话说财不外露。方才在尚品香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你们了,也注意到了那几个人。鬼鬼祟祟的,眼中满是贪婪,一看就知道他们的想法,也就一路跟了过来。所以说有时候财可不轻易外露,像这样的人比比皆是,难免会对你们起心的。”

    原来是这样,想了一下确实装得有点过头了,这身上动不动就是一千两金票。这不摆明着告诉别人过来抢吗?

    “多谢提醒,对了,还未请问大哥大名呢?”

    “在下武当派执事风铮。”

    风铮显得很是爽朗,看起来也很好说话的样子。

    “什么?你竟然是武当派的人?”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龙弓子明显有些激动。

    看到龙弓子这样子,风铮有些感到疑惑,自己是武当派的人有什么不对吗?

    “哦,失礼了,失礼了。”龙弓子连忙表示抱歉。原来是自家人,弄得有些太过激动,赶紧先自报家门

    “师兄?我叫龙弓子啊,其实我也是武当派的弟子。”

    “你也是?”一听到叫师兄,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他的语气有些不信,还以为龙弓子是在闹着玩呢。

    风铮没有见过龙弓子,就算真是武当派的弟子应该也是刚刚加入的,不过刚加入的弟子怎么又会出现在这里?

    看出来他不会这么容易就相信。连忙补充道。

    “我师傅是别卓清真人。”

    “你还是卓清师叔的弟子?”心里嘀咕道,那岂不是武当的核心弟子?卓清师叔什么时候又收了个弟子?

    将腰间的玉佩拿了出来给风铮看。

    “嗯,果然是卓清师叔的玉佩。”这个玉佩他曾在王焱和林淼的身上也见过。

    “那你怎么出现在这里啊?是要到哪里去?”半信半疑的试探道。

    “我吗?我这正是下山历练,对了这两位都是我的朋友。”

    指了指旁边的唐莺:“这位是光释,而这位是唐家堡的大小姐。这段时间跟唐家堡的人有些渊源,所以便出现在这里了。”

    原来是这样,这里的确是离唐家堡不远,想不到竟然与七绝堡的人都有交集,看样子还挺友好的,能够与这样的江湖势力有所交集,那还是挺不错的。

    “对了,那风师兄你这又是要到哪里去?”龙弓子问道。

    “我这也是在师门外历练啊,都出来一年多了。想着他也应该回去了。正好这是在回去的路上。”说起这个,他的眼中充满着期待之色。

    一听风铮是要回武当派,龙弓子大喜。既然这样那正好可以托这个风师兄带个话。

    “那太好了,既然师兄是要回师门当中去,那师弟我有个不情之请,我也在外历练多时了,也不知道师傅和师兄在武当,所以还想师兄您帮我向师傅和师兄问好,告诉他们我在外面一切都好。”

    “想不到你还挺有心的,行,这话我肯定跟你带到。”

    “师兄你说你是武当的执事么?我记得张妙月大师姐也是好像是执事堂的人?”龙弓子突然想起了大师姐。

    “你原来还认识张妙月那个娘们啊。”

    “什么?”龙弓子有些没有听明白。

    “哦,我是说张妙月大师姐的却是跟我一起在执事堂,她跟我可是一同进去的呢。”

    看到风铮这样子,龙弓子实在觉得有些奇怪,不过也不好多问什么。

    “这位师兄,要不要去我们唐家堡做做客?唐莺好意问道,既然是龙大哥的师兄,出于礼貌也应该邀请一番。

    可却被风铮直接拒绝了。

    “出来这么久了,也不知道武当派有了什么变化,又添了哪些弟子,怪想念的,就不多留了,等会我便直接赶回去了,倒是有假若与你们唐家堡有缘,再上门拜访吧。”

    既然这样的话,那龙弓子也不打算多纠结了。

    “那师弟在这里再一次多谢师兄了,我们就在此别过吧。”

    “恩,后会有期。”风铮也很高兴能够在这里碰到武当派的弟子,朝着三人抱了抱拳,便离开而去。

    送走了风铮之后,他们三人也回到了唐家堡,这番出来本是给唐玄音买酒了,一路上也耽误了不少时间。

    “唐玄音,你的酒来了。”刚进屋龙弓子就朝着里面喊道。

    一听到酒这个字,虽然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还是立马就一瘸一拐的出来了。

    “诺,你要的酒。”

    将红葫芦丢给了他,立马将葫芦盖打开,问道这香味。

    “啊~~”这种陶醉的神情看得龙弓子有些醉了,真不知道是不是装出来的。

    “咕咚咕咚。”受了伤到现在还没有喝过一口酒,可把他瘪坏了,猛地几口下肚,这种爽快简直无法用言语表达。

    “好酒。”

    龙弓子笑着摇了摇头,这小子还真是个怪胎啊。

    “你慢点喝,没有人跟你抢。”

    当然这些都是平日里的玩笑罢了。

    没过多久宗青芷也从衡山派返回了唐家堡。

    七绝堡的朝圣大会虽然说很快就要开始了,但实则还需要一个月以后,要龙弓子还在这唐家堡呆上一个月,那还是显得太安逸了。毕竟时间很宝贵,再加上他身上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

    所以他们几人商量一番之后,决定先离开唐家堡,到时候在回到这里来跟他们一起去看看那朝圣大会。

    这样的话,宗青芷反正也没有什么大事,所以选择跟他们一起上路。

    龙弓子他们现在已经是唐家堡的重要的朋友了,这一次也算得上是一个小小的告别,走的时候唐正东等人都出来送别他们。连唐玄音也过来了。

    唐莺心中很想他们留下,但也知道不能将他们们束缚在这唐家堡,尽管不舍,但也只好嘱咐他们路上注意安全。

    一行人告别了唐家堡的众人之后也是踏上了新的征程。

    三人骑着马在马路上悠闲的走着,龙弓子不知道这下又要去向哪里。每次他们走是走到哪就是哪。

    “既然你们不知道去哪里的话,要不就跟我一起去扬州城看看?正好我也有些事情要去,你们觉得如何?”

    一听要去扬州城,龙弓子的眼睛瞬间就锃亮起来。那是是个好地方、

    “宗大哥,扬州城可是个大地方啊!”

    “怎么不想去啊?”宗青芷调侃道。

    “去去去,那我们赶紧走啊。”

    伴随着三人一路的笑声,然后朝着扬州城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