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淼和王焱偷偷笑道。看到师傅这样子,连忙接着说道。

    “不过小师弟和唐家堡的人在一起倒是真的。”

    果然别卓清也是渐渐额平复下来,缓缓说道。

    “这七绝堡在江湖上还有些名气,但实际上我也接触的少,不知道他们大体如何,只是以前我也其中一人交过手。反正不管怎么样,能遇到一些人,结实到一些势力,这对龙弓子来说也是一番际遇吧。挺好的。”至少别卓清还是很欣慰的。

    两人又将龙弓子带到的话,也跟别卓清说了一遍,让他心里越发的满意。

    。。。

    这会儿,三人也赶到了扬州城的城门之前。若是说沙阳城的城墙是大气,衡阳城的城墙是一座秀丽的古墙。那这扬州城的城墙就只有一个字了。那就是长,这整个一线过去,都是扬州城的地盘,那里面能壮观什么样啊。

    想到这些龙弓子已经有些激动起来了,排着队准备进去。进去的时候依旧是有官兵严密的搜查。不过他已经习惯了。

    “哇,这就是扬州城啊,也太大壮观了吧。”龙弓子穿梭在川流的街道上,大步流星的向前走着。

    这扬州城本身就像是一道美丽的景色,络绎不绝的车马,熙来熙攘的人群。两岸盘水的杨柳,还有那连接两端的大石桥,小船在河中轻轻的淌过,整个就呈现出一副绚丽的图画。

    第一次来到这么美丽的地方,龙弓子心里那股兴奋早就按捺不住了。

    不过光释就正好跟他相反,一路上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显得开心不起来,进了城之后就忧心忡忡的。

    “咦,光释,你这到底是怎么了啊,自从进了城之后,就变成这样,第一次来扬州城这么美丽的地方,难道不是应该很开心的吗?”

    总感觉她今天有些怪怪的,可又说不上是哪里怪。

    抬起头看了龙弓子一眼,朝着他传来的却是一声叹息之气,没有回答他的话。

    “哎,这。”让他着实有些尴尬。

    “我们还是找个地方歇歇脚吧。然后去吃点东西,这扬州城可是美景美食遍地都是呢。够你们玩好几天的了。”宗青芷笑着建议道。

    “那好吧,我们就先听宗大哥的。”三人接着往前面走去,只是龙弓子有些时不时的看向光释,心里有些怪担心的。

    找了一家上好的客栈先落了脚。开了两间房,宗青芷和龙弓子两人一间房,光释单独一间。

    “走吧,吃饭去吧。”放下了身上的包袱,到底是轻松了许多,肚子也的确有点咕咕叫。先打算好好吃一顿,然后就在这扬州城里逛一逛。

    就是光释下楼的时候莫名奇妙的声称自己感冒了,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条面纱系上,说是怕传染给他们,这才出了门。

    三人来到扬州酒楼,这个酒楼也是扬州很出名的一家了,竟然有三层楼,地方还挺大。这就不怕没有位置了。

    在光释的要求下,在二楼找个比较偏的角落坐下。光释左顾右盼的,好像在盯防这什么东西。连宗青芷都看得有些奇怪了。

    坐了下来之后,龙弓子实在是忍不住了:“光释,你今天到底是哪里不对啊?这不像平时的你啊。而且你这感冒也感冒的很奇怪。”

    听到龙弓子这样问,光释又叹气起来。

    “唉,这扬州城可真是个头疼的地方啊。”她这语气显得有些苦恼。

    宗青芷和龙弓子都不解。

    “给你们说一个秘密吧。”反正迟早是要说的,不如趁现在跟大家将明白。

    这样愈发让他们两个不解了。光释凑到了两人的跟前小声说道。

    “其实,我是这一次是偷偷从家里跑出来的。”

    偷偷跑出来?那这也没什么联系啊,何必弄成这样小心谨慎,还以为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怎么突然伤感这个,就算你是偷偷的跑出来,那也没有关系啊,反正现在都是在扬州城,你们也是第一次来,好好玩上一番不就放松了。”

    开始的时候听龙弓子那么一说,还以为两人都是第一次来这里,所以跟她解释道。

    “龙弓子是第一次来扬州城,我可不是啊,这里的一切我都太熟悉了。”然后偏过头对着龙弓子道:“你忘了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啊。我父亲有没有说过我们家是很有钱的珠宝商,那你还记不记得而我们家又来自哪里?”

    “你们家来自哪里?”龙弓子一下有些想不起来,好好沉思想了一下。

    脸色突然一变,猛的倒吸一口凉气。

    “我想起来了,你们家就是扬州的~~”说道这里这才意识到有些不对,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小声道:“大珠宝商啊。”

    光释重重的点了点头:“现在你知道我的苦恼了吧,要是万一被家里的人认出来了,那我只能乖乖回去了。”

    听到光释的这样解释,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为了这个啊。

    “哈哈,想不到你还有怕这个的时候。”

    “哼,有什么好笑的。”光释看着龙弓子这样子有些生气,别过头去,懒得理他。

    刚刚别过头去正好看到了从楼下上来的一群人。

    吓得她立马瞪大了眼睛:“不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吧!”

    赶紧又将头转过去,看向龙弓子,一手还扶着自己的面纱,生怕那些人看到自己。

    这是怎么了?

    听到远处传来了一声爽朗的声音。

    “哎哟,罗老板,你可终于来了,我可是在这摆了好久美食就等着你来了啊。”说话的是一个商贾之人,看样子是好像要宴请什么人?

    “王老板,哪里那里,是我罗某人来的太晚了,还让你久等了,是我的过错,等会进去先自罚三杯,以表歉意。”

    “哈哈,罗老板果然是豪气之人,我们先去包房里面说吧,请。”

    他口中的罗老板正是光释的伯伯,在这扬州城,他们花紫会所有的人大多数都是以罗姓为主。将光释的父亲光中麒就化名罗紫,而最开始跟光释见面的时候,光释也是叫做罗兰。当然这些东西宗青芷还不知道。

    “我们别朝那边看,那个人是我的伯伯。”光释提醒到,要是他们朝自己这边看过来那就完了,只要等他们等会进入到包房之内,那就暂时安全了。

    宗青芷因为正对着他们坐着,还是悄悄看了一眼那个人。

    “噗。”突然一口水差点呛到出。剧烈的咳了起来。动静还不小,还是惹得其他人都看了过来。

    光释心里那和紧张啊,这是干啥啊,我的天,这宗大哥平时成熟稳重,今天这是怎么了啊。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刚不小心呛到了。”他自己也显得有些尴尬,连忙给旁边的人道着歉。

    那罗老板和王老板也朝这边看了一下,不过他们根本就没有在意。互相请了一番后,都是进入了包房之内。

    “走了吗?”光释小声询问道龙弓子。

    看着他这样子,还真的是:“走啦,你可以放心了。”

    “呼。”心中长舒了一口气,看样子她还得快点吃,吃完好离开这里。

    “对了,宗大哥,你刚刚到底是怎么了?”光释有一点点埋怨道。害得自己差点被发现了,怎么会突然呛到了,这种事情不应该是龙弓子才干得出来的吗?

    “光释姑娘,话说回来,你说那个罗老板是你的伯伯?”

    点了点头,要不是这样自自己也用不着躲来躲去了?

    “怎么?宗大哥,你认识这个罗老板吗?”龙弓子问道。

    “哪能不认识啊,这么有钱的人。紫罗兰珠宝行二当家的,在整个扬州城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