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宗青芷虽然是过来游玩的,但心里多多少少还是留了一份心眼。毕竟他们也不是什么普通人。

    “哎,光释,宗大哥,你们看前面那么多人围在一起,那是在干什么?”看到这样的场面,瞬间就激起了龙弓子的好奇心。

    光释不用想也知道,这些人肯定就是在街头卖艺之人,表演着各种绝活,杂技,让人看的惊险刺激。

    三人走了过去,不过这人实在太多了,龙弓子比较矮,站在外头什么东西都看不到。这让他很郁闷。不过他今天好不容易来了,那就非得进去瞧一瞧看一看。

    下定了决心,只能硬生生的挤进去了。

    光释和宗青芷是不会像他这样粗鲁,只好在外面先等着她。

    朝着人堆中就一头扎了进去。挨肩擦背的,硬生生的就往里面怼,一番折腾之后,虽然还没有到最前面,好在也是能看得清楚里面的内容了。刚看到里面就已经有些惊讶了。

    只见这里边有两个小孩。还有一个老头。

    其中一个小孩正两只直立的站在了另外一个的肩膀上面,头上还挺着几个碗,就这个动作都让他有些吃惊。而站在远处的老头手里也正拿着一堆碗。

    这杂技表演龙弓子是真的第一次看。不是很懂到底要干些什么

    “这是在干嘛?”心里有些疑问,也有些好奇。

    突然老头从远处朝着两个小孩飞来一只碗。

    下面那个小孩正左右移动这自己的脚步,而上面那个小孩将身子倾斜了出去。眼看就要摔了下来。

    “啊呀。来不及了。”

    还以为他是要摔下来了。现在在人群当中,根本来不及飞过去救他,龙弓子吓得赶紧闭上了眼睛,这要是就这样摔下来,简直不敢想象。

    不过等了一会好像什么动静都没有,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生怕看到什么不好的东西,结果却是令他,那两个小孩竟然就这样用头上的碗稳稳地接住了老头扔过来的碗。

    “我的妈呀,实在是太厉害了。这就是杂技吗?”旁边的人也都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掌声和叫好声。

    接下来又是同样的动作,那两个小孩又接住了好几个碗,每扔一次都看得龙弓子心里直发颤。

    龙弓子已经在这里面看的忘乎所以,根本就不记得任何其他的事情。

    宗青芷和光释待在了外面,单独跟宗青芷一起的时候,自从出了那个花紫会的事之后,光释就越来越觉得别扭。

    “宗大哥,我去那边买几串小人糖,你在这等着龙弓子,我马上就过来。”看到不远处有商贩推着车过来,正好过去,好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

    宗青芷笑着点了点头,就在原地等着。

    不过他等了一会,却没看到光释回来,心中有些不安,偏过头朝着那边看去,不只是连光释的影子,就连那个推车的影子都消失不见了。

    心中大叫不好。

    “坏了,看来还是大意了,光释姑娘肯定是出事了。”宗青芷焦急到。不过现在龙弓子又在里面看杂技,根本喊不应他。看样子只能自己先去找了,刚刚离开也没有多久,应该还在这附近不远。

    于是宗青芷先离开了这里。

    接下来又是同样的动作,那两个小孩又接住了好几个碗,每扔一次都看得龙弓子心里直发颤。

    一套动作做完,又表演了其他几个杂技,都让龙弓子叹为观止,这时老头却拿来了一个铁盘,绕着人群转了一圈。大声吆喝道。

    “这杂技表演实属不易,还希望大家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一圈转下来许多人也都给出了零零碎碎的铜板和银子。

    龙弓子对于这样的表演实在是赞叹不已,自然不会吝啬这点钱,可刚想掏出自己的钱包打赏一波的时候。摸了摸自己的腰间。

    “咦?我的钱包怎么不见了。”

    刚想在附近找一找,却发现地上黑乎乎的,除了脚就是脚,什么东西都看不到,当老头走到他面前的时候,是能先寒酸的从身上摸出几个铜板丢了进去,老头也很是有礼貌的说了声谢谢。

    不过他现在有些着急的就是自己的钱袋拿去了?不会是刚刚挤进来的时候掉在哪里了吧。也没有什么心情看杂技了,只能四处找一找。

    这进来难,出去也难,又花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挤了出来,可是哪里都没有看到自己钱袋啊?

    这让他有些郁闷,那个钱袋可是光释送给他的。弄丢了怪可惜的。

    “咦,宗大哥和光释去哪里了?怎么两个人都不见了?”一出来便一头雾水,钱袋丢了,连宗大哥和光释也弄丢了。

    这下可怎么办?这灯会这么多人,哪能那么容易在就在人群当中找到他们,难道在这里一直等着他们回来吗?可是他们也应该知道我这在这里啊,怎么会先离开了?

    龙弓子很是迷茫,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先等上一等,要是他们没有过来的话,就只能先行回去了。

    宗青芷在这人群当中也是无从下手找起。虽然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将光释姑娘抓走的,他很纳闷,明明这么多人却没有一个人看见的吗?只能询问了一下路人,那台卖小人糖的木车去肯定不可能就这样消失不见。

    果然还是问到了些来路。

    跟随着一路问过来,发现那样木车应该是出了这烟雨街。赶紧朝着街外追去。

    这一路又来到了那条老街处。陈余也一直都待在那里。

    “你好,请问有看到一个推着木车的人。”

    陈余抬头,看了看宗青芷,朝着街内指到。

    “你说的是那个卖小人糖的木车吧,不久前就从这里面进去了。”

    “多谢告知。”转身就朝着老街里面走了进去。

    宗青芷离开后不久,陈余也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看样子今天是没有什么钱讨了哟,还是早点回去休息算了。”

    说着也朝着老街里面走去,消失在了街口。

    龙弓子站在原地好一会儿,都没有发现他们的踪影。

    “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可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又怎么会呢?”他心里很纳闷,看来他们是不会过来了,要不还是先回去吧。

    就这样龙弓子也往回走去,一路上他怎么都感觉不对劲。

    走到了老街的深处,里面也是显得有些昏暗,根本已经找不到小木车的影子。

    “肯定在里面,该死,到底到哪里去了。”

    突然后面有人轻轻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是谁?”本能的反应,立马回过头去。

    站在他后面的不是别人,正是陈余,之前看到宗青芷的样子,就感觉应该是出了什么事情,这才跟了过来。

    “怎么了?”陈余问道。

    “陈伯伯。”一看到是他,心里也放心下来:“我的朋友被之前那个推小木车的人抓走了。现在不知道到哪里去了。”的眼中满是愤怒之色。

    陈余有些疑惑“你确定是那个推小木车的人抓走的?”

    “我确定。”宗青芷很是坚定。

    看到他这个样子,陈余想了一下:“那个人我正好认识,也是住在这条街的,就在前面一点点,不过他应该不是能够做出这种事情的人,他住在这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来这里的时候他就已经住在这里了。应该是个老实本分的人,根本没有察觉到有什么可疑之处。会不会是弄错了?”

    刚说完就看到了宗青芷这坚决的眼神,反正看看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那好吧,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先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