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余带着宗青芷来到了那个推小木车的人家门前,轻轻的敲了敲门。

    “老张啊,睡了没啊。”

    “谁啊,这大晚上的来敲门?”里头传来了一个嘶哑的声音。

    两人对视了一眼,明显听得出声音中带着一丝惊慌,这样陈余不由得怀疑起来。

    “我是陈叫花啊,今天正好讨了几块铜板,想着到你这里来吃串小人糖。”

    陈余的声音很是随意,反正他们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老邻居了。

    一听是陈余的声音,里面的人仿佛放心下来,过了一会将门打开来。

    “陈叫花,你说你这么大晚上的突然想吃什么小人糖,也只有我会给你开门了。”里面的人笑着给陈叫花把门打开。

    不过当开门的时候看到陈余的旁边还有着一个人,神色有些细微的变化,不过这又怎么能逃过陈余的眼色,这老张果然有鬼。

    “哟,你这怎么还有人啊?难得看见还有人能跟你走在一起啊。”老张表现得有些惊讶。

    “哈哈,你这未免也太看不起我了,我难道就只能一个人啊。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啊?”陈余笑着试探道。

    一听说要进去,老张显得有些难为情,不过陈余都这么说了,还是将他们请了进来。

    “你看我这都要睡了,你们就在这屋里头坐坐吧,我马上去给你们弄小人糖。”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给我来上两串。”

    简单招呼了一下,就转身走到了那个小木车旁边准备忙活起来。

    宗青芷随着陈余走了进去,打量了一下里面的格局,其实这房子里面也很简单,只有一些简单的木具而已,就是简单的一个单间,所有的东西,包括床都在这一个里面。但比起陈余了那个房子就好到哪里去了。

    进去之后就能一览无遗,看上去也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会不会像陈余那里一样,有什么机关密室?将光释关在了里面?宗青芷心里暗道。

    一直都在房间里面寻找着蛛丝马迹,可是巡视了几遍,都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

    “对了,老张啊,怎么你今天回来的这么早啊?这不像你啊?”

    反正现在坐在这里闲着也是闲着,总得找点什么话题。

    没想到老张也反过来问道:“你这老叫花平时不也是跟我一样晚回来,今天也回的这么早?今日我也是感觉身体有些不适,所以就提前回来休息了。”

    老张在做小人糖的时候一直都是背着他们两个的,所以两人私下眼神交流了一番,表示并没有发现什么疑点。

    但宗青芷心里还是很肯定光释被抓到了这里,只是不知道被藏到了哪里。

    这老张的确也是老江湖,做小人糖的手法十分的娴熟,做的速度十分的快,这让宗青芷有些焦急起来,等他做完之后,自己就没有理由在留在这里了,那就真的是没半点办法。

    “诺,这两串小人糖做好了。”转眼间老张就递过来两串小人糖。

    这让陈余有些尴尬,犹豫了一下只能结果收手来:“多少钱啊?”

    没想到老张一摆手:“算了吧,我们也都认识这么多年了,两串小人糖值多少钱。”

    “好吧,那就多谢了。既然这样我们也不多留了,先走了。”

    陈余起身就要告辞,一直赖在这里也不好,宗青芷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陈余拉住,示意他先离开,到时候在商量怎么办。

    “好啊,正好我也要休息了,就不多送了。”

    走了出来,老张轻轻的将门关上。

    宗青芷心里十分的焦急,如果耽误时间的话,不知道他到底会对光释做些什么,而且万一转移走了,那就真的没有办法找了,站在老张的门口迟迟不肯离去。

    “走吧,现在我们也没有办法。”陈余叹了一口气。

    “哐啷。”

    没想到宗青芷反身直接将老张家的门强行推开,又走了进去。

    老张在里面也是吓了一跳:“你们这是干什么?”

    这一来一去的,他的语气当中也有些怒色。

    “老张,你之前在烟雨街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一个在你这买小人糖的女子突然消失不见?”宗青芷质问道。

    老张的眼神有些警惕。

    “什么女孩,我今晚也遇到过很多买小人糖的人,你说的到底是哪一个?还有什么突然消失,你这不是在故意刁难我不成?”又转眼看了陈余道:“陈叫花,我们虽然都是贫寒之人,但是一直都老老实实过着日子,但是你带这么一个人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陈余对宗青芷这个举动觉得十分的不理智,这样只能够打草惊蛇,没有一点实际的作用,连忙找了个理由。

    “老张啊,不好意思,实在是不好意思,是我们有点冒失了,这个事情是情有可原的,事情是这样的,这位小哥是我在外面乞讨的时候遇到的,他的妹妹在逛灯会的时候走丢了,当时正是去买小人糖的时候走丢的,所以一路寻找到了这里,正好问到我的时候,我就想到了你,才带他来你这里询问一下。”

    老张的眼神有些怀疑,但是这么一说的话,还是有些说得过去的。

    陈余连忙又赶紧解释道。

    “我本来想着毕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能帮一把就是一把,可能是这位小兄弟太过心急才会这样的把,真的是得罪了,我这就带他走。”

    “原来是这样,这个事情我虽然能够理解,但是你在这里也不是什么办法,应该赶紧去灯会在找找,我一个卖小人糖的,难不成还能做这种伤天害理之事不成?你不信可以问问陈叫花我的为人。”

    这一下是真的什么都搞砸了,宗青芷的眼里尽管不甘,但别无他法,总不可能上前逼问,只能重重的抱拳表示抱歉,转身就要离开这里。

    再一次准备离开这里的时候,突然察觉到了什么东西。

    只能赌一把了,一瞬间突然回头隔空一掌将老张的小木车震碎了。

    老张和陈余两人同时都发出了震惊。

    陈余心里的第一想法是坏事了,这小子怎么这么执着?不过脸色随即大变,光释真的就从这个小木车里面落了出来,他的反应也十分迅速。

    上前一踏步直接将老张控制住,一只手死死地掐住了他的脖子,厉声道。

    “你到底是谁?”

    宗青芷也反身立马将门带上。然后走到了光释的面前,查看了一下,应该是被打昏了,没有什么大碍。一丝真气传入她的体内。

    光释也是慢慢的苏醒过来。

    她的头还有些疼,睁开眼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有些不明所以,:“宗大哥,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安抚了一下她,示意她先休息会。站起身来质问道。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老张现在在陈余手里完全无法动弹,他也根本不敢动弹,只要稍有什么举动,他相信自己的脖子一瞬间就会被扭断。

    眼中表现的十分恐惧,开始求饶起来。

    “你们到底是谁,想干什么?不要杀我啊,我只是个普通人?陈叫花,我一直都是有眼不识泰山啊,不知道竟然如此厉害,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你是知道的啊。”

    看着他这样子还真的装的有模有样,不过陈余这样的老油条怎么会领他的情?冷哼道。

    “哼,你就不要装了,说吧,将你的底细全部说出来,我可以考虑绕你一命。”

    “陈叫花,看样子,还真的是你技高一筹啊,没想到隐藏得这么深都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