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陈余这样的强势,老张也是直接放弃了抵抗。已经没有逃跑的余地了。

    “你也很不赖啊,我也是很震惊,你可是比我还要隐藏的深,要不是这个事情,还真的发现不了你,好了,我们也不想多废话,念在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上面,还是那句话,只要你老实交代,我可以绕你一命。”

    既然什么都说开了,老张也豁出去了。-

    “既然你我都是潜伏在这扬州城当中的人,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都不会说的,要是你真还念在交情的份上,那你就果断点,给我一个痛快吧。”

    龙弓子此时正有些失落的一个人走在回客栈的路上,他现在还没有想明白,今儿这到底是出了什么怪事。

    正好也走到了这个老街的接口,鬼使神差的向里面看了一眼,一眼漆黑望不到头,这也是衡阳城之中比较“独特”的地方了吧。

    也只是稍作停留准备接着继续往回走。

    “小友?既然来了何不进去看一看?说不定能看到什么有趣的东西呢?”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把他吓了个半死。

    到底什么时候来到自己身后的,就跟鬼一样,走路都没有一点脚步声,自己都没有发现有人跟在了他的身后。

    回头一看,原来是个跟自己师傅差不多大的中年大叔。看上去气质彬彬的,应该像是有些达官贵人的气质。

    “唉,看来自己今天真的是倒霉透了,连走个路都要被吓着。”他的表情十分的沮丧。

    “大叔,你这样很容易把人吓死的,这里面这么一片漆黑,我看我还是不去了吧。”

    此时沮丧的龙弓子有没有心情怀疑这个人到底是谁。

    “怎么如此哀声叹气的,这可不是年轻人该有的面貌啊。”中年人笑道。

    “别提了,今天是真的倒霉透了,就看了会杂技,宗大哥和光释都不知道去哪里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要不随我去里面看看,说不定你要找的人就在在老街里面呢?”

    这一番话让龙弓子变得警惕起来,到底是什么意思?怎么看都好像都有些不简单。

    “呵呵,随我进去看看就知道了。”中年人不再多说什么,朝着老街里面就直接走去。

    龙弓子心里想了一下,倒要看看里面有什么,也跟了上去。

    ***

    陈余意味深长的看了老张一眼,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老张的这条命今天肯定是留不住了,既然问不出什么东西,那就了结了他。宗青芷还想说些什么,陈余没有理会他,手中的力量渐渐紧握起来。

    “轰”

    一道凌厉的杀气伴随着一阵内力突然冲破了老张家的小木门。

    突如其来的这一道内力威力非同小可,此时老张还在自己的手上,已经来不及第一时间进行防御了。

    只能先松开手,将这道内力抵挡开来。

    老张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直接被陈余掐着脖子有些难受,还是强忍着爬起来一蹿就冲出了房间之内。

    “可恶,让他给跑了。”宗青芷挡在光释的身前护住了她,就这样让他给跑了,心里有些不甘。

    陈余也大惊,能够施展出这样强劲的内力,想必来的人肯定不会简单。

    带着光释走了赶紧走了出去。

    看到外面的人,瞬间就感觉到了不妙。

    此时外面正咋站着三个人,老张正躲在了他们身后。这三个人实力都不简单,每个人呢的武功都不低于陈余,看来这些人都是邪教之人了。

    此时倒是他们陷入了险境,而且情况大为不妙,首先对面有三个实力高强的人,而自己这边虽然也有三个人,只有陈余能跟他们对抗,宗青芷的实力在他们三人面前还是弱了一些,光释就更不用说了,不然起不到一丝作用,还得分心来保护她。

    陈余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此时的局面说实话跟之前老张在陈余手中一样,无处可逃。

    这三个人当中有两个人是陈余的老熟人,一个是魔教的长老石鬼,一个是崀山邪教的长老枯灯。还有一个黑衣蒙这面的人,还不知道底细。

    “竟然来了这么多人,还真看得起我陈余啊。”

    “哈哈,怎么说我们也是老对手了,这一次可是给了你十足的面子,除掉你的话,又除掉了一个心头大患啊。”

    “那你们可太看得起我了啊。那可否问问,你们到底是怎么知道我们的行踪的?也不怕笑话,我现在还不知道今天到底是为什么会被你们。”

    枯灯笑了笑,看了看身后的老张:“老张,这个事情还是你来说把。”

    此时捡回一命的老张从后面走了出来。

    “陈叫花啊,其实我早就发现这个小子在后面一直追我了,我们早就注意到他了,可以说是设了一个套,引你们出来,我就知道,今天就算不是你来,也会有别的大鱼来的,”

    “原来是这样,那我还真的心服口服啊。”陈余道。

    “好了,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太多好说的,或者说,说多了就没意思了,还不如直接动手。怎么,以你的性子,怎么也要挣扎一番把,也好,既然我们是你们所谓的邪教之人,那想必也不介意我们三个打一个吧。”

    陈余往后面退了一步:“青芷,等下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带着这位姑娘拼命跑,千万不要回头,能跑多远就跑多远。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有事的。”

    虽然听到陈余这么说,但是他是绝对不相信的,在他眼里,陈伯伯今天应该是要舍命保护自己了。

    “陈伯伯,你一定要活下来。”说着没有丝毫犹豫,带着光释就准备跑,以宗青芷全力以赴的轻功,他有信心至少能够逃到街上,到时候就看命了。

    刚想飞身逃走,屋顶之中有冒出来了一个身影。拦住了想要逃跑的宗青芷。

    宗青芷此时脸色大变,只能又退回到了陈余的身旁,这下真的是死路一条了。

    “哈哈,陈余老头,你不会就真的这样以为我们会放着他们不管吧。”此时从屋顶上出来的人也是魔教的一位长老。

    陈余除了大骂道这些人阴险之外,并没有其他办法。

    这时邪教的三个人同时向着陈余呼出了一掌。

    集合三个人的力量,自然不可小瞧。陈余使出了全力才将这三道内力提档而去。

    “等等,等等。别这么急着出手啊。”这一下尽管抵消掉了,要是多来几次,就算是陈余也吃不消啊。

    “哦?陈余长老的功力果然了得啊,竟然如此轻松的就将我们三人的力道抵消了,不过你这叫停是几个意思?不会连你们正派之人也要像我们求饶吧。”枯灯哈哈大笑起来。

    “唉,你们这些人啊,我这一副贱骨头可经不起你这门这般折腾啊,既然你们想要打架,不如我们在多叫几个人来,这样打起来才有些意思。”

    陈余的嘴角微微一笑,反倒是邪教的这四人脸色微微一变,一道声音从之前陈余住的房子里面传来。

    “原来来了这么多老朋友啊,要是不一起聚一聚又有什么意思呢?”

    从里面一下子也是走出来了三个人,这三个人正好分别是天山派,华山派和另一位衡山派的女长老。

    “什么?你们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

    场上的局面瞬间变成了正派四人对上了邪派四人。邪教的这几人万万没有想到这三个人对出现在这里。脸色比之前宗青芷他们难看多了。

    “现在可是四队四了?如何?”

    “等等。陈余长老,你可是说错了,应该是五对四才对啊。”又是一道爽朗的声音从老街的外头传来。

    这个人正是之前龙弓子在老街口遇到的那个人,而龙弓子也屁颠屁颠的跟在了他的身后出现在众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