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弓子走了出来,有些惊喜。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两人。

    “咦,宗大哥,光释,你们都在这里啊。还你为你们把我丢了嘞。”看到两原来人在都在这里,他的语气有些欣喜。

    最没有反应过来的就是宗青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而且龙弓子也来了。

    带着光释直接绕过那个邪教长老的身子,从他的面前来到了龙弓子这里,谅他也不敢直接动手。

    “这个事情说起来还有点复杂,我们回去再说,现在先别说话,静静的看着就好。”

    虽然宗青芷在龙弓子和光释面前,就像大哥一样成熟稳重,但是在这群长老面前,他也只是一个后生晚辈罢了,这里还轮不到他来说话。

    看到了这有些紧张的气氛,龙弓子也不是不懂事之人,立马站在宗青芷的后面,不在多说什么。

    现在在这老街的深处中聚集了这么多人,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有什么热闹可以看呢。

    “哟,业心居士,你也来了啊。”陈余朝着那个带着龙弓子过来的那个中年男人笑道。

    没想到他却是摆了摆手:“呵呵,路过,路过罢了。”

    龙弓子还不知道陈余口中的业心居士正是他武当派的长老,本名叫做叶欣。也是潜伏在这扬州城当中的探子。

    孤灯阴晴不定的看着叶欣,对于龙弓子这样的小辈就直接无视了过去。

    “你们到底是怎么知道我们会在这里的?”枯灯没想到,今天本来是一个十拿九稳的局面,变成了这样,他的心中冒出一股怒火,脸上也有些挂不住。

    “难道你没有听说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吗?你们是螳螂,我们自然就是黄雀啊。”陈余现在开始变得轻松起来,说话都是轻描淡写。

    “原来之前你的表情都是装出来的?”

    算是看出了陈余的心机,这些正派的人还真的是比自己都阴险啊。

    大家都是实力高强之人,可真打起来,五对四还是有很大的优势,不说能够将四个人都干掉,但集合五个人之力,集中干掉一个,应该没有什么问题。邪教的这几人心里也很清楚他们所面对的这五人,实力个个都不是省油得灯。

    “哈哈,陈余老头,就算你这里有五个人又如何?我们四个未必就会怕你们。”石鬼狂言道。

    “那要不试试如何?刚刚你们三个合力打我一掌,也该回报你们一点什么吧。”

    几人看上去都风轻云淡的脸,实则暗地里提着内劲,都准备蓄势待发。宗青芷的面色也是凝重起来,要是这些人打起来,他们难免会被受到波及到其中。

    这时叶欣开口了。

    “等等,今天晚上我看就这样算了吧,来着扬州城我们也斗了很多回了,我们九个人要真的在这里打起来,动静太大,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够解决的事情,而且还有可能会伤及无辜,谁都占不到什么好便宜。不如我们今天就当老朋友聚一聚,聚完了,也就散了吧。”

    他的这一番话,让两边的人都收了手。

    “的确,我们之间的恩怨也不是一朝一夕了,现在看样子还不是真正你死我活的时候。”

    陈余也觉得他说的没错,现在这大晚上的在这里开打,必定会造成不晓得动荡,甚至把这里拆了都有可能,而且万一要是自己这边有谁受伤了,也不是好事情,没有完全的把握,还是小心为好。

    “叶欣。你这话说得,好像是要放我们一马不成?我们可不需要你这假心假意的仁慈。”

    他们邪教的一方是在劣势的一方,对方说要停手对他们无疑是最好不过了,可他们心里却相当的不服气。

    “唉,你们邪教的人除了废话多也真的没有什么好值得说了的,要走就赶紧走吧。”

    “哼。”石鬼个枯灯都冷哼一声,便不再多说什么。四个人加上之前的老张,往空中一跳,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看到他们真的走了,所有的人都舒了一口气。今天晚上可是有惊无险啊。

    “好了,既然都走了,那就先去我这地下室坐坐吧。”陈余也招呼道,这么多人站在这外面,就跟愣头青似的,不如先进去坐坐。

    这地下室虽然很宽敞,但这次一下子来了八个人,也稍微显得有些拥挤了。

    宗青芷他们是晚辈,所以就一直站在了一旁。

    陈余先一一为宗青芷介绍道这里的人,毕竟他还不知道龙弓子和光释的身份,只是以为这只是他的朋友而已。

    华山派岳天地,天山派天莲子,武当派叶欣,还有一个就不用介绍了,她正是陈余的伴侣,同是衡山派的长老。宗青芷熟的很。也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看着宗青芷的目光十分的慈祥。

    宗青芷也一一跟各位门派的长老打过招呼。

    当龙弓子知道这业心居士原来就是武当派在潜伏在这扬州的人的时候,有些激动,这可是自己门派的师叔啊。

    “师叔?”龙弓子小声叫了一声,大家之前也都没怎么注意他,都好奇的朝着他看过去。

    叶欣这时笑了笑:“看什么?这可是我的小师侄啊。”

    龙弓子本来还想说些什么,没想到叶欣竟然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这就很奇怪了,自己之前在武当派从来没有跟这位师叔见过面,更没有告诉他自己就是别卓清的弟子。

    将龙弓子拉到了自己身边,也很关怀。

    “你师傅之前到我这里来的时候,高兴的告诉我又收了个好弟子,当时连我也感到有些惊讶,当开始在老街口一看到你腰间的那枚玉佩我便知晓是你了。”

    原来是这样,龙弓子突然想起之前师傅好像出过一趟门,去那什么唐古拉山,想必是那个时候路过的扬州城吧。

    “龙弓子见过师叔。”

    赶忙上前欲行一番大礼,却被叶欣拉住。

    “不用多礼了,我跟你是师傅的关系那可是十分好的,就像你跟林淼王焱那两个小子的关系一样,也是至亲的师兄弟。他也正是我的师兄。”

    宗青芷一看此景,也连忙给陈余介绍道。

    “对了,陈伯伯,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我弟弟龙弓子,也是武当派的弟子,师傅正是武当七侠之一的卓清真人。”

    “原来是卓清真人的弟子啊。”众人也是纷纷感叹。

    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之前有一个问题,宗青芷到现在还一直都没有明白。

    “陈伯伯,你是怎么预料到他们会有这么一手的,今天还以为自己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没想到诸位长老都来了。”

    既然这里都是自己人了,说话也就方便了许多,宗青芷到现在还没有想明白陈伯伯是什么时候像他们这些长老求救的。按道理来说这些东西应该不可能是早就算计好了的啊,趁着现在想将这个问题问清楚。

    陈余笑了笑:“你什么时候见过陈伯伯我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你朝着桌子上看看就知道了。”

    这桌子上都摊着一些用木简做成的长木块。上面刻着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零零散散的有一大堆,宗青芷和龙弓子有些纳闷,这到底是干什么的?

    陈余一看宗青芷这表情,就知道他肯定不晓得这是什么。笑着解释道。

    “这个东西是我们这几个家伙闲着无事然后研究出来的一种玩法,叫做打牌。正好可以消磨我们的时间,这不他们三个人就我这里打牌,然后估计是外面有些动静,他们就出来咯。”

    千算万算没有算到竟然是这样,宗青芷都有些后悔自己怎么非要弄个清楚了,这还是他眼中正派的长老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