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父亲的身份就是江南总督。”

    既然得知了他的身份,那就什么都好说了。

    “原来你父亲是江南总督啊。”宗青芷一下没反应过来,突然脸色大变,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是大惊:“什么?你在说一遍?你说你父亲是谁来着?”

    小男孩眨巴眨巴眼:“对啊,我的父亲就是江南总督,这我说得可是实话。”

    这下连宗青芷都有些不淡定了,原来这是小都督,大祖宗啊。

    龙弓子有些不懂,江南总督这个名称好像看上去很厉害的样子,

    “这是可是朝廷命官啊,官居正二品。”宗青芷没想到竟然能够见到这样大人物的儿子。

    可这正二品龙弓子也不知道到底是多大的官啊。

    “这么说吧,就是当皇上上朝的时候,官越大的人,站的越前面,他的父亲基本上就是站在前排的人了,扬州城这么大的地方,只是江南一个小小的地方,整个江南这么大一片地方都归他的父亲管,而且手底下大内高手无数,最重要的是手中还掌握着江南总兵权,手底下数十万精兵。”

    这一下说的十分的通俗,龙弓子瞬间就明白了,随即露出的惊讶的表情丝毫不逊色于刚刚的宗青芷。

    其实最让他感到可怕的就是除了那么多高手之外,手底下还是有着数十万的精兵,那是个什么样的场景,简直都不敢想象。

    宗青芷都有些后悔自己说过的那些话了,带着这么一个小祖宗,万一真的有点什么闪失,那就玩大了。

    这下子倒是乐呵了这个小都督。

    “怎么,既然知道了本少爷的身份,那你们这几天就好好带着我玩。”

    一下子坐到了桌子上:“先给我倒杯茶呗。”

    这调皮捣蛋的样子还真有些意思。

    “哟,还真像个小都督啊。”龙弓子可不管他是谁。之前还欺骗了他呢。一把走了过去。

    “给我起来。”一把将他提起:“要是你不老实点,现在就把你送回去。”

    一听要把他送回去,这下倒是老实了起来。

    “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我呀,我叫宇文乐。”

    “宇文乐?这名字有意思。”

    宗青芷笑得有些深意。也不知道带着他到底是好是坏。

    “你这小少爷,先说好啊,我们可没有像你家那样荣华富贵的生活,什么事情都要靠自己。可别都要赖着我们。”

    先这样决定了,带着他玩几天,过了这几天就好好的送他回去。

    他们还没有吃早饭的呢,都有些饿了。现在还是得出去吃点东西。

    回到客栈也没有多久,直接出了门。

    带着小都督刚刚踏出客栈门口。

    “哎呀。我的妈啊。”

    外面的这场面吓得四人立马缩了回来。

    “这外面怎么这么多官兵啊。不会是来找我们的吧。”这是他们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毕竟带走了小都督。

    外面传来的声音很嘈杂,这官兵来了一波又一波的,都没有停歇过。

    “这下就麻烦了,这些人的动作还真是快,得是发动了多少人啊,弄得我们连个早餐都吃不好。”龙弓子一脸无奈。

    “哎呀,哎呀,这下完了。大哥哥,你们有些靠不住啊,我这肯定马上就要被抓回去了。”宇文乐显得无比的焦急:“要不我们别出去了吧,就呆在这里。这下他们就会找不到了。”

    刚刚说完这句话,就听到楼下传来官兵的声音。

    “老板,你有没有看到两个男的一个女的,带着一个小孩住在你们店里的?”

    老板想了一下。好像还真的有这么这么一伙人。

    “就在楼上的房间呢,官爷,那个房间就是,他们刚上去不久,现在应该在房里面。”

    “完了,完了。这里都已经躲不住了。”宇文乐已经急得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

    “慌什么啊,给我坐下。”龙弓子轻声呵斥了一番。又笑了笑:“你一个堂堂小都督就这么没有胆识啊。”

    “光释,你去给他弄一下。”龙弓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光释笑了笑:“来吧,赶紧的。到时候他们上来了就来不及了。”

    她平时在打斗上面没有什么本事,可是这个时候易容术却发挥出了重要的作用。

    那些官兵也是丝毫不讲道理。一个个冲上了楼,直接推门而入。

    十个多人往里面挤进来。

    “将他们抓住起来。”为首的官兵头命令道。

    “慢着,你们是什么人?怎么突然闯进来要抓人。”宗青芷怒道。

    “哼,你们还敢说,掳走了我们的都督的公子,这个可是死罪。赶紧将人交出来。”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带走你们的公子了,你看看我们这里几个人。哪里还有其他的人。你们是搞错了吧?”宗青芷装得一头雾水,一副浑然不知的样子。

    官兵头领冷哼了一声。反正这人在里面。除了两男一女。剩下的自然就是宇文公子了。

    看了看房里里面的四个人。除了龙弓子三人就只有一个小女孩,结果根本没有他们要找的公子。

    “人呢?”这房间里面明明是四个人,四个人当中本该有一个人是自己要找的人,结果成了一个小女孩。到底是怎么搞的?

    “官爷。你要是还不相信的话,可以在我们房间里面好好搜一搜,看看有没有什么人。”宗青芷一直表现得没有好气。

    “这,给我进去好好搜。”

    这个官兵头领看了看手下的人。还真的派人在里面搜了起来,只是搜了半天人影都没有一个。

    “怎么,我说了没有你要找的人吧?你们就这样没有礼貌的闯进我们的房间里面。难道就没有个交代吗?”

    这个官兵头头十分的郁闷。难道真的是自己弄错了?他此时变得很尴尬。道歉的话又失了面子。只能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

    “什么乱七八糟的,连个人影都没有,看来不是在这里,我们走吧。”

    来得快,去得也快,立马带着手下灰溜溜的离开了这里。

    宗青芷笑着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之前听龙弓子说过。光释姑娘的易容术了得。没想到今日一见。还真的是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大变活人啊。”

    “哪里,哪里。”宗大哥谬赞了。”

    最为震惊的就属于宇文乐了,他都不敢相信这是怎么做到的。

    之前一直以为光释其实只是他们两个的丫鬟而已,看上去也普普通通,那晓得还有这种功夫,不得不佩服的五体投地。

    “怎么,这下还觉得我们靠不住吗?”

    宇文乐回过神来,刚刚那些官兵推门进来的时候,差点把他给吓死,摸了摸自己那还有些惊魂未定的小心脏。

    “靠得住,靠得住,大哥哥,大姐姐实在是太厉害了。”他的眼神中露出了莫名的兴奋。

    光释笑了笑:“你过来,刚刚只是为了应急,只给你做了简单的处理。现在给你好好的打扮一下,我们就能光明正大的出去了。”

    自己不用质疑光释的本事了,一下子就老老实实坐到了光释的面前。光释也帮他好好的易容起来。

    三个人带着一个小女孩走在扬州城当中,那些官兵们看到他们也都上来询问一番,可一看到带这着的是个小女孩,都纷纷表示弄错了。

    “刺激。太刺激了。”宇文乐心中暗道。这样自由自在的走在大街上。没有那些烦人的随从到处跟着,也没有人把自己当成都督的儿子,简直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他现在的状态就跟比第一次来玩还新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