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中麒坐在这大厅之中等着光释进来。

    不过随着进来的还有龙弓子一行人,让他本来想大发作一番的,看到还有外人,不得先收起他的脾气。

    “爹,我回来了。”

    光释走了进来,有些歉意的看着光中麒,看得出来她还是有些怕这个父亲的。

    看到光释这模样,也没多少好气,轻轻的拍了一下桌子:“哼,你还知道回来啊。”

    “嘻嘻,爹爹,我这不是回来了嘛,女儿在外面这不好好的吗?”

    光释连忙走到了光中麒的身边,拉着他的大手,声音酥酥的,这撒起娇来还真的让任何人听了都难以再生气。

    从来没有看到光释表现出这样的一幕,龙弓子心里觉得有些笑。

    在远处的光释也狠狠的瞪了龙弓子一眼,这还不你出的馊主意吗,让我回来的。

    “罗伯伯,好久不见。”龙弓子也赶紧上前拜访一番。

    “是你这小子?”罗紫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你是叫龙弓子是吧。”

    对于龙弓子,罗紫的印象最为深刻就是当时他那坚定的眼神,心里对他还是很肯定的,而且他最看中的还是龙弓子的三叔。但是此刻的也不能显得太过热情。

    “罗伯伯真是好记性,还记得小辈我的名字。”

    “小子,不要仗着我们之前见过一面,就显得跟我很熟,就是你把我的女儿拐走了吧?怎么,想做我紫罗兰的女婿不成?”

    谁都没有想到光中麒会来这样一句话,尤其是光释,突然闹了个大红脸,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爹,你乱说什么啊,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你别说话。”光中麒呵斥道。

    对于光释这个事情,他是不会因为这几句话就放过他的,当时真的将他气的够呛,还真的让她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溜了出去,这么长时间没有一点音讯。

    龙弓子也不知道他这话到底是几个意思,有些尴尬:“罗伯伯,你多虑了,我跟光释只是好朋友呢?”

    “嗯?”光中麒面色微微一变,这小子刚刚叫自己女儿的名字是?光释?

    这个敏感的细节也被光释捕捉到了,心中有点慌乱,怎么把这个茬给忘了。自己现在应该叫罗兰才对。

    “想必您就是紫罗兰珠宝行的大当家了吧,久仰久仰,晚辈是衡山派的弟子宗青芷。”宗青芷也上前先介绍一番,很有礼貌。

    一听是衡山派的人,心里变得警惕起来,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都是对于他花紫会不利的,就算是正派的人,也不能轻易相信,此时却这样光明正大的来到了自己府上面,让他不得不多了一份心。

    “你说你是衡山派的弟子?”

    “正是?”

    光中麒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上下打量一直打量着宗青芷。身上发出一丝淡淡的压迫感,倒要看看此人有什么底细。

    看到气氛有些变得紧张,光释连忙出来圆场。

    “爹,宗大哥和龙弓子都是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这一路上还多亏了他们的包容和照顾,我才能完好无缺的回到你身边,这次就是这好到了扬州城,想带他们来家里坐坐,好生招待和答谢他们。”

    看到光释突然这么说,打断了他的想法,光中麒有些不满,自己这个女儿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只好先作罢,又看到在一旁张望的宇文乐。

    “这小子也是你们一路上的好朋友?”光中麒冷笑道。

    这样的易容术对于他来说根本就不值一提,所以一眼就看出了他的男孩身。

    光释强行挤出一丝尴尬的笑容:“这,这是个意外。”

    “得了吧,按照你们这情况,别以为我不知道这小子是谁。”转过头轻轻敲了一下光释的头:“哎,我说你这死丫头,是要反了天了不是?这江南总督宇文海的儿子你们也敢绑架?”

    一听这话,三人心中同时一惊,面面相觑,说不出任何的话来。

    “从今天上午起,满城的官兵都在找这小子,你说我能不知道?两个男的一个女的,除了你们还有谁?”

    光中麒也不是那种很死板的人,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吩咐道旁边的老仆人。

    “好了,光伯,先将他们几个先带下去吧,既然是我们紫罗兰的客人,那还是要好生招待,带他们去最好的客房。”

    “是,老奴这就去安排。”光伯的脸上依旧带着一丝笑意:“几位客人,还请随我来。”

    几人也是点了点头,跟着光伯走去,光释也想着跟他们一起先离开这里。

    “你留下,我还有话要对你说。”光中麒还是单独将光释留了下来,他现在的心情有些沉重。

    看到龙弓子的他们的脚步也停了下来,光释只能看了龙弓子他们一眼,示意他们没事,自己等会就过来。

    几人只好跟着光伯先离开了大厅。

    这紫罗兰当中还真的大啊,又大又气派,不愧是有钱人的家,从里面穿过去到客房,都要走上好一段的距离。

    这里面的格局连宗青芷都是一惊,虽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富丽堂皇,但给人的感觉就是安逸舒适,这样的地方住起来才最舒服了。

    “几位,这里就是你们的房间了,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直接叫下人。”

    “多谢光伯了。”

    光伯带着他们过来之后,吩咐了几句之后就离开了,两人带着宇文乐也先进入了房间。

    “哇,这里果然舒服多了。”

    宇文乐憋了半天没说话,进来之后就立马活泼起来,直接跳上了那张大床。

    “这床真软啊,之前那个地方,床那么硬,坐着都疙瘩的屁股痛,还让人怎么睡觉,这下好了,之前还担心晚上会睡不着觉呢,原来大姐姐家里面这么有钱啊。”

    两人现在都懒得搭理他,任由他自己一个人在一旁玩。

    宗青芷心中有些疑惑:“弟弟,这光释姑娘姓光,怎么他的父亲姓罗?”

    虽然知道他们罗家有些不简单。

    “哦,其实是这样的。”龙弓子马虎道:“宗大哥,其实之前我们就应该告诉你这个事情的,我跟光释之前早就认识了,也知道了他的身份,只是她当时告诉我让我不要告诉任何人,所以连你我也没说,像他们家这么大的势力,要是随便暴露的自己的身份,那肯定会糟到很多危险的,光释就是她在外面的化名,她本名应该叫罗兰。”

    虽然跟宗青芷的关系自然是不用多说,但是这毕竟是光释的家事,而且这种事情说出来肯定会引起很多意料之外的事情,光释愿意告诉自己,那就是绝对的相信自己,那他也不会辜负光释对他的信任,就是连自己三叔他都是不会说的。

    想了一下,龙弓子说的也不无道理,毕竟人在外头,很多事情都要处处小心,这个事情他也能理解。

    宗青芷一笑:“原来是这样,”

    “不过没关系,我们还是叫他光释把,叫顺口了,改起来也不习惯。”龙弓子咧嘴一笑。

    他最在意的却没有说出来,之前光中麒朝他的施压,他能感觉得到那股压力不简单。这紫罗兰珠宝行的当家怎么会实力这么高强,跟自己门内的一些长老都有的一比,至少宗青芷认为,他的实力绝对不会要比陈余弱。而且明明知道自己是衡山派的人,还显露出实力,到底用意何在呢?

    “这紫罗兰珠宝行还真有些意思啊。”宗青芷低吟道。

    “宗大哥,你在想些什么呢?要是有什么就跟我商量商量,有些事情我还是知道一些的。”

    听到龙弓子的声音,他也回过神来。算了,不想了。反正既来之则安之。就好好在这里住上几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