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在这地牢里面也不知道多久了,每天对着这油灯,也不知道是白天黑夜。

    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想个办法先出去再说。这样才能将事情告诉双方的人,才能避免一场伤亡,说不定到时候还可以将计就计,对付邪教之人。

    但是要是出不去的话,那一切都是无稽之谈。

    “宗大哥,不是说好的慢慢等就好了吗?”第一次看见宗青芷这么着急的样子,这不像平时稳重的宗大哥啊。

    “这一次,要是我们不出去的话,只怕整个扬州城都要有大事发生了。”

    将自己想到的事情跟龙弓子说了一遍,都差点给他吓尿了。

    他可不想就这样看着自己正派的长辈们,和宇文乐那小子就这么死去,而邪教之人却逍遥法外。

    “看来还是得找那个下人下手了。”

    等到了晚些时候,果然还是那个人来给他们送饭。

    “小哥,我必须拜托你一件事情。”龙弓子急着问道。

    这下倒是让这个下人有些警惕起来,上一次只是打听消息,这一次变成了拜托事情。

    “你先说是什么事情,有些事情我可是不能做的。”

    龙弓子急忙道:“小哥,只要你放我们出去,到时候你想要多少钱我们都给你。”

    “什么?放你们出去?我是疯了吧,这种事情要是被发现是我做的,那我的小命都保不住,给再多的钱我也不敢啊。”

    “那这样,小哥,你能帮我把宇文总督叫过来吗?就说我们又要事要跟他说,非常危急。”

    既然不能将他们放出去,那宇文海亲自过来也是可以的。

    没想到这个下人依旧是拒绝了:“我只是一个送饭的下人而已,哪有那么大的本事请得动总督大人,你们啊,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这牢房里面吧。”

    说完之后,任由龙弓子怎么留他,头都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混账。”

    龙弓子气得一拳锤在铁柱之上。

    “哎哟。”竟然一下将自己的的手给锤疼了:“这个贪财的家伙,出去之后一定要举报他。”

    竟然连行贿都行不通了,那该如何是好啊。

    又在这地牢之内过了几天,算算日子,好像进来应该就是约定好去蓝河山的日子了。

    龙弓子和宗青芷两人实在是没有办法了,要是他们能够将这铁门破开,早就逃狱出去,了,要是在出不去就真的没有法子了。

    正派的长老们,现在都聚集在了一起。当中还有其他一切五大派的高手,这一次前去蓝河山,势必就是要将邪教之人一网打尽,

    为首之人自然是陈余,他的武功虽然可能不是这里面最高的的,但是年纪绝对是最大的,资历也是最老的,他说出来的话在众人当中也很有分量。

    “邪教之人向来诡计多端,而且他们的武功阴毒无比,即便是我们这一次是突袭,也定要万分小心,千万不要意气用事,避免受伤。”

    众人也是都点点头。

    “好了,那我们就出发吧,记住,不要一起走,这样太容易引人注目,到时候我们在扬州城外的那片小树林汇合。”

    宇文海也亲自披上了战装,大厅前跪伏着这整个能够赶过来的高手,这底下之人不多不少,正好是三十个人。在宇文海的身边这一次站着的不只是老余,还有其他另外四个人,这四个人看起来也都是武功高强之人。

    尽管手下还有那么多精兵,但对于这种事情,让他们去的话只是白白送死,还是要武功高强之人才能有十足的把握。

    “这一次不管是什么人,首先是以救人为主,然后其他的都给我格杀勿论,真当我这里只是来玩的地方吗?”宇文海面色冷峻。

    “是。”底下人的人齐声呼应,显得很有气势。

    然后宇文海又走到老余的身边,低声说道。

    “等我们先出发后,你去地牢里面将那两个小子也带过来。”

    听到这话,老余先是一愣,没有明白宇文海的意思。

    “大人,你这是?”

    “叫你去,你就去啊,我自有我的想法。”

    老余回过神来,脸上一喜,连忙答应下来。

    就这样,两方人马一同往着蓝河山赶去。只是一伙人马悄悄的潜伏出了扬州城,而另一伙人是浩浩荡荡,声势壮大。宇文海在最前面开路,身后就是之前那四人,最后三十个大内高手压阵。

    这些百姓们也难得这么近距离的看到宇文海,那也是非常感到荣幸的事情,而且这一下子三十多匹马,实在是有些拉风,好多人都随着他们追了一路而行。

    龙弓子和宗青芷两人现在已经近乎绝望了,宗青芷坐在床上眉头紧皱,而龙弓子则有气无力的直接躺在了地上。

    “两位小友?”老余面色和善的笑着。

    一听到有人叫他们,瞬间就站了起来,来到了铁柱的旁边。

    “你是?”龙弓子看到眼前的这个老人,觉得非常面熟,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到过。

    “你是那天的老船夫?”宗青芷却一下认出了他。

    看到他也感到十分的惊讶?怎么一个扬州城的老船夫会出现在总督府的地牢之中?而且又是来干什么的?

    老余很明显早就预料到了他们会有这样的表情:“一直都瞒着你们,其实我也是总督府的人,这一次过来正是想要带你们一起去蓝河山的,看样子你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吧。”

    已经来不及过多的惊讶他说的事情,也来不及猜他的身份。一听是来带他们去蓝和山的,脸上大喜过望,只要感到的及时,心虚还能阻止他们。

    “老爷爷,你赶紧放我们出去,我们必须现在马上赶往蓝河山,才能避免悲剧的发生。”宗青芷大为焦急,看到老船夫就像看到了希望,既然这样,那就一刻都不能耽搁。

    “对啊,对啊,这一切都是邪教的阴谋,去晚了的话,可就酿成大错了。”龙弓子也附和道。他心里更是着急。

    “你别急,慢慢说,什么邪教的阴谋?”老余感到有些不对劲。

    “老爷爷,你先放我们出去吧,这个事情已经没有时间慢慢说了,我到路上再跟你细说。”

    老余对他们两人小子,从第一次跟他们接触的时候就觉得是个可信之人,有时候这种信任是不由分说的。

    立马将铁门打开,将两人放了出来。直接走了出去。

    那个下人也没有接到消息,本来还想过去送饭的,结果看到他们直接走了出来,吓了一跳。龙弓子也是趁机故意瞪了他一眼,更是让他心里慎得慌。

    三人骑着马全速的赶往蓝河山。

    “什么?还有这样的事情。”

    在路上,宗青芷将一切的事情都说了出来,老余万万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事情,果然情况十分的危机。还好大人这一次先不说出于什么用意,让自己来带两人这个决定真是是太明智了。

    不再说话,一心往前面赶着路,宇文海他们已经走了多时,差不多也应该快到了。

    正派之人要先比他们来到一步。

    他们在远处就开始潜了起来,每一步都开始小心翼翼向着山上靠近。

    宇文海随后也来到了这里。他们三十多匹马丝毫没有掩饰就冲了过来,动静也非常的大。是个人都知道他们过来了。

    “嘘。”陈余示意正派之人停下来,先不要轻举妄动。

    扯了扯马绳,四处观望了一下,并没有感觉到周围有什么动静,也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人。

    可是他身后的四个人却不这么想。

    朝着远处的草丛里一掌轰过去。

    “出来吧,躲在那里鬼鬼祟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