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场上的变化可以说是风云突变,因为一个人的出现而改变了整个格局。

    “六扇门的冷血?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其中一个五行教的长老一下子认出了冷血。

    在很多年前就曾经被这六扇门的人追杀过,而所追他之人正是冷血,那个时候冷血的武功远远没有现在这么高,而自己确是一如既往的狡猾,所以才能逃脱追捕。再次见到,心中也是大惊,更多得还夹杂着一丝怨恨,看样子之前被冷血

    邪教的那一些乌合之众,也一副没有见过世面的样子,一个个震惊不已:“什么。竟然是六扇门的人,怎么连他们都来了。”

    甚至有些人还打起了退堂鼓。

    “看样子你们邪教之人永远都只有做螳螂的份啊,而我们一直都是黄雀。”之前憋了一肚子火的陈余也忍不住讥讽了两句。

    邪教的人一个个面色气得胀红。领悟到了什么叫做风水轮流转。

    “冷血,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五行教的那个长老上前询问道。

    银眼朝他看去,神色就像一道利剑,看得人心中有些法发麻。

    冷血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质问道“是不是好像在哪里见过你一面?”

    他不但气质冷面,连语气也是冷冰冰的,就跟他的名字一样没有一丝感情。

    “这个你就不用多管了,再问你一遍,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这个五行教的长老对于这冷血是丝毫没有客气可言。

    “这一次我是奉神候之命特意来协助宇文大人的?”想不起来就索性不想,依旧冷冰冰的答到。

    冷血虽然是六扇门的人,但是论起官职来说,他最多也就是从三品而已,而且没有实质性的权力。跟这江南总督比起来,怎么说都是他的手下。

    宇文海接着冷血的话说道:“这一次我早就看破了你们的阴谋,用我的儿子作为诱饵就是想让你们这些隐藏在这扬州城当中的毒瘤全部出来。这件事情就只有我和冷血知道,连我总督府的人都不知道。”

    这话一出,在场所有的人都一愣,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子,这个事情连老余都不知道,更不用说是这些高手了。

    正派的人都看向了老余,弄得他也有些尴尬。

    “高明,实在是高明,没想到堂堂的江南总督为了达到目的连自己的儿子都拿了出来,而且我最服气的就是连自己人都骗。”五行教的长老怒道,实在是被气得不轻。

    这些正派之人一个比一个阴,还口口声声的说着他们邪派之人阴险,真的是世风日下啊。所有邪教之人都是这么想的。

    “跟你们这些人说再多也都是废话。”武当派叶欣此时开口了,他作为武当的高人,自己一直还对之前那个内奸的事情耿耿于怀。

    “哈哈,就算你们这些人都联合起来,那又怎么样,真的以为我们邪教之人会怕你吗?”枯灯依旧是很嚣张:“你们除了冷血之外,还有谁能够与我们一战,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内力已经都消耗的差不多了,现在的我们最多也就是半径对八两,谁也奈何不了谁。”

    “你真的以为我们这样就对付不了你们吗?对付你们邪教之人,就算是死我们也要斩超除根。只是可惜啊,你们五大邪教的人,四个教派的都来齐了,就差百毒教的人,不然真的就是一网打尽了。”华山派的岳天地将自己的剑指向了石鬼。

    “哼,百毒教的那些人就算来了,我崀山的人也不会放过他们。”石鬼也死死的盯着岳天地。

    这两人也算是有些过节了,等会只要一交手,两人必定都互相找上对方。

    龙弓子之前消耗了真的不是一点,想都没想就将那最后一颗小还丹放进了嘴里,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搞不好随时都会命丧当场的。

    宗青芷将龙弓子挡在了身后。

    该说的也都说完了。正邪大战一触即发。

    第一招正是由老余的一招掌法轰出,枯灯拔剑挡开,随后两团人一拥而上。

    “杀。”

    整个蓝河山气势轰鸣,山上的人和山下的人狂涌而出,刀光剑影。

    四个教派的人竟然分别派出四个人来对付冷血,老余和陈余两“鱼”联手找上了魔教的另一位长老,岳天地只身一人单挑崀山邪教石鬼。而天山派的天莲子和武当派叶欣联手对上了五行教的长老和青城教派的黑衣人。而陈余的伴侣,另外一位衡山派的长老也厮杀在了群之中。

    宇文海手底下的四个人死死的护着他和宇文乐。

    虽然宇文海是堂堂江南总督,但是功夫也不是就好好哪里去。

    这些邪教之人虽然按照精锐的数量没有他们这边的认多,但胜在人多,比起这边人足足多了有一倍之多,而且其中也步伐门派之中的高手。

    正向枯灯所说,双方之人就是半斤对上八两。

    龙弓子早就想大杀一番了,吃了小还丹之后,内内力和精神也回复到了最佳状态。

    也可以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脸上的表情根本就看不出惧怕,一个人冲到了这些杂兵中间。凭着自己的太乙玄真剑和梯云纵,瞬间也杀翻了几个人。

    宗青芷也在龙弓子的不远处,他遇上的对手可就没那么容易对付了,也是五行教的的高手。

    杀红了眼的龙弓子根本就不管那么多,还在对敌的同时,也没有注意到身后还有其他的人,一个人从身后偷袭而来,却毫无反应,这些人朝着他的命索来。

    被眼前之人拖住的宗青芷根本没有办法赶到他的身边,心中大急。大声呼喊。

    当反应过来的时候早就来不及抵挡了。

    这时眼前出现了,一柄大锤,将偷袭龙弓子的人砸成了肉泥。然后伸手拉过龙弓子,一锤又砸爆了之前龙弓子的的那个敌人。

    “小兄弟,可不得分心半点啊。”救下他的人正是之前跟他对上的周天堡弟子。对着他一笑,又朝着其他邪教之人冲去。

    龙弓子刚松下半口气,又有人朝他袭来,还真的是一刻都不能放松。

    两边的战斗都身边的人一个个的死去,无论是自己这边的人还是邪教的一些人,情况渐渐的变得惨烈起来。

    而那些长老那边也打得难舍难分,他们心里很清楚,此时只要谁先干掉对方的一个人,那么谁就能多出一个高手,那对整个局势就能产生很大的改变,所以在杀招四起的同时也万分小心。

    有些实力较弱的,甚至被他们之间的碰撞所产生的威力直接震死。

    龙弓子身上也不知道何时身上多出了两道伤口,手臂上一道血淋淋的剑伤,背后也被不知道被那个王八蛋抡了一拳,背后还有些生疼。

    “看来得用点真本事了啊。”

    一招剑点三星呼啸而出,这一招他已经练得很熟了,威力也增加了不少。抬手一道剑气过去,一路的人大多数都直接被这剑气所斩杀,只有少数人躲了过去,就是这人实在有些混乱,好像其中还伤到而来自己人。

    看到还有这样一招,周围的人也都有些小小的惊讶,不过这一招也使得邪派的一些人也都盯上了他,一瞬间五六个人朝他冲了过来。

    吓得龙弓子大惊失色,想要逃走,可这里是战场,哪有给他逃的余地,身后也有一群人朝他冲了过来。

    这一下龙弓子已经感应到了身前身后的危机,手中的剑变得微微颤动,看来此时要使用那一招了啊。

    这一招正是龙弓子还从未使用的过的那一招底牌,也是太乙玄门剑的第二招。

    “地盘云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