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斥”

    龙弓子直接将剑身深深的插在了地上,整个地面的一片范围之内的土地都开始轻轻颤动起来。(书屋 shu05.com)

    踩在地面上都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身体的晃动。

    那些朝他靠近的一些人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放慢了自己的脚步。

    内力一波一波的传入了土地之中,震动变得愈发的强烈。

    “这小子有些诡异。”邪教众人一时不敢上前。

    “怎么?不是想要杀我吗?怎么跟乌龟一样怂了?”龙弓子讥笑道。

    其中有一个崀山邪教的高手,抬手斩杀了面前的正派弟子之后。转头就直奔着龙弓子袭来。

    嘴角轻扬,来得正好,要是自己这好不容易祭出的这一招就斩杀几个杂兵,那实在太亏了。

    崀山邪教的高手也不大意,既然这地面不寻常,大不了不踩在地面上就好了。

    轻功跃起,两脚在空中大步流星踏飞而来。

    “既然进来了,那就把命留下吧。”

    龙弓子将剑拔地而起,地面突然爆开,从地底下突然无数道剑气从下而上狂斩向这名崀山邪教的高手。

    “什么?”

    脸色大变,没想到这一招竟然会如此而来。

    那些跟着而来的邪教弟子根本反应不过来,一道道剑气从裆部直穿而上,死的有些难看。

    崀山邪教的高手在空中一个翻滚,形成了一个头朝下一线天的姿势。这一个范围之内源源不断的剑气射出,只有这样才能最大化的抵挡被剑气斩到。

    手中的剑不停的旋转,把剑气都抵挡开来。

    “就这点剑气以为就能奈何了我吗?”崀山邪教的高手轻蔑到。

    只要等到这剑气消失,就是取你姓命之时。

    不得不说这个人的实力果然比之前的那几个人要强得多。

    “哼”龙弓子轻笑道:“你以为我真的会傻到等你将这剑气全部都抵挡消失吗?”

    抬手又是一道剑点三星。

    这一下崀山邪教的高手明显没有反应过来,本身的姿势又很奇怪,只能看着这剑气朝着自己斩来。

    集中的一点剑气硬生生的劈在了他的肚子之上。

    “啊。”

    一声惨叫,身体斜飞而去。

    让龙弓子有些惊讶的是,直接中了这一招剑点三星之后还没有死,竟然还能叫得这么大声,可见得自身的防御也很强硬,只是这地盘云剑的招式还没有消失呢,尽管挡下了一招,之后那就不好意思了。

    整个人的身体横飞湮灭在了这的剑气之中,重重的砸在地上,最后死的不能再死了。

    他现在终于体会到太乙玄门剑的厉害之处了,地盘云剑和剑点三星的配合,连他都很难想象在对上实力差不多的对手,对方要如何来抵挡这一招。

    而且可怕的是,他才学会了其中的两招,还有两招将可怕的什么地步。

    龙弓子的这一招直接干掉了一个实力强劲的高手,又在众人面前惊艳了一番。

    同时宗青芷费劲了一番力气终于是将与之相对的五行教弟子斩杀,而他也没好受到哪里去。这邪教之人的手段的确难缠。当然他这也是在保留了杀招的前提下。

    看到龙弓子差不多可以说是秒杀了邪教高手,心中除了惊讶之外还有些欣喜,原来自己的这个弟弟实力这么高。

    两兄弟退到了一起,背靠着背共同对敌,这邪教之人也太多了,一时半会根本杀不完。

    刚刚没有使用地若游龙是因为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必须尽量的保存自己的内力,不然那就只是昙花一现,甩完一招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宗大哥,现在我们的情况不妙啊。”龙弓子有些担心。

    “轰轰”

    两声内力相碰撞的爆炸身从远处传来,隔着老远都能感受到这残留的内劲,简直可怕。

    看向远处,在华山派长老和崀山邪教长老石鬼两人的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两人一番碰撞之后都各自退开。

    岳天地的衣衫有些破烂,身上淡淡的缠绕着一丝紫气。当然石鬼也好不好哪里去,头发都被打得凌乱。

    “石老鬼,你还真有能耐啊。”岳天地喘着粗气,显然消耗了不少真气。

    “岳老头,别说这些废话了,看样子我们这么多年暗地里争斗,今天该分出个胜负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哈哈,今日这一战实在是痛快,你也别藏着掖着了,拿出些本事来吧,不然我等会就要出杀招了。”

    “好,好,好。”石鬼连着说了三句叫好:“不如我们就一招定胜负怎么样?”

    “我早就想该如此了,就等你这一句话。老鬼,你可要做好心里准备了。”

    龙弓子和宗青芷都紧张的盯着他们两人,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到了他们这种地步的人,使出最强的一招将会是何等的威力。

    岳天地抖了抖身子,呼吸变得平稳起来,身上的紫气越来越盛,就像身边燃烧着紫色火焰。

    而跟岳天地不一样的是,石鬼身上的气息是淡蓝色的,就像鬼火一样,让人感觉有些阴寒。

    一人将剑聚气,而另外一个人却是将双手拿了出来。两人的眼神都抱着视死如归的态度。

    “六合神剑。”

    还是由岳天地先踏出一步,这是他最强的剑招,也是华山派的上乘剑招,随后也听到了石鬼低沉的声音。

    “幽兰寒冰。”石鬼的这一招式显得极为绚丽,宛仿佛直接召唤出了,一条蓝色的冰龙和一条蓝色的火龙,交叉盘旋,席卷而来。

    两个人的最强杀招面对面直接轰在了一起,两股磅礴之间的对抗,产生了一道一紫一蓝相间的内力墙,而两人的身上的气势还在越来越强。

    岳天地在接触到石鬼这一招的时候,心中就感觉到了不妙。可他也不能退缩,死死的咬着最后口气,靠着身上的紫气苦苦支撑着。

    最后的力量连他们自己都控制不住。从中心爆发开来,将两人淹没其中,随着这内力爆开,如涟漪一般一波一波的扩散开来。连整个山腰都有些震颤。

    身边的不断出现有人被剑气斩杀,或者是直接被烧死,被冻死的人。连那些还在战斗当中的长老们也不得不暂时避一避锋芒,闪身躲开。

    余震整整持续了好几分钟才逐渐弱了下来,最后惊起一阵灰尘,慢慢的四散开,所有的人都停了下来,死死的盯着其中。这一下很可能是决定整个正邪之争胜负走向的一战。

    让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也是让所有正派的人心中感受到了一丝凉意,当灰尘全部消散的时候,结果是出现他们都不愿意看到的一幕。

    两人的结果是岳天地先倒下了,这一场搏命是他败了。在这凉爽的秋日之下,他的身上已经一半变成了冰雕,而另一半已经被烧的面目全非了。而石鬼却还好好的站在了原地,只是身上有少数被剑意所割破的小伤口。

    也就是说石鬼在这场对抗之中活了下来,只要等石鬼慢慢恢复,就多了一个邪派高手,这样他们这边高手的人数上面就占了优势,整个局势就会对他们正派和总督府的人越来越不利。

    “哈哈,这下你们还拿什么来跟我们一拼。”最开始笑的就是枯灯了,他现在恨不得石鬼马上就加入到他们这一起来,将这些正派之人赶尽杀绝。

    不过过了一会,邪教之人好像感觉到了哪里不对劲,这石鬼长老怎么一动也不动?莫非是还没有恢复过来?

    “石鬼?”枯灯小心翼翼的喊道。

    可他依旧伫立在那里,没有任何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