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弓子很肯定现在自己已经是达到所谓的突破了。

    先静静的感受着自身的变化,虽然现在还感觉不到什么特别的东西,但能明显的感觉得到自己丹田里面已经没有了之前饱和甚至胀痛的感觉。而且还空空的,好像流失了不少的内力。

    “这就是气武境呀,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啊。”

    唯一能够强烈感觉到的就是肚子的变化,里头早就已经咕咕作响了。

    “啊,好饿啊,现在天色都这么晚了,赶紧去找些吃的。晚上再来好好的体会吧。”

    下了床将鞋子穿好,推开门,结果发现宗青芷一直也在外面,他突然想起了自己在入定之前,好像就是宗大哥让自己进入了那样的状态。

    “哟,弟弟,出来了啊。”宗青芷笑着打量了一下龙弓子:“恭喜啊,弟弟,你这看样子是突破成功了,实力必定大有增进啊。”

    龙弓子咧嘴一笑,心中却感动得有些想哭,宗大哥对自己真的就跟对亲弟弟一样关心跟照顾,想必从自己修炼那会开始,宗大哥就一直站在这个门外为自己护法吧。

    “宗大哥,你还没有吃东西吧,我们一起去吃点怎么样?对了,等会叫上光释一起。”龙弓子掐指算了算日子,突然兴奋道:“对了今天好像又有灯会可以看啊,我们等会去总督府把宇文乐那小子也带上。”

    龙弓子想了一下,把该带都带上,这样人多一起才好玩。

    说起这个灯会,上一次就被邪教之人破坏了,他这一次一定要好好的玩个痛快,什么突破不突破的,先看灯会才是最重要的。

    宇文乐这小子自从跟龙弓子他们出去玩了一次之后,尝到了许多甜头,现在胆子也是越来越大了。

    前几天晚上,本来宇文海打算趁着自己儿子被绑架的事情好好的教育他一番,语重心长的说道:“儿子,以后老老实实在家给我还好的读书,不准跟着武当派那个小子一起玩了听到没,本来打算趁着我在家这几天,还想让他们住进来,那他们不肯我也没有办法了。”

    没想到宇文乐这小子把头一歪,小嘴一噘:“我才不愿意天天待在家里嘞,我不管,就是要出去玩,你要是不让我出去,那我就偷偷的跑出去,看你们怎么找得到我。”

    “你小子!”

    “哼!”

    两手还有模有样的插在了腰间,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把宇文海气得有些不轻。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跟自己老爹对着干,心中有些虚,不过还真的刺激。

    “老余,给我拿掸子来。我非得打这小子一顿不可。”

    宇文乐一听,赶忙躲到了老余身后,只露出了一个小头:“余爷爷,你保护我。”

    老余在旁边忍不住放声的笑了两声。

    “好了,好了,大人,小少爷还小,你打他作甚,这出去玩了一趟,小少爷现在敢跟你对着干,这不就是增长了胆识吗?”

    “恩恩。”小头随着老余的话重重的点了点头。

    “嘶。”

    宇文海假装要打他,吓得宇文乐一下子把头缩了回去。

    宇文海长叹一口气:“唉。老余,你这说得都是什么歪理啊。”

    三人先来到了总督府,宇文海今日就离开了扬州,老余也自然随着宇文海离开了这里。他们不在家的时候,这里面只有一些下人打点,还有一些总督府士兵。

    此时宇文海不在家,就不能像以前那样出入只需要通报一下就好了,现在他们根本就进不去。

    “宇文乐,你快出来。”没办法,也不能硬闯,龙弓子之能在外面大喊道。

    仿佛是听到了龙弓子的声音,里面的宇文乐急忙跑了出来。自从那天晚上跟宇文海协商之后约法三章之后,现在他可是这总督府的小主人了。

    首先出去玩可以,但是必须好好得听教书先生上课,第二,晚上必须回家睡觉,第三,只能跟龙弓子一行人出去。

    “大哥哥,大哥哥。”宇文乐直接跑了出来,拉着他们就要出去,弄得三人也是一愣。不过不用费力气,那再好不过了。

    四人还是来到了烟雨街。今天的灯会丝毫不比上一次逊色,热闹得紧,龙弓子此时年龄仿佛就跟宇文海差不多大,一下就冲进了人堆之中,宇文乐更是第一次来看灯会,两人玩得那是不亦乐乎。

    一路上给宇文乐吹嘘那杂技多么多么厉害,到了这里把宇文乐都直接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宗青芷知道虽然邪教的人这一次在蓝河山大败而逃,但在扬州城这么大的城市当中,必定还隐藏着许多邪教之人,不过今天他也是放飞了自我一把。因为他打算这个事情过后,也要先回衡山派了。

    整个晚上都快玩疯了,也吃饱喝足了,到了等会快结束了才将宇文乐送回了家。

    第二天足足睡到了中午才起来。

    醒来的时候,宗青芷还想着找宗大哥,不过光释告诉他,宗青芷已经回衡山派了,叫他勿念,在江湖上一定要小心。

    龙弓子虽然有些不舍,但还是很理解宗青芷,他也在想着自己要不要回一趟武当山?

    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出去走走。

    两人穿过了走廊,刚走到了紫罗兰珠宝商大门前的时候,就发现外面聚集了好多人,而且个个都是穿着白大褂。

    “还我家老爷命来,肯定是你们这些人干的,呜呜”一个看上去快差不多五十来岁的胖女人在那里鬼哭狼嚎,明明是来哭丧的,却还画着艳丽的浓妆。

    “整个扬州城都传什么花紫会花紫会,我看你们紫罗兰就是花紫会的人,肯定就是你们将我们家老爷杀害的。”甚至有一个人说道。

    这外面穿白孝衣的人竟然有好几十个。怎么跑到我们家门前来哭丧了?光释没搞懂什么状况。而且还听到了花紫会的名字。

    光中麒和光释的二叔正坐在了大厅之中,这件事情看他们的表情也显得很头疼。

    “兰儿,你先进去,这里没有你的事。”

    光中麒看到光释来了命令道,显然是不想让光释牵扯进来。

    “爹,二叔?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还不快进去!”

    在光中麒的呵斥下,两人只得又打道回府,虽然还没有真正的出门。

    光释显得脸上有些担忧,很明显这就不是什么好事情。又什么都不清楚。

    “我去给你到外面打探打探消息如何?”龙弓子道,以他的轻功一个人悄悄飞出去,在飞进来不是什么难事,而且他自己一个出去的话,也没有人多说他什么。

    “嗯。”光释点点头,她现在需要的就是消息。

    龙弓子从后花园飞了出去,绕了一圈来到了紫罗兰珠宝商的大门前,

    “老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龙弓子随便找上了一个在旁看戏的老伯。

    老伯一看有人过来问,也是很热心的告诉了龙弓子:“我也是听别人说的,据说杀死他的人正是花紫会的人,然后啊,这之前王家布坊的大老爷跟这个紫罗兰珠宝商的二当家合作过,之后就死了,所以他们当然就找上了这里啊。”

    “噢?还有这样的事情啊,多谢老伯告知。”

    转过身,龙弓子就陷入了沉思当中,那些假花紫会的人吗?这个王老板他们之前就在酒楼见过了,没想到就这么死了。还是回去先跟光释说一下吧。

    一下消失在了人群之间,又回到了光释面前。

    “到底怎么了?”光释显得有些急切。

    “又出事了。”说道这里,龙弓子四周看了看。还是选择将光释带进了房里。

    龙弓子的表情很严肃:“是假花紫会针对你们,看样子这一次你们还不好对付。”

    “是假花紫会针对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