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之前在外面打听到的消息说给光释听。

    “连这些扬州城的居民都知道了花紫会名字,而且都认为他是一个跟邪教差不多的门派,作为一个隐世的门派,在这扬州城当中现在名声大噪,主要还是坏名声,被这一些人一弄,很多东西都会归结到紫罗兰的头上。这样对你们很不利啊。”

    光释的脸上满是担忧之色:“现在宗大哥刚走,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就靠着我们两个能做些什么啊。”

    龙弓子沉声道:“反正这件事情就是冲着你们花紫会来的,如果要是能够找出是什么人来陷害你们,那事情就好办了。”

    “说的倒是容易,现在看这样的情况,出又出去不了,我们从哪里找起?”

    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你别急,我到时候去到我师叔那去好好问一问这花紫会的消息,必要的时候还可以请他出手,这样事情就好办多了。”

    陈余长老离开了扬州城,别的长老其实龙弓子也不算很熟,但是叶欣长老就不一样了,不但是自己武当的长老,还是自己的亲师叔。

    “龙弓,你一定要帮我好好查查。”光释也不客气,她知道龙弓子跟的的关系是不会讲究这些的,而且到了这个时候的确也需要他帮忙。

    “那好,我们晚点再去。”

    光中麒和光中麟也就是光释的二叔两人是真的头疼,这大上午的就有这样的麻烦事情。

    他们也没办法,只能出去先安抚一下这哭丧的人。

    “还我老爷命来。你们这些坏人,肯定就是你们杀害了我的丈夫。”王老板的老婆就是哭喊声音大,眼泪也不不见得流了多少。

    “大嫂啊,这个事情真的不是我们做的啊,前段时间我跟王老板还在一起喝酒谈生意,我们王兄的关系甚好,怎么会做出如此伤天害理的事情?”光中麟面对此等泼妇,真的是头大。只能好言相劝道。

    “我不管,就是你们。要是你们今日不给我们做赔偿,我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就在你们这大门口耗着。”一听他们想推卸责任,王老板的妻子的脸立马变了。

    光中麒算是明白了,这个胖女人就是想趁着丈夫死去好好的敲上他们一笔。

    “嫂子,王老板的事情,我们真的不知道是谁做的,要是让我们知道了也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他的,就是可怜了嫂子孤身一人啊,这样,嫂子你尽管开口,要是我们有什么能够做到的,绝对不含糊。”光中麒上前安慰道。要是用钱能够解决的事情那就再好不过了。

    围在这附近看戏的人心里都明白这王老板的妻子到底用意何在,根本就是假心假意,他们也不敢多说什么,这些有钱人的事情他们管不着,也只是觉得这紫罗兰不走运罢了。

    听到光中麒这么说,胖女人心中大喜,连忙在下人的搀扶下站起身来:“要是你们能够将东街的那一家珠宝店转给我们,这个事情就算你们有心,我也替我那死去的丈夫心领了。”

    “什么?竟然直接要一家店面?”

    终于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狮子大开口了,无缘无故的就靠着一张嘴要一家店面。而且东街那家珠宝店也是生意最好的一家。

    “大嫂,你这。”光中麟一听心中有些生气,敲诈也不是你们这样玩的。

    本想直接拒绝的,光中麒却拉出了他,然后转头对着王老板的妻子道:“大嫂,这个店面给你不是不可以,也算是安慰往老板在天之灵,但是我们不能完全给你,如果假以时日,等事情的真相大白,证明了我们的清白之后,那么还请将这家珠宝店归还于我们紫罗兰,你看怎么样?”

    在场的众人在对着胖女人感到无耻的同时,也很赞叹光中麒的做法,这一招息事宁人不愧是有大家风范,纷纷给他叫好起来。

    这胖女人一看众人都全部都起哄,也知道自己也有些过分:“好了,好了,就这样,反正一天没有查出来这个事情,那家店就算是我们的。”

    目的达到了,他们也就不再闹了,带着这些人纷纷的离开了这里。

    终于算是把这个事情解决了,今日紫罗兰也因为这个事情闭门不做生意。

    光中麒和光中麟回到了屋内,两人脸上的表情都很严肃。

    “这一次的对手看样子还很棘手啊,先是将花紫会的名号打坏,现在可以说间接对我们紫罗兰出手了,我怀疑这有些人肯定知道了紫罗兰就是真正的花紫会,可之后他们又会要干什么呢?”光中麒先说到。

    光中麟也愤愤的道:“看来我们不能一直等着他们出手,这样一直坐以待毙下去只会被他们牢牢的玩弄于鼓掌之间。”

    “嗯,你说得对。”光中麒点了点头:“如果在对我们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下杀手,那我们就真的解释不清楚了。还有,我们得安插一些人去王家,他们对王老板的妻子动手的话,那我们更是难逃其咎。”

    到了晚些的时候,光释和龙弓子便直接朝着叶欣那里走去,之前也知道了叶欣在扬州城的身份,他这文质彬彬的样子,正是一个教书先生。

    叶欣一看是他们来了,也很欢迎,带他们来到了自己的屋子之中,给他们倒了一杯茶。

    “这个所谓的花紫会并不是像你们想象的那样简单。”知晓了他们两人来是为了打听此时的时候,叶欣也是缓缓的说道。

    “叶长老,我们知道不简单,可是为什么要对我们紫罗兰下手呢?”光释显得有些着急。

    “呵呵,光释姑娘,你别急,我知道这个事情是现在看来是针对你们家的事情,但你说错了,他们针对的绝对不是紫罗兰。你们紫罗兰兴许只是他们利用的一颗棋子而已。而像你们这样被利用的人还很多。”

    不是紫罗兰?那会是针对谁?这个问题光释心里又些不赞同,因为他们毕竟还不知道真正的底细。但也只能好好听着。

    “自从师侄上次带来的消息,在唐家堡遇到的那伙黑衣人。我们就觉得非常的奇怪,讨论过以后一致认为这些假的花紫会的人应该是是跟你说的那些黑衣人是一伙的,而这些人又不是属于真正的邪教之人。

    龙弓子没听明白这到底是什么个意思:“师叔,此话怎讲。”

    “你可以先将他们看做一个神秘的组织,没有人清楚他们,也没有知道他们的实力,更没有人知道他么到底要做什么,就连我们正派这样网罗消息,都对他们一无所知。唯一能够知道的就是有这么一伙人,正在坐着他们想要做的事情。”

    “师叔,虽然你说的有些道理,但怎么感觉这些都是废话啊。”龙弓子开了一个玩笑,但心里却对着神秘组织越来越觉得可怕:“对了,师叔,那你对花紫会这个事情到底是怎么看的呢?”

    龙弓子这句话其实也想是帮光释试探一下口风。

    “其实几百年前的事情我们武当派也有记载,都过去这么久了,也不是什么秘密,说给你们听也没有关系,当年那花紫会的陆德财最后就是败在我们武当先辈的手中,才落荒而逃。之后被打的零零散散,我个人觉得花紫会就算还有心也没有这个力了,至于他们为什么打着花紫会的旗号这我就不清楚了。”

    刚说完这句话,龙弓子就轻咳了两声,有些尴尬的看着光释。感情他们家的老祖宗还是自己武当派的人所伤,说起来他们应该是仇人啊。

    “怎么了?”叶欣看着龙弓子觉着有些奇怪。

    光释狠狠的瞪了龙弓子一眼。

    龙弓子这才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刚刚不小心呛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