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们正派之人对于这个事情打算怎么应对呢?”

    “正如陈余长老所说,我们现在能够做的就只有慢慢等,慢慢在搜寻他们的消息了,可以这样说,对于他们这群人,我们现在始终占不到主动权。”

    两人在陈余这里也没呆多久,就先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光释假装一脸不乐意:“好啊,原来我们的祖师爷是你们武当派的人打败的。看来以后我们两个道不同不相为谋,就此别过了。”

    龙弓子一怔,他被光释这突如其来的说法楞了一下,一股脑的说道。

    “不是吧,真的赶我走啊?”

    “噗嗤。”光释忍不住一笑:“你是不是傻啊,怎么舍得赶你走。”

    这话一说完,光释好像意识到了有些不对,脸色变得红了起来,只是这夜色已经暗了下来,看不到那般红润。

    “好了好了,先回去吧,”本来还想调戏一下龙弓子,结果是自己坑了自己。

    没有从正门直接进去,而是从后花园翻进去的,翻墙这种事情快捷又方便,自从被龙弓子之前带着出来之后,她也懒得走正门了,说起来还是她们家房子太大,走出来还要一会,不如翻进来来得实在。

    不过这种翻后墙这样的事情还是要小心为妙,万一被人发现了,影响不好。

    两人悄悄的跳了下来,先躲在这草堆后面,看看四处有没有人,得先确定万无一失才敢走出来。

    他们两已经够谨慎了,没想到突然发现在这里还有一个比他们更畏畏缩缩的人,龙弓子子正看到一个光头家丁鬼鬼祟祟的在走道上面穿过。

    “嘘”龙弓子瞬间变得万分紧张,将光释拉倒一旁,示意他不要说话。

    这个光头男子神色四处张望,看不清他长得什么模样,就能清楚的看得到那透亮的大光头,一看就是那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等光头男子走后,龙弓子和光释两人从草堆里面走了出来。

    两人相视了一眼。隐约感觉到了一丝不安。

    难道这真的就是藏在花紫会当中的奸细?

    “走,我们追上去,看看他到底要干嘛。”龙弓子道,既然被他们发现了,那就不能放过这样的机会。说不定可以牵扯出什么大线索。

    光释也点点头,两人刚从后花园翻进来,又顺着大门走了出去。

    好在这光头男子看上去好像没有什么武功,要是个武功高强之人,一溜烟就肯定不见了。

    龙弓子带着光释一直跟在他的后面,倒要看看他要去哪里,要去做什么。

    光头男子出了紫罗兰之后就明显没有拿么拘谨了,就跟普通扬州城的百姓一样,在路上走着,只是时不时的回头看看有没有跟踪自己。

    光头男子其实已经很谨慎了,但有龙弓子带着光释,就凭一个普通人想要发现他们那还不至于。

    两人追着他走了好一段距离还不见他停下,心里十分纳闷,再这样走下去,都快要走出这扬州城了,不会还要跟着他出城吧?

    这个点差不多是扬州城快要闭门的时候了,到时候想要在进来就比较麻烦了,两人正犹豫到底要不要跟着他一起出去。

    想了一下,为了一探究竟,他们今天晚上决定追查到底,

    果然光头男子是出了扬州城,他们也跟了出去。

    这光头男子出了城之后就朝着一条小路走去了。这下又让两人犯了难,之前在扬州城里,仗着人多,能过在远处一直跟踪他,而且他这引人注目的光头,实在是太好认了,但现在要是还追下去绝对会被发现,而且要是这个人有什么诡计,将他们引入了那群的人老巢当中,那就麻烦了,当时候能不能或者逃出来还是一回事。

    所以决定先将此人半路拦住。

    光头男子出了城又变得鬼鬼祟祟,刚想从一处地方拐角而行,龙弓子突然从后面一个筋斗飞了出来,一掌拍在了他的肩膀之上,将他打翻在地。

    被这一掌打得不只是吃痛,更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光头男子自认为已经很小心,可这是哪里来的人。

    死死的盯着龙弓子,将胸前护住:“你们到底是谁,为何要突然袭击我。”

    光释从后面走了出来“这个应该是我们要问的吧吗,你又到底是谁,为何藏匿在我们紫罗兰当中。”

    看到光释,光头男子吓得差点丢了魂:“大,大小姐。”

    冷哼一声:“看样子你还认得我。可我却没有见到过你,说!在我们家鬼鬼祟祟的,你到底是要干什么?要是今日不从实招来,我就带你去见我父亲。”

    光头男子一下子被光释唬住了,忍着肩膀的疼痛跪在了光释面前,显得有些惊慌。

    “大小姐,”光头男子竟然一下给光释磕头起来。让她一下没有看明白。

    “是小的该死,不该偷紫罗兰的东西。”说着从兜里面掏出了十两黄金递给了光释:“大小姐,小人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就都靠着像小人一个盘活啊,还请您大人大量放过我吧。”

    被这光头男子给弄迷糊了?这是唱的哪一出?

    “你这是什么意思?”当然不会轻易相信光头男子所说的话。

    “大小姐,这位公子,小的说的句句属实啊,你们若是不信的话,可以跟我来,我们家从条路下去就快到了,家中老母还卧病在床,妻子刚刚产子完,身体也很虚弱,我一个人实在是没有办法,这才出此下策啊。”

    光释怕其中有诈,想着光头男子肯定是要将他们带到有同伴的地方,在反过来对付自己。

    但龙弓子决定去看上一眼,因为他透过这一片,隐约能够看到下面有着一间屋子还透着微微的光亮。

    随着光头男子从这条小路下面走下去,果然出现了一间破烂不堪的小茅房,看上去比之前陈余所在的那个房子还要破烂。

    带着两人来到门前,敲了敲门。

    “相公,你回来了。”里面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随即门就打开了。里面站着的正是一位面色虚黄的女人,等待着自己的丈夫归家。

    看到这样的情景,龙弓子和光释心中哪能还不相信,之前打伤了这光头男子,心中感到十分的愧疚。

    “哟,相公,家里怎么还来了客人啊,你看我这也没有什么准备。两位客人,外面有些冷,快请进来坐。”

    显然对于龙弓子两人的到来,女人显得有些惊讶。可能是对家里来客人还没有习惯,但还是热情的将他们请了进来。

    从始至终光头男子看向光释的表情都很愧疚,光释朝他看去,总是在逃避她的目光。

    进来之后看到的东西都能够想象到了,简陋萧条就是对着里面最好的评价了。

    女人招呼到,先将家里唯一的一条长椅子搬给了龙弓子两人坐下。然后倒了两碗白开水给他们。

    其中有一个细节被龙弓子捕捉到了,那就是之前女人拿的那两个杯子多多少少都有些缺口,之后才换的碗。

    屋子里面还有娃娃哭哭啼啼,她还得过去招呼。

    “相公,你还没有吃饭吧,给你热了饭菜,赶紧吃吧。”

    只见那桌上有两个碗,将他打开来,里面就是一个黑乎乎的地瓜,还有一点点剩下稀饭。

    可光头男子吃起来,就像再吃天下间最美味的食物一般。狼吞虎咽的全部吃完。

    嘴里还念叨着好吃。看得光释心中有些酸。

    就像他所说还有一个老母亲卧病在床,真想象不要这样的一家子到底要如何过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