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不知道龙弓子这是在安慰她还是在吓她,但还真管用。

    哭泣的声音立马消失了,变成了小声的啜泣。

    “不会真的有财狼虎豹过来吧。”她的心中时时刻刻都担心着这些鬼东西。

    一听这话,龙弓子突然一拍手,大喜道:“对啊,我怎么就没有想到,你这么一哭,传出了动静,这些肯定会过来的。”

    只要这些动物听到动静过来了,那就有吃的了,最好事来一头大野猪,想想那烤野猪肉就忍不住吞口水。

    被龙弓子这一举动给吓懵了?怎么,这还要故意引他们过来不成?

    看到她的表情,龙弓子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尴尬道:“我的意思,就算有什么东西来了,凭我的实力,肯定能够对付,你放心”

    站在原地静静的等待,果然没有过多久龙弓子就感觉到了有东西在朝着自己靠近。

    不过当他看到是一匹野狼的时候,又有些失望了,泽帆师兄之前说过,千万不要吃狼肉,又酸又臭的,还极难吃。

    什么时候才能等到大野猪哟。

    那头狼仿佛就在旁边观察着两人,也没有什么动静,就在旁边走来走去,一步一步的朝着他们靠近,光释也看到了,尤其是它那两只绿得发亮眼睛。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观察过一只狼,放到以前那真的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当然放到现在只有吓得半死,还不如不看。

    一头孤狼,龙弓子还没有放在心上,任由它靠近,只要敢有什么举动,一掌就能将它拍死。

    “龙弓,你看,狼,那是狼。我们怎么办啊。”虽然心里对龙弓子很生气,但是现在能够依靠的就只有他了,他的武功那么厉害,应该不怕这样一只狼吧。

    “没事,他不敢靠近。”龙弓子将自己太极神功的气势放出一点,果然那头狼就好像是露出了一点惧怕的眼神,然后就跑开了。

    “你说,你带我来这里到底是要干什么?”光释嗔怒道。

    没办法,只好将他本来的想法说给光释听,让后给他讲这美味的大野猪,来转移她的注意力。

    不过大野猪没有等来,好像来的是,龙弓子脸色一变。

    “这是狼群?”突然山头上出现了许多密密麻麻的绿眼睛。就算是龙弓子也不得不重视起来,因为实在是来的太多了,这应该有上百匹野狼,估计整个山里面的狼都来了。

    吓得两人一下就站了起来,这样的局面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将光释护在身后,示意他不用担心。

    他们现在已经被狼群包围了。

    “啊!”一只狼从后面直接朝着光释扑了过来,它们可不会跟你讲道理,

    将光释一把拉过,一拳直接咋在了狼头之上,

    这一匹狼仿佛就像是冲锋狼,随着它打了个头阵,后面所有的狼都朝着两人扑了过来。

    不是而是上百只一拥而上,就算是龙弓子一个人在这里,也不可能一下对付这么多头狼,更何况还有光释。

    “不好。先上树。”

    带着光释飞到了树上,想着只要先待在树上就安全了,还没歇口气,就见到一匹狼一个冲刺就往上爬来。

    “我靠,现在的狼都成精了吗,还会爬树了,看样子这里也不安全。”

    又是一脚踹翻一头眼看就要爬上来的一头狼。后面还有许多只往树上面疯狂的爬蹿。

    “走。”

    龙弓子直接将光释背起,开始疯狂的逃命,只是他们现在已经有些慌乱了,先不管方向如何,反正先躲开这些狼群再说。

    靠着轻功在树上蹿跳着,可底下的狼群速度丝毫不比龙弓子慢,几乎是龙弓子跳到了那一刻树上面,它们就追到了下面。

    对于狼这种天生的狩猎者,尤其是在夜晚的时候更是敏锐。

    这下可闹大了,野猪肉没有吃到,自己反而要成为这群畜生的嘴边的肉了。龙弓子心里道,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

    “地若游龙。”停下身来一拳朝着下面轰下去,还以为这一招能够给这些狼群带来震慑。倒是把自己震慑到了。

    “什么?”

    没想到身手如的敏捷,有几匹狼就直接靠着速度躲开了这一招。虽然这不是地若游龙的最大威力,但怎么也不止才干掉几头狼吧。

    “骗人的吧,我的妈呀!”不敢多犹豫,又继续逃窜起来。

    现在龙弓子可是焦急的满头大汗,反倒是光释变得安稳起来,她要做的就只是安安静静得躺在龙弓子的背上就行,心里还能抽空想想别的事情,以后要是嫁人,千万不能嫁给龙弓子这样的冒失鬼,要是自己有什么闪失,非得将龙弓子臭骂一顿不可。

    要是知道光释心中竟然在这么想,非得将她丢到狼群当中自己逃命不可。

    围着这个林子跑了好大一会,他都有些消耗得够呛,可这狼群还依旧不死不休的追着他们。

    最主要的是自己剑没有带在身上,不然一招地盘云剑,这狼群来多少死多少。

    “那是?”龙弓子仿佛看到了前面有一个山洞。不管了先躲到里面去再说吧。

    “梯云纵。”

    瞬间来到了山洞里面,然后一掌先将洞口打碎,落石将洞口死死的堵住,就在最上面留下了一个小小的口子,到时候还可看得到外面有没有天亮。

    “呼,这下应该安全了。这些狼还真的能追,我还就真不信他们还真能将这石头凿开不成?”将光释放了下来。先打坐回复一下自己的内力。

    只是个山洞堵住之后里面就变得乌漆嘛黑什么都看不见了。不过等会随便找两块石头将火升起来就好多了。

    光释刚刚下地,本想也好好的休息下,不过瞬间让他失了神,眼睛当中一片迷茫,轻轻扯了扯龙弓子的衣袖。

    “龙~龙弓,我们好像来错地方了。”

    “什么来错地方了,现在我们只能逃到这里了,等明儿一早,这些狼群肯定走了,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出去,出去,出去。还是现在就出去吧,我的妈呀。”

    站起山来,根本顾不得什么休息不休息的了,这山洞里面已经数不清有多少只绿眼睛盯着他们了。感情这特么是逃到狼窝来了。

    只听说过不如虎穴,焉得虎子,没听说过不入狼穴。就要一拳破开这石堆。

    “等等?龙弓,你别急。”光释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颗夜明珠,微弱的光芒还是能勉强的看清楚里面。

    让龙弓子感到惊奇的是,光释什么时候身上还带着这玩意?不过现在关心的好像不应该是这个吧。

    这里果然是它们的老巢,现在留在这里面的就是一些没有猎食能力的狼了,好像呆在这个里面,真的还挺安全的。

    大多数都是一些狼崽,还有一些老狼,仔细一看在最中间还有一头狼,身体要比之前那些狼都要健壮,不过看上去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难道是受了伤?

    这夜明珠还是看不太清楚,借着这微光,发现这山洞中竟然还有些散柴草,龙弓子仗着这些狼不敢靠近自己,将这些柴草收集在一堆,在这山洞中找来了两块石头将火打着。这下里面就明亮多了。

    看到里面的亮光,外面的那些狼突然跟发了疯一样,疯狂的撞击着这石堆,可是它们毕竟是肉身,又怎么能将这一大堆石头撞破。

    看清楚了,果然这是一头受伤的狼,是头大家伙,应该是这群狼当中的狼王,

    但好像伤势极为严重,两只爪子一直在流着血,从大腿一直到背部有着一条血淋淋的伤口,看上去让人有点忍俊不禁。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脑子进水了,尽管他们处在如此环境当中。看到这匹狼这样子,突然冒出一个想法。

    他竟然想救下这一头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