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着狼王走了过去,身上的太极神功微放而出,那些老狼虽然极力想保护狼王,但在这气势的威慑下,还是选择退开。

    来到了狼王的面前,这狼身上的腥臭味夹杂着这血腥的味道,实在是让人闻着有些难受。

    忍着着刺鼻的气味,查看了一下,这伤口看样子已经伤了几天了,到底是怎么弄的才伤的这么严重?龙弓子表情凝重下来。

    轻轻的抚摸着狼的肚子,明显感觉到肚皮抖了一下,正是因为抖了这一下,好像扯动了伤口。

    狼王嘴里发出一声哀呼,看这样子痛的厉害。而且还不断在挣扎。

    听到狼王的哀嚎,外面的野狼越发疯狂的撞击石堆,都不要命了,撞倒一头,又一头顶上。照这样子下去说不定还真的能将石堆撞开。

    “龙弓。”光释有些担心的看着龙弓子,她现在一个人在那边,有些害怕。

    “别动。”龙弓子平缓的说道,不知道是对这头狼王说的还是对光释说的。

    他知道外面这些野狼是怕自己伤害他们的狼王,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慢慢的在肚子上来回抚摸,想要安抚它。

    但好像有那么一点点用,狼王也似乎明白了什么,开始安静的躺着,不在乱动。尽管身上的疼痛还让它时不时的抽搐。

    不知道用内力能不能像给人疗伤一样,给狼疗伤。

    “不管了,先试一试。再这样下去的话,这匹狼可撑不了多久了。”

    手上散发着柔和的白光,太极神功的内力传入了狼王的体内。

    在五大派之中,有两个门派他们的内功是可以直接给予治疗,第一就是华山派的紫霞神功,第二就是武当的太极神功。当然太极神功的作用远远不如紫霞神功。

    内功虽然它的作用就是修炼出内力,然后给人提供内力,但越高级的内功往往都带着不同的效果。

    比如刚刚所说的紫霞神功就能够做到以治疗为主,太极神功虽然也有一些治疗的能力的,但他真正厉害的是在它护体的神效,再比如天山派的内功绝学,就可以再内力当中提炼出寒气附加在招式当中,也是不好对付。

    要是现在龙弓子是使用的是紫霞神功,那连着匹狼的伤口都能够给他直接愈合喽。

    当内力传入到狼王体内的时候,狼王平躺了下来,发出细微的嚎叫声,鼻子里面喷着气。

    “果然有些效果。”龙弓子微喜,这伤口虽然没有明显的变化,至少血止住了。

    外面的狼群听到狼王的嚎叫,也停止了对石堆的撞击,外面变得安静下来。

    尽管将血止住了,可是这伤口这样下去的话,对于狼这种动物万一再感染了,还是没有任何效果,

    要是能够出去找一点草药就敷上就好了。

    只是他敢过来给狼王治疗,却不敢打碎石堆冲出去,鬼知道那些野狼会不会上来将将他们撕成碎片。

    俗话说救狼救到底,龙弓子打算等明天早上在悄悄的出去,先将光释送到安全的地方,自己在悄悄采集一些草药返回来给狼王敷上,到时候没有光释在身边,他逃起来也不用顾虑那么多。

    将内力收回,龙弓子来到了光释的身边。

    “没事了,今天只怕我们就要在这里过夜了。”看着光释实在是有些歉意,今天本来是好事情,没想到变成可这个样子。

    光释也不好真的在责怪他,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她能怎么办?

    “那今天晚上怎么办?我的意思是,我们轮流休息吧。”

    “你就在这火堆旁边睡吧,我可以修炼一晚上不用睡觉没事的,有什么动静我就直接侥叫醒你。”

    听龙弓子这么说,光释也只好作罢,到了夜还深些的时候,作为一个普通人自然是困了起来,实在是忍不住自己的困意,躺在火堆旁边就睡了过去。

    龙弓子将身上的外衣脱了下来,小心的给光释盖上。自己盘腿就在一旁修炼起来。

    外头的野狼也应该是趴在外面睡了,狼王看这样子也应该是睡了去。

    就这样打算安安静静的度过这一夜,到了后半夜的时候,龙弓子本来还在修炼当中,突然明显感觉得到有什么东西再蹭自己。

    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头刚会走路幼狼崽。

    那小身子还只有一丁点大,跟那些成年的野狼简直有天壤之别。小狼头一直蹭着龙弓子的膝盖。

    将它一把抱起来。龙弓子露出了会心的一笑,他这是第一次觉着狼这种凶残的动物,也有可爱的一面。

    “咦,这是什么?”

    将狼崽抱起来之后看到他的嘴里还叼着什么东西,好像是一本书。

    “难道是厉害的武功秘籍?”心中一阵激动,不会运气这么好吧,看来果然是好心又好报啊。

    将小狼嘴里的那本书拿了过来,开始翻阅,刚翻开几页就让龙弓子失望了,整个书里面写的全部都是一些看不懂的文字。根本就不知道写的什么东西。

    不过龙弓子还是将书踹进了兜里,他的脑海中幻想着肯定是本厉害的秘籍,为了掩人耳目才故意写成这样的。

    点了点头:“嗯,肯定是这样的。自己不认识,不一定别人都不认识,到时候总会有用得上的地方。”

    然后看了看这头小狼,越看越觉得可爱,直接将它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小狼就这样趴在龙弓子的怀中,感觉极为惬意,用爪子挠了挠自己的头,还灵性的打了个哈切,安逸的就睡了去。

    一转眼就到了第二天清晨,这山洞里面的火已经熄灭了,龙弓子第一个醒了过来。

    别看光释这谁在这,看上去也还睡得挺香的,龙弓子看着她那样子,口水都流出来了,不禁有些想笑。

    之前在那石堆之上还留了一个小口,外面的阳光透过小口照射进来。在这山林之中,叽叽喳喳的鸟叫声显得很是清脆,

    看着不禁让他想起了自己以前在山上的时候,也是能够听到这动听的鸟叫声。

    “也出来这么久了,是时候找个时间去回去了。”不过转眼一想,自己好像现在自己身上还有很多事情啊。

    随着龙弓子的,那头小狼也醒来了,龙弓子笑着将他放下,看这样子这小家伙昨天睡得还挺舒服。

    小狼也很乖巧的没有在打扰龙弓子,回到而来自己原来的地方。

    将光释叫了醒来。

    “走了,我们也应该出去了。”

    光释还有些不愿意醒来的感觉,睡的迷迷糊糊。一抹嘴全是口水。瞬间就清醒了过来,看着龙弓子直盯着自己,这才意识到了不对劲。

    完了完了,自己这丑态肯定都被龙弓子看到了,想到这里整个人都变得不好了。

    “别看了大小姐,你赶紧整理一下吧。”

    赶紧将自己整理好,有些幽怨的看着龙弓子。

    朝现在这这个情况看来,轰碎这石堆是不可能了,只能一块一块的般下来。还得小心翼翼的,别将外面的狼群惊醒。

    这样的体力活也只能龙弓子来做,还别说,这些破石头真心重。

    好不容易才搬开了一小半,但能出去就好了,龙弓子先钻了出去,然后将光释也接了出去。

    外头的这些狼群,就像他所想的那样,大多数都都还在睡着,只有一些被他们的动作给惊醒。

    同样背起光释,一个梯云纵就冲了出去,那些狼群也没有再追上来了。

    到了白天,有光亮了就好说多了,一路也没歇息,直接将光释送出了山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