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现在这里就安全了,你先回去我还有点事情,等会就追上来。(书=-屋*0小-}说-+网)”

    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之后,光释本来还想劝他的,但是自己也是个同情心泛滥的人,只能叮嘱道。

    “那你一定注意安全,我会在城门口等你。”

    这深山当中,想要找到一些草药,那是很简单的事情,跟着泽帆混了一段时间,虽然那些珍贵的药材并不认识,普通的草药还是能够分辨几分。

    采集完了一些简单的草药之后就顺着路线往狼洞赶去。

    再一次来到洞口的时候,狼群已经都进去了。顺着洞口再一次的爬了进去。

    里面的狼群然后看到是龙弓子虽然眼神有些警惕,但也没有像昨晚那样疯狂的举动,狼王依旧还是躺在哪里,啼叫了一声,这些狼群纷纷都给他让出了一条路。

    拿着草药直接来到了狼王的身边,先是查看了他的这些伤口,看上去比昨天好多了,还在慢慢的恢复。只是光这样下去,想要愈合的话还得要很长一段时间。

    将这些草药直用两手合着内力揉碎,然后将这草药直接敷到了狼王的伤口之上,

    这一切都做好之后,龙弓子站起身来擦了擦额头,十分满意,只要涂上这些草药,应该就会很快的好起来。

    龙弓子想过去摸一摸狼王的头,没想到狼王竟然突然一下抬起头,竟然在他的手上轻咬了一口,龙弓子大怒,没想到这么想方设法救你,还反过来咬自己,果然畜生就是畜生,恨不得一下将它直接打死。

    扯出手进退开来。刚想却看到狼王的眼睛当中留下了几滴泪水。

    狼也会流泪?

    这让龙弓子心头有些颤动,虽然不明白狼王的举动,但能很清楚的感觉得到它对自己绝对没有恶意。再一次将手伸过去,果然狼王这一次却是在伤口上一直舔个不停。

    对于龙弓子来说,这点小上还还不碍事。

    只是留下了一道小小的疤痕。

    既然这边的事情解决了,那就赶紧回去吧,光释还在那里等着呢。

    在离开这山洞的时候还回头看了里面一眼,才转身离开。

    离开了山洞之后,龙弓子就直接下了山,也正好在城门口找到了等待他的光释。

    打算一同先回紫罗兰,却被城门门口的官兵拦住了,毕竟龙弓子两手上面还有血迹,也浑身脏乱。

    “你们两个,等等。”官兵走上来盘问道

    看了自己这般模样,想来被查也很正常,只能谎称说,昨天晚上再来的路上被野狼袭击了,经过一番搏斗才将狼杀死,正好将手上的狼牙印露了出来。

    这牙印的确像是被牲畜所咬,但你凭你这小小年纪,连自己都不敢,会是跟狼搏斗?别说杀死,连逃跑都很困难。

    官兵还是有些不信。

    龙弓子只好小声的说道,他是武当派的弟子。然后小小的“露了两手”官兵才放他们过去。

    走在了了扬州城的大街之上。

    “不错呀,我这一招你可是学的活灵活现啊。”光释赞赏道。

    龙弓子摸了摸头:“好了,我们赶紧先回去吧,你也不看旁边的人都离我们敬而远之。”

    两个人回到紫罗兰的时候,自然不敢光明正大的走进去,昨天晚上一夜没有回家,要是被父亲抓住了,那可别

    还是老地方,从花园“嗖”的一下就翻了进去,今日比平日还要显得鬼鬼祟祟,毕竟两人这会可以说是做贼心虚了。

    从草堆中走出来,刚想拐角往走廊上走去,就听到了一个让人震惊的声音。

    “你们两个给我站住。”

    “嘶。”

    听到这个声音,心里一下提到了嗓子眼,龙弓子倒吸一口凉气。

    转过身来,没错,这个人果然就是光中麒,这下被他逮了个正着。

    龙弓子连忙将手放在后头,要是让光中麒看到手中的血迹就不好解释了。

    “哼,你小子,当我紫罗兰是自己家不成,说来就来?说翻就翻?”光中麒的表情十分严厉,冷冷的看着龙弓子。

    “爹,不是这样的。”

    光释还想替龙弓子解释什么,光中麒一下子就打断了她的话。

    “闭嘴,别以为你就没有事,等会再来教训你。”

    一句话,吓得两人都不敢在多说什么。

    “大晚上的,孤男寡女一夜不归,成和体统?还以为是小孩子?看看你们也都十六七岁了,还这么不懂事理?”

    光中麒说着说着鼻子突然嗅了嗅,眉头一皱。

    “你们昨晚到底干什么了去?身上怎么有一股骚臭味?难道是掉狼窝了不成?”

    听到这个,两人也只能无奈对视一眼却不敢开口说话。

    “算了,你们先去清洗干净,再到大厅当中来找我。”

    这样他们也松了一口气,尤其是龙弓子手上还有着血迹,赶紧离开了这里,回到房里各自洗了一个澡,光释昨天熟睡了之后还是很舒服,可毕竟是睡在了,现在浑身还有些酸疼。

    不知道为什么龙弓子也跟着光释一起规规矩矩的来到而来大厅之中。

    最近事情也很多,本来就让光中麒,这两个人还这么不省心。

    “好了,你最近这段时间就被往外面跑了,你也知道我们花紫~”说道这里光中麒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话,不过一看是龙弓子:“罢了,罢了,想必我女儿什么都已经告诉你了,我也就不遮掩了,这段时间你应该只是是非常时期,但如果你敢透露半点关于我们的消息,就算是有你三叔那样的人保护你,我们也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的”

    龙弓子吓得一惊,这话说得有些严重了。

    “是,这件事情就是死也不会将这件事情说出来的,您就放心。”

    光中期点点头,他相信女儿的眼光,当然他自己对龙弓子也有一种莫名信任,总觉得这小子以后肯定不简单,要是自己女儿能够嫁给他,也算是了却了自己的一番心意

    “小子,最近花紫会的事情很多,也都是麻烦事情,你们心里应该也明白,现在还不是你们谈情说爱,儿女私情的时候。”

    “爹。”光释急嗔道。

    本来光释还在好好的听着教训,爹爹这到底是怎么了?尽说一些不修边幅的事情。

    “你别说话。”光释一想说话,光中麒就打断了他。

    “最近你们那个稳重的小子走了,你们两我也不放心,过段时间我们花紫会定有大事发生,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带到花紫会里面去,不准你与这小子出去了。”

    一听这话,光释就急了:“爹,你怎么又这样?你也看到了,这一路我们不都是好好的吗?”

    “你先听我把话说完,这一次我总觉得花紫会将会遇到百年的大劫难,所以根本没有时间顾忌到你,只要这一段时间你老老实实呆着花紫会,挺过了以后,你想出去玩我都不限制你,怎么样?”

    “这?”一听到以后,光释有些犹豫起来,看向了龙弓子。

    龙弓子思考了一下,觉得光中麒这番做法肯定有他的道理,也劝了起来:“光释,我觉得这一次,你就听罗伯伯的吧!”

    “这段时间也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而且还有更多的事情等着我们,有些事情你不知道,但罗伯伯应该知道,我连自己都不一定能够保护得了,更何况保护你了。过段时间我也要先回武当派一趟,自己手头也有一些事情要办,等我全部都解决之后,亲自去花紫会做客,将你接出来,你看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