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城主府就想到了欧阳寒雪,说句心里话吧,这欧阳寒雪还真的挺漂亮的,为啥就偏偏得罪了她,不然的话要是能交个朋友也好啊。

    也不知道她拿到剑之后会是什么想法,唉,现在还是不求跟她做什么朋友,只要不再继续针对自己就万分满意了。

    脑海中这么想着,刚想离开这里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这城主府上面有几道黑影窜过。

    “等等,事情好像有些不对劲。”龙弓子心中大惊,果然,他就知道今天晚上绝对会有事情发生。

    示意自己的马儿不要乱动,这匹马还是很有灵性的,能够听得懂龙弓子的意思,脸喘息的声音都小了一点。

    龙弓子也紧紧的贴着墙边,那些黑影应该是在自己的上方,这个位置的话应该不会发现自己。

    能感觉到这人影不止两道,而是两道两道一批批的掠过,来的人非常之多,难道是有什么势力,或者什么组织密谋的想要对城主府下手?

    躲在墙角边上瑟瑟发抖,他现在也不敢露出半天动静,万一被发现了,自己很可能就会跟着遭殃。

    这些人可不会管你是什么路过不路过,俗话说得好:只有死人才不会说真话,他们这种见不得事情又怎么可能会让外人或者看到。

    他的心中现在有些乱,因为毕竟这里可是欧阳寒雪的家,要是真的像自己想的那样,这群人万一真的得手了,会发生什么他很清楚,一想到吴浩的遭遇,他的心里便不是滋味。

    那天晚上的事情他他是眼睁睁的看着,不想今天晚上再看着事情再一次发生。

    可是现在自己一个人出去就肯定是送死还是先躲在这里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吧。

    在这墙角等了大概好大一会,里面终于是传来的动静。从围墙外面能够瞬间看到城主府里面一下变得灯火通明。

    倒不是传来的打杀的声音,而是随着一阵整齐的脚步声后,传来的好像是着欧阳城主的声音。

    “什么人赶在我城主府撒野?”

    龙弓子一愣,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这欧阳城主早就预料到了这些人会来,在这里等着他们不成?

    对啊,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可能啊,自己是把这城主府想的太简单了,这可不象是吴清平的吴家,在这天雪城的城主,多多少少有些底蕴。

    这么一想的话,龙弓子算是稍稍放心下来,既然城主早有预料,那再怎么说自己的安全还是有了保障。

    打算接着躲在这里,今天晚上说不定还能听到一些什么重要的消息。

    “欧阳海,好本事啊,你是如何知道我们要来的?”这个时候再房顶上面传来了一道沙哑的声音。

    说话的是一个黑衣人,整个人和面都包裹的严严实实,从他的声音和眼角露出的几道皱纹能够判断出应该是一个老者,而站在他身后的更是数十个黑衣人。

    欧阳城主冷哼一声,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质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来我城主府到底有什么目的,要是不乖乖交代的话,可别怪我不客气。”

    “哈哈!欧阳海,我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我们要来的,但你真以为你能让我们乖乖听你的话吗?”黑衣人也丝毫没有怕他的意思,反倒是一丝讥讽。

    “阁下不领情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动手!”欧阳海厉声道。

    站在欧阳城主身边的两个护卫立马使出轻功,一个跟头就冲像了那个领头人。

    黑衣人丝毫不慌乱,站在原地伸出手掌,两个护卫一人一掌与之两掌对上,不过黑衣人一下就把那两个护卫打了下来,震得后退了好几步。

    最后还是欧阳海从后面撑住了他们才听了下来。

    那两个护卫看了看自己刚刚那只跟黑衣人对过的手掌,已经变得一片紫黑一片,马上就要向手臂处蔓延。

    “不好,有毒。”那两个护卫脸色大变,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欧阳海震怒一声:“快点将手斩断,不然命都没了。”

    其中一个人有些不舍将自己手臂斩断,站在原地有些犹豫,哭丧的喊道。

    “城主,救救我,我不想死,不想失去手臂啊!”

    可就是这短暂的时间,毒性从手臂直冲脑子,没过多久就倒在了一旁浑身抽搐了几下,就直接死了。死的时候七窍还在留着血。

    而另外一个人再听到欧阳海的话瞬间拔出自己的剑,快刀下去,将自己的手臂硬生生斩落在地。虽然显得十分痛苦,但好在是保住了性命。

    整个手臂的血液都完全是变成了黑色。

    “大家散开一点,千万不要碰到这血液,有剧毒。”欧阳海脸色一沉,这个人好狠毒。

    听到这话,众人纷纷退开,不敢靠近。

    “哈哈”黑衣零头人放声大笑道:“欧阳海,你的手下不想死也得死啊!”

    欧阳海的脸色愈发的阴沉:“你是邪教中人?手法竟然如此狠毒。”

    “不敢当,不敢当,承蒙欧阳城主看的起啊。”黑衣人大笑道,很是张狂。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黑衣人接着到:“本来嘛,其实也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要欧阳城主跟我们走一趟罢了,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的招待你的。但是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我想知道到底是谁透露消息给欧阳城主,知道我们要来的。”

    说着黑衣人的眼神力露出一丝狠色。

    “这个人我可以告诉你。”反手指了指地上:“这个人不就是在这里,就是这个死的人,刚刚一掌被你打死了,你要是想要知道什么的话尽管问他就是。”

    “你!”黑衣人一怒,随即冷笑下来:“好,好,不愧是欧阳城主,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也没有话说了,还请欧阳城主跟我么你走一趟吧!

    虽然没有看到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听这话就知道,局势又变得紧张起来。好像对城主府的人不利啊,龙弓子有些坐不住了,自己要不要先趁着他们僵持先开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