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弓子眼睛一转:“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悄悄的进去看一眼就出来,不告诉任何人不就好了,这样你爹怎么可能知道?”

    “不行。”

    看着龙弓子这眼神,宇文乐连忙把头偏过去,一副你什么都别找我,我反正不知道的意思。

    这小子看样子不好搞定啊,龙弓子心中一琢磨,得想个别的法子。

    “小子,你身堂堂总督府的小少爷,大名鼎鼎的小都督,有这么大的本事,现在整个总督府就你最大,就你说了算,你就不能想想办法什么的?”

    龙弓子实在是想看看到底关了个什么人。小孩子嘛,肯定是爱听好话,随便夸两句就行了,想要搞定这小子,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本想着宇文乐已经开始上了天,很快就会告诉自己,没想到又是传来了两个字。

    “不行。”

    龙弓子愣了一下,拒绝的这么坚决?难道这个里面的关押的人这么重要?这话让龙弓子越来越好奇。但是转眼想了一下,其实自己这样为了私欲一直为难宇文乐好像有些太过分,要是下一招还不管用的话,那自己就算了。

    “唉,好吧。”龙弓子深深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只能等会就离开扬州城,去别的地方玩了。”说着一副欲要离开这里的意思。

    一看龙弓子要走,语文了果然一下就急了:“哎,大哥哥,你真的要走啊。”

    回头看了一下这小子的眼神,眼神当中的确流露出的是真切的不舍和挽留,龙弓子心中突然有些愧疚,他还只是个孩子啊,算了,既然这样。

    “那我尽量试试吧。”

    宇文乐无奈,迫于龙弓子的淫威之下,只能带着他下去看看,在他眼中龙弓子可是好不容易才来一回,要是走了真的的就没有人陪自己一起玩了。

    本想不再为难他,心中的话都已经到了嘴边,却听到宇文乐传来这样一句话。

    龙弓子转过头坏笑一声,然后就带着宇文乐一起来到了这地牢的大门前,这里它可以说是很熟悉了。

    走到门前,有两个门卫把守再前面,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显得很严肃的样子。

    看到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让龙弓子心中暗惊,这两个门卫的实力非常不简单,就感觉自己就算是将所有的本事都使出来都不一定能打败他们。

    难道里面关押的人这么重要?虽然只有两个人,但也可以说得上是重兵把守了。

    “小都督,这里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还没等两人走近,其中一个门卫就先开口道。

    此人表情甚是严肃,满脸络腮胡,手上持着一柄大斧子,看上去就是那种凶狠之人。

    龙弓子此时都有些怯场了,心中有些后悔下来,都想要拉着宇文乐上去了。

    “我不是来玩的,能不能然我进去看看里面到底关的是什么人?”宇文乐开口说道,他只是转达龙弓子的想法罢了,也并没有在意那么多。

    那这话一出反正龙弓子是听的心中紧张起来。

    果然络腮大汉眼神一挑,自上而下打量了龙弓子一番,然后缓缓开口道:“小子,你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

    龙弓子脸上表情一阵难堪,被这大汉的气势给震慑得有些慌乱:“我,我之前被关再里面过,就是回来叙叙旧的。”

    说完这句话后,龙弓子恨不得一掌拍死自己,哪还有这样的说法。

    “哦?你之前还被关在这里面过?”:另外一个把守的人也朝着龙弓子看过来,开口道:“那你还真本事不小啊!”

    此时听得出这两个大汉对自己有些敌意,而自己却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

    宇文乐反正不知道他们再说些啥,看着这两人有些墨迹,天真的说道:“你们快把门打开,让大哥哥进去看看吧,这样他就能留下来陪我一起玩了。”

    两人回过头来看着宇文乐,有些犯难:“小都督,此人来历不明,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目的,虽然不知道为何会跟您在一起,但是宇文大人嘱咐过我们绝对不要让任何人进去,还是让我们将他抓起来好好审问一番吧。”

    这个时候宇文乐不干了,他想着他们要是这么说大哥哥,万一把他气走了,那就没有人陪自己玩了,里面嘟起小嘴显得十分生气:“这可是我大哥哥,上一次就是他救了我的命,我父亲也认识的,你们要是敢抓他,我绝对会叫父亲定不轻饶你们。”

    这样一说,上一次蓝河山之战他们两个是没有过来的,如果他们上次来了的话应该会认识龙弓子,但他们多多少少也都听说了这件事情,小都督这么一说,这两人想起了什么。

    两人看龙弓子的眼神变得和气了一些。

    宇文乐又催促道:“你们赶紧把门打开。”

    “这!”两人对视了一眼,不知道如何是好,虽然他们不认识龙弓子,但眼前这个小孩可是自己的小主子啊,以后等宇文大人退位后,自己还要忠心辅佐眼前的小主子呢。

    思考了片刻之后对着龙弓子说道。

    “小子,你真的想进去看看?”络腮大汉这下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从他的语气当中转变成了一丝玩味。

    龙弓子一愣,没有想到这下变得如此好说话,倒没有注意道他们语气。

    这人吧有时候就是贱,之前听说的时候想方设法想进去看看,还不要脸的拜托宇文乐带自己进去,这突然直接让自己进去了,倒有些变得有点心虚。

    站在原地显得有些犹豫不决。

    “怎么,你到底进不进去,要是不进去的话,再求我们就没有机会了。”大汉催促道。

    龙弓子看了看宇文乐,又看了看这地牢的大门,眉头锁了一下,沉声道:“我还是进去看看吧。”

    络腮大汗嘴角一扬,似乎很是满意。

    “一柱香时间,要是超过了这时间还没有出来,那你就再一次在里面呆一段时间,到时候等宇文大人回来发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