络腮大汉缓缓的的把门打开,从旁边的护栏上面递了一盏灯给龙弓子。**shu05.com更新快**

    “进去吧!那个人被关在了最里面的那一间房。记住一点,你在里面所看到的任何东西,都不一定就跟你想象的一样,还有,今天在里面看到的任何东西千万不能到处乱说。”

    龙弓子点了点头表示明白,转头就要先进去,而宇文乐也跟在了他的身后准备一起进去看看。

    “等等。”络腮大汉又叫住了龙弓子:“你可以进去,小都督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进去。”

    宇文乐小脸一愣:“为啥我不能进去,不行,我也要进去看看。”

    络腮大汉此时对宇文乐倒是毫无办法:“小都督,这,这里面的东西你不能看。”

    然后朝着龙弓子使劲的使眼色。

    龙弓子一看瞬间就反应过来,拉过宇文乐:“你就在外面等我,我进去看看就出来,出来之后就直接带你去玩。”

    这么一说的话,宇文乐果然不闹了:“大哥哥,那你得快点出来。”

    “嗯”龙弓子应了一声,反身就走了进去。

    在龙弓子进去之后大汉就从外面将铁门锁了起来。

    龙弓子也没有太在意,提着灯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进去之后就一股难闻的气味铺面而来。

    仔细嗅了嗅,这是腐臭味?哪里来的这样的味道?

    往里面走去,感觉脚下有些滑,就像是踩在了青苔上面。这里面怎么变得这么潮湿?这七位应该也是这潮湿引起的。

    记得上一次自己被关在里面的时候,也没有这样啊,而且地牢里面哥哥墙角都挂满着灯,很难想象怎么会变成这样。

    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看了一眼这扇铁门。

    果然如此,这扇地牢的铁门之前是开了一个口子的,当时记得自己还在跟那个给他送饭的人隔门呼喊,现在将他封闭了,里外不通风,又这么阴暗,难怪这里面会变成这样。

    难道这个人就这样一直被关在里面不成?在这样的环境下面让关在里面的人到底要怎么活?

    龙弓子朝里面走去。

    “在最里面那一间。”嘴里碎碎念着,来到了地牢的里头:“应该就是这一间了?这个人应该就关在里面吧!”

    咦,还真看到一个黑影在里面,不过好像是被拴住了,可以听到这铁链的在地上拖动。

    打算将灯抬起来,好看看此人到底是谁。

    “啊!”一声尖叫传来。

    当看清楚的面目的时候,龙弓子面色直接吓的扭曲整个人直接瘫坐在了地上,灯也掉在了旁边。从这洒落的灯照在他的脸上,可以仔细观察得出龙弓子整个面色已经煞白。眼睛不断的睁大,喘出的气都是一段一段的。

    “怎,怎么可能!”声音变得无比颤抖。

    站在外面的宇文乐好像听到了什么:“哎,里面是不是大哥哥传来的大哥哥的叫声啊。”

    “没有,没有,小都督肯定是听错了。”络腮大汉脸上一阵汗颜,还好这铁门厚实,隔音效果不错。

    眼前的人浑身血迹斑斑,左眼,左耳耳朵各被割了一只,左边的脸上的颧骨直接被剜去。四肢虽然还在,但都不是完整的,总有手脚上面少了几根趾头,而且没有头发,并不只是简单的剃掉了而已,就感觉像是将他整个头皮拔了出来一般,只有嘴吧被完好的堵上,整个面目十分狰狞,显得无比骇人。看着此人的面目,胃里突然一阵翻滚,让他忍不住有些想吐。

    这到底是什么人做的,为何如此残忍?为何又被关在了总督府的地牢里面,一大堆问题接踵而来,此时龙弓子的脑袋里面已经完全乱了。

    喘气的节奏慢慢的从间断变得大口起来,通过这大口的喘气,现在龙弓子需要想办法镇静下来。

    震静下来之后,龙弓子还是又瞄了一眼,想看看此人到底是什么模样,虽然还是很吓人,可这个人即便是这样怎么还是感觉如此熟悉。眉头紧皱可就是想不起来到底是谁。

    “看完了吗?再不出来的话,就要把你关在里面了。”这个时候外面传出了络腮大汉的催促。但这个时候跟他之前说的一柱香时间还没不到一半的时间。

    龙弓子也不多做逗留,听到催促后就立马直接走了出去。

    出来之后果然不出络腮大汉所料,一股惊魂未定的表情。但他更多的还是在想这个人到底是谁。

    “小子,看得满意了吧。”

    还不等龙弓子开口,宇文乐就凑了过来:“大哥哥,大哥哥,里面到底有啥,你给我说说呗。

    原来这小子之前不进去打的是这个注意,自己不进去反正到时候问大哥哥就行了。

    “里面啊,里面也没啥,就是关了个人,披头散发就跟鬼一样,可吓人了,我也没有看清到底是什么人,要不你进去看看?”

    宇文乐一听小脸脸色一变:“不去了,不去了,我们还是赶紧上去吧。”

    跟两个门卫还是表示了谢过之后,龙弓子就带着宇文乐走了上去,上去之后他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这个人到底是谁?

    对了,说不定叶欣师叔知道一些什么事情,以他的身份应该不会什么都不管的。到时候再去问问他,现在还是先安排好宇文乐这个小子吧。

    “走,小子,带你去外面吃点好吃的。”

    “好呀,好呀!”

    宇文乐的确还是个小孩子,一听要出去,差点高兴的要跳了起来,推着龙弓子就往外面走。

    扬州这地方反正从来不缺美丽的景色,不缺好玩的地方,不缺好吃的地方。

    带着这小子在这扬州城走,路过那条老街的时候,果然不出龙弓子所料,陈余老头已经又在原地“打坐”。

    不过此时他好像眯着眼在打瞌睡,所以并没有打扰他,就接着往前面走去。

    今天自己的主要任务就是把宇文乐这小子带开心喽,当然龙弓子自己也同样是一个非常爱玩的人,难怪这两个在一起能够玩的这么合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