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一眼旁边的宇文乐?转念一想,这个人该不会是得罪了这小子的父亲吧?

    这么一来非要说的话也只有这样一种解释了。

    此人在不小心的情况下得罪了宇文海,作为一个堂堂总督大人,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他,毕竟自己的权利这么大,一怒之下将此人弄成这样还将他关在自己的府上。

    但是这样做也太过分了些,连他的家人都要殃及,没记错的话,上一次龙弓子过来的时候,这个人家的小宝宝才刚刚出生吧。

    难道宇文海暗地里是这么心狠手辣的人不成?也不能说心狠手辣,这就是在当官之人面前所谓的手段不成?权力到了一定的地步,这些东西可能也就看得很淡了,在他眼中可能就是很平常的事情。

    不过反正在龙弓子心中这样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去做的。

    算了,还是在没有弄清楚事情真相或者掌握进一步证据的时候不要乱下决定,到时候再看看吧。

    “大哥哥,你说到的带我出来玩的呢?现在就是带我来到这么一个破地方?”

    想到这里,耳边传来宇文乐声音,回过神来才想起头疼的事情要来了,自己这回要怎么解释才好呢。

    “这!”正当龙弓子绞尽脑汁的时候,眼神一凝,感觉嗅到了一丝危险。

    “小心。”

    一把将宇文乐护在了身后。

    一头巨狼从自己刚刚下来小路之中一把窜了出来,来到了龙弓子和宇文乐的面前。眼神死死的盯着两人。

    此时的宇文乐突然看到这么大一头狼,直接被吓哭了,躲在龙弓子的身后动都不敢动。狼这种动物对于小孩子来说永远都是最可怕的。

    “大哥哥,这下怎么办啊?”自己这一趟可是专门出来玩的,要是被狼就这么吃了,那真的要哭死在这里。

    在宇文乐眼中,大哥哥也是很厉害的,想必一头狼,虽然体型这么巨大,但还是可以对付的,

    不过紧接着随之而来的却是一大片的狼群,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出来的,硬是将两人被包围在了其中,让宇文乐这小屁孩眼中近乎绝望。

    龙弓子可不会像宇文乐一样遇到事情就哭,仔细看了一下这一头狼,他好像认识,这不正是上次自己来这里的时候阴差阳错救下的那一头狼王。

    不过他现在心中也没有底,是个人都知道狼是一种凶残的动物,自己是救了它,上一次看来这群狼对自己也没有恶意,不过也过了这么久了,难道还认识自己不成?

    狼王直接朝着龙弓子冲了过来,宇文乐吓得都闭上了眼睛,死死的抱着龙弓子的腰,他只想着大哥哥能够抱着他一起飞走。

    可龙弓子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到要看看这头狼会怎么做,就算是真对自己有恶意,以他的实力一拳就可以轰死这头畜生,然后再用梯云纵带着宇文乐跑掉。

    狼王来到了龙弓子的面前,果然就像龙弓子想的那样,只见它亲轻轻趴在了龙弓子的脚下,用头蹭着他的身体。显得极为亲密。

    龙弓子笑了,果然对自己没有恶意,摸了摸狼王的头,他的心中也是感概万千,没想到这群动物都这么记得自己的恩情。

    这群狼难道是闻到了自己的气息然后找寻着过来的?不会这么有灵性吧。看了看眼前的狼王,心中竟然有一种将它们当作朋友的感觉。

    “臭小子,别哭了,鼻涕的全擦在我身上了。”

    宇文乐感觉这大哥哥一直没有动,还以为自己要被吃了。还是死死的抱着他,眼睛一直不敢睁开。

    龙弓子无奈从身后直接将这小子拎了起来,提到了狼王的身边:“你小子胆子原来这么小,还是不是男子汉了,你睁开眼睛看看,这头狼对我们没有恶意的。”

    这一下宇文乐才缓缓的睁开眼睛,眼神种仿佛看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情,好像真的没有事情。

    “大哥哥,我能摸摸他么?”

    龙弓子笑着点了点头。

    宇文乐慢慢的凑上前去,小手战战兢兢的伸出,这狼王头随便动了一下,立马吓得屁滚尿流,小手收的飞快。看了龙弓子是笑开了花。

    “没事的,你看你这怂样。”

    也可能是被龙弓子这么一激,宇文乐是鼓起了全身的胆量凑到了狼王的面前迅速的摸了一下。

    好像还真的挺软,有了一次之后第二次倒是没有那么怕了。直接蹲在了狼王的面前,在它身上的皮毛上抚摸起来。

    周围的狼群渐渐的也都围了过来,把宇文乐包在了其中,

    这小子胆子越来越大,这头狼摸一下,那头狼摸一下。根本就忘记了自己之前是被吓成了什么样子。

    龙弓子也看得很惬意。

    “哎,你小子注意点。”

    话音未落,没想到这小子竟然特寸进尺,竟然直接骑到了这头狼王的身上。好在这狼王也感觉挺乐意的样子。

    “大哥哥,大哥哥,你之前说要带我来玩,肯定就是跟这群狼一起吧,太好了,我实在是太高兴了,大哥哥,你真厉害。”此时的宇文乐脸上极为天真。

    “噢?哦,对对就是这个来着,之前还以为你怕,想给你个惊喜的,怎么样,还满意吗?这可不是一般的人能够有这样的机会哦。”这下好了,本来还想着要怎么解释,被这小子自己给圆了回来。

    看到这些狼群,突然想起了什么。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哎呀,我怎么把这个事情给忘了,上一次这些狼群送了自己一个礼物,就是那一本什么都看不懂的秘籍,一直放在包袱里面都忘了,自己回山上的时候要是能够拿出来让大叔他们看看上面到底写的什么就好了。

    看来之能等到下一次回去的时候在问问大叔他们把。

    这宇文乐是跟狼群打成了一片,自己身边也围绕了好多的狼,龙弓子干脆了坐了下来,任由这些狼往自己身上蹭,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让着小子在这里多玩一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