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我们该回去了。”龙弓子起身放下了一头抱起的小狼,对着宇文乐说道。

    不过看宇文乐这样子,明显没有尽兴。看得出他很喜欢这些“凶残”的动物。但没想到与宇文乐竟然很乖巧的从狼王身上下来,来到了龙弓子的身边。

    “大哥哥,要是我下次还想来找它们玩怎么办啊。”

    龙弓子白了他一眼:“没有我带着的情况下,你想都别想。”

    话刚说完就看到宇文乐眼神当中的失落,但看在这小子今天这么听话的份上,又说道:“好了,下次有机会在带你过来吧。”

    刚说完果然一下子就变得乐呵起来。唉,善变的小孩啊。

    两人就这样回到了总督府,跟这些狼接触久了之后,当时可能感觉不到,但回来之后就闻到了一股狼身上的臭味,所以赶紧去清洗了一番。

    下午的时候叶欣师叔过来了,玩归玩,宇文乐这小子的功课还是不能落下。所以下午就只有龙弓子一个人。

    现在有时间再去紫罗兰看看吧,说不定罗伯伯已经回来了。

    又来到了紫罗兰门口了,上一次罗紫吩咐了过后,这两个看门的人也是牢牢的记住了他,所以不但没有阻拦他,还在看到龙弓子来了之后主动把他请了进去。

    龙弓子没办法,只能先到里面去看看,不过罗伯伯并没有回来,也不知道他有什么事情去了。光释不在,罗伯伯不在,感觉也是白进来了。不过当走到大厅的时候还是碰到了另外一个熟人,那就是光释的二叔光中麟。

    看到此人又想起了那个下人的事情,上一次离开他们家的时候那个下人透露给了自己和光释关于光中麟的消息,虽然不知是真是假,他们还是转告给了罗紫,也就是光中麒。

    对于自己来说,消息反正带到了,之后怎么处理那是紫罗兰或者说花紫会自己的家事,按照光中麒的性子这样的事情肯定会处理,不过从现在看来,但看样子那也只是谣言罢了。

    上前打了一声招呼,显然光中麟有些意外龙弓子会出现在这里。

    “光伯伯,罗伯伯什么时候回啊?”

    不知道为啥这样叫人的方式总感觉有些怪,连光中麟也有点这么觉着。

    “他去谈生意去了,怎么说也要陪别人吃完中饭才能回吧,怎么你找他有什么事情吗?跟我说也是一样的。”

    龙弓子点了点头,确实如此。

    “对了,光伯伯,我想去花~”本来是直接说去花紫会,但这个花字刚刚出口,龙弓子瞬间就反应了过来,连忙改口道:“哦嚯,对了这段时间没有钱了,想花些钱。对对对,花些钱。”

    还好自己反应快,不然就暴露了。

    紫罗兰只是花紫会在江湖当中的掩饰,在紫罗兰当中当然不可能全部都是花紫会的人,其中还是有很多下人只是普通百姓而已,也不乏其他的竞争对手安排在这紫罗兰当中的人,要是在这样大庭广众之下传出去的话,肯定不会有什么好处。

    这小子,反应很快啊。光中麟心中暗自赞叹,他心中也暗自猜到了龙弓子要说一些什么。

    “原来是没钱用了啊,你跟我来吧。”说着就转身离开了大堂。

    周围的那些下人现在已经把龙弓子当成了一个好吃懒做只会张手要钱的少爷。之前也没有看到过他,可能是哪里来的远房亲戚吧。

    来到了房间里面,光中麟说道:“你刚刚想说什么?”

    龙弓子认真的答道:“光伯伯,我想去花紫会找光释玩。”

    “噢?那这个事情还是要等大哥回来在商量了。这之前你就先在这边休息吧。”

    果然这个事情不是什么小事。龙弓子也没有多说什么,反正现在也不急,光中麟之后给他安排了一个房间。然后就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一个人来到了房间里面,还是上次住的那一间房,一时间感觉好闲啊,都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

    其实想了一下,这段时间对练功这个事情有所疏忽,下午就在房间里面好好的打坐修炼吧。

    盘腿坐下,运气身上的太极神功。静下心来吐纳,一边打坐一边思考着事情。

    龙弓子现在感觉自己又变强了一些。现在的自己无论是剑法,拳法,轻功内功怎么说也有了一定的造诣。

    剑法上面的绝招有太乙玄门剑,还有自己悟出来的剑法绝学蝶恋花剑法乐剑式,拳法上面地拳就不用多说,第一招地若游龙就已经那么强了,说起来自己现在也可以试着去练一练第二式了。内功太极神功作为武当最强的内功当然也不多说,虽然自己能够修炼,但他知道这太极神功自己也就算刚刚入了门,太极神功的作用远远不止现在这些。

    算上去的话除了轻功相对来说差一点,这么一想的话,感觉自己还挺强的。

    其实还有很多自己在意的事情。自己对于境界这个东西好像不是很感冒,虽然大家都这么说三阶九境什么的。

    上一次自己突破的时候也是在这扬州城,当时还是宗青芷大哥在身边。

    按照自身的状况来说现在是在气武境这个阶段。的确在上一次突破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了实力的大大的提升。

    下一个境界就是极武境。也就是二阶当中的最后一个境界,也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到达这个境界啊。

    在想想光释当初说的也没有错,自己现在的内功已经与武学相结合,但说是要将武功修炼到极致才能达到极武境,这个什么样的地步才是极致就有些模糊;。

    可按照宗大哥所说,当你丹田当中的内力达到饱和甚至溢出的时候就差不多到了要进阶的地步,可现在的内力只能说够用,但绝对谈不上饱和,看来自己离下一个境界还有点远啊。

    不过为什么突然想起这些东西,是因为最近一段时间隐隐感觉到这太极神功在身体当中有了些细微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