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此人一步一步朝着自己逼近,龙弓子心中从慌乱开始变得惊恐。

    “等等,你要做什么,我是武当派的弟子,师傅是卓清真人,你也不像是邪教之人,真的要赶紧杀绝吗?”

    听到此话,那人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脸上竟然无耻的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噢?武当派的人吗?不好意思,在你使用轻功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江湖上鼎鼎大名的卓清真人的弟子,要是能够杀了,不知道卓清真人会怎么看,想想那真的是有意思啊。”

    什么?知道自己师傅的名号还是要下杀手?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

    “去死吧!”男子露出狰狞的面目,在龙弓子的震惊当中挥掌直接砸向他的脑袋,想着一掌将之拍爆,龙弓子在他眼中现在就是任他宰割的鱼肉。

    “地若游龙。”

    龙弓子最后一丝求生的欲望使他本能的施展出了自己现在仅仅能够使出的最强招式。

    这一招可以说是龙弓子底牌当中很强力的一招,一道内力化成的龙息正面轰上了对方的拳。

    男子根本就没有想到龙弓子还能施展出如此强力的一招,正面的掌直接赢上了这一拳地若游龙。

    一道内力的冲击波瞬间肆虐开来,久久才消散,龙弓子大口的喘着气,这一下加上之前使用轻功消耗的内力,现在可是累得不轻,就连全速逃跑的力气都所剩无几。

    周围一团的树被轰成了树渣,可对方看上去并无大碍。

    此人虽然没有受什么伤,但是手臂上的袖子一直到肩膀处全部都被震碎。

    脸上变得震惊与亢奋起来。

    “哟,你小子,这一招挺强啊。这武当派怕是没有这样的拳法吧。交出此拳法的秘籍,饶你不死。”然后眼神又眯了眯:“这么好的机会,想必你不会错过吧?”

    要数震惊,此时他绝对没有龙弓子震惊,自己这一招全力使出的地若游龙仅仅只是将袖子打碎而已,这个人到底实力是有多高。

    不过当龙弓子看清这人那一瞬间想要杀自己的露出那狰狞面貌的时候,他就知道,就算自己将秘籍给他,转眼就会杀了自己。

    这个人之前表现出一副一身正气的模样,实际上就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内心凶狠狡诈,到了无人额度时候就会露出凶狠的獠牙。

    想起在扬州城外的那群狼,龙弓子心中啐了一口,将此人与那群狼来比较,简直就是侮辱了它们。

    突然露出了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他的语气也阴冷起来:“就算是死,我也不会把任何东西给你的。而且我警告你,要是你今天杀了我的话,不但是你,就会连带你后面的势力一并消失在这人世间。”

    男子一愣,仿佛是听到了什么极为好笑的事情:“哈哈,看样子是不打算交出来了,你小子还真有骨气啊,既然这样,那我就等着你所说的,看看如何要我消失在这人世间吧。”

    慢慢的将手抬起,龙弓子也死死的闭上了自己双眼。

    这下完了,内心最后一点心里活动都来不及了。

    “嗖。”

    男子本来想一掌直接拍向龙弓子的天灵盖,突然本来竖着落下的手瞬间横向在空中怒抓。

    手掌慢慢的松开,一颗松果被他捏得粉碎。

    “什么人?”

    这时反应最快的就是龙弓子,立马睁眼退开,之前的确是有点绝望,但这一下感觉今天好像还能留下一条小命。

    看样子是有什么人来了?是为了救自己,还是跟此人有仇,不管怎么样,还有一线希望,最好是到时候打起来的时候,就趁乱逃走。

    男子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龙弓子逃走,不管是谁来了,先杀了他再说。

    隔空一记掌风拍向龙弓子。

    龙弓子回头,想全力挡下这一道掌风,他就不相信自己有太极神功护体,还能随便一掌拍死自己不成。

    不过一道熟悉身影挡在了自己前面替他挡下了这一招。他随即脸上露出了大喜之色,之前恐惧的愤怒的一扫而光,因为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人穿着的是一身灰衣。他可是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

    “又来一个送死之人吗?”

    灰衣男子淡淡的说道:“你还是把你另一个帮手一起叫过来,不然我不保证你今天会不会死在这里。

    “狂妄之人,那你先试试能不能在我的手下活下来吧。”

    男子双掌抬起直接杀向了灰衣人。

    “不自量力。”灰衣人根本就站在原地没有动。一道无形的屏障立在了他的面前。

    龙弓子看得一愣,这种模样的屏障,不就是当初朝歌掌门在跟自己二叔比试的时候用真气化出来的那一道屏障。

    男子奋力一掌打在了屏障上面。就好像鸡蛋砸到了石头之上,屏障丝毫没有破损,甚至自己还被反弹得不轻。

    退开之后的那人眼神当中露出了不可置信:“什么?你是归一境的高手?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跟你无冤无仇为何要对我出手。”

    灰衣人冷笑:“怎么,你能欺负一个晚辈,我就不能欺负你?”

    说着突然对着那道屏障一掌过去,他的手掌看上去轻轻击在屏障上面,从屏障的另一头迸发出一道强大的真气,直接将那人震飞。

    正巧那个俊俏模样的人来到了那人身后才将他接住。

    “怎么回事?”俊俏男子之前已经等得不耐烦了,这个人怎么如此墨迹,但刚刚赶了过来就看到了这样一幕。脸色变得阴沉起来。

    男子喘着气,脸色阴沉的说道。

    “什么?归一境强者,怎么可能?”

    龙弓子都看傻了,刚刚在在龙弓子面前不可抗拒,竟然被灰衣人直接得毫无还手之力。

    “敢问阁下到底是什么人?”此时俊俏男子站了出来。

    灰衣人并没有搭理他。

    可这俊俏男子还是死皮赖脸的搭上话:“阁下,这之间肯定是有什么误会,我肖凌峰多有得罪在这里先陪不是了,还望阁下您大人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