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俊俏男子竟然还说这样的话,龙弓子的心中是最气愤的。鬼才跟你什么误会不误会的。

    透过刚刚那狠毒男子露出那獠牙的一面,龙弓子心里已经把那个俊俏男子也当成了坏人,跟这样的人一起也绝对不是什么好鸟,而且估计这个人比男子还要阴狠毒辣,因为越是剧毒额度事物,外表越光鲜。这个人的气质实在是太符合这一点了。

    所以综合以上这几点看来,都不用再去证实,这两个人绝对就是想要陷害朝歌掌门的人。

    要不是自己现在实力不如两人,不然今儿着梁子肯定是结下了。

    “哼,跟你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说的,刚刚那人明显就是想要了我的命,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何如此恶毒。”龙弓子爬了起来,对着两人怒斥道。现在仗着这地府大佬在自己面前,他的胆子也大了起来。

    他能感觉到这灰衣人明显就是特意为了救自己才出手的,之前龙弓子心里想着应该是这两人其实是作恶多端得罪了不少人,遭到仇家报复什么的也很正常,但转念一想,要是真是这样的话,那灰衣人早就出手了,何必等到自己有危险的才出手?

    虽然不知道地府的大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何还出手对自己相救。但反正现在的状况看来,至少自己是安全的。

    俊俏男子面带着抱歉:“这位小兄弟,我这个师弟有失心疯,有时候会控制不住自己,刚刚肯定是做出了什么过分的举动,我在这里给你赔不是了。”

    龙弓子心中一句“我呸”,然后阴阳怪气的学着俊俏男子的的话:“哈哈,你说这话还真是有意思呢,不过你的解释好像并说不通吧。”

    “你。”俊俏男子没想道这小子嘴上功夫竟然这么厉害。但是此时碍着灰衣人的份上也不敢有所造次。

    而灰衣人此刻也不多说一句话,就静静的站在龙弓子身前听着两人对话。

    俊俏男子面色阴沉下来,这个小子难道很不简单啊,他的身份绝对不仅仅只是武当派的一名弟子。

    转头问向灰衣男子:“敢问阁下与这位少侠是什么关系?”

    灰衣男子还是没有回话,而是转眼看向了龙弓子,传来这个眼神意思示意让他来说。而且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的那种。

    龙弓子也是一愣,这地府大佬到底是要闹哪样?不过还是赶紧说道:“你管我们什么关系,反正你今天不给我一个交代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竟然还想杀死我,真是不长眼睛。”

    这个境界达到归一境的人竟然一直暗中保护这他,而且看这灰衣人样子,莫不成是主仆关系不成?这小子难道是是哪个强大隐世门派当中的少爷不成?

    “这位少侠,若是你不满意的,我愿意自断一臂表示歉意。还请少侠既往不咎。”

    深知其中的利害关系,俊俏男子没办法,只能说今天算是倒了血霉了,若真不付出点什么,那今天两人估计想活着离开都难。一条手臂换两条命,怎么说都是很值得的。

    自己都这么说了,想必要是讲江湖道义的话过后也应该不会再为难他们了。

    今天要是真的还要拼个鱼死网破。对谁都没有好处,

    反正是死路一条,先不说别的。以他们两个人的实力,他们只要集两人之力全力只要伤到龙弓子就行,要是真作为一个隐世门派的重要人物,在他们那些人眼中,那怕只是掉一根毛都要比自己的命值钱吧。

    “好啊,现在就断。断完你们就可以走了。”龙弓子想都没想就说到,他倒要看看这人到底会怎么做。

    听到龙弓子这番话,俊俏男子很满意。

    丝毫没有犹豫,眼睛都不眨一下,瞬间将剑拔出,抬手一闪,一剑斩下了自己的左臂。

    “唔”一声闷哼,然后赶忙将自己的穴位封住。

    “什么?”龙弓子震惊无比,他没想到真的会将自己的手臂斩断,果然狠啊,对自己都这么狠。

    ”少侠,我们可以走了吗?“俊俏男子此时的鼻息非常的沉重,可以看得出断臂之痛。

    龙弓子此时也说不出什么话了,只能点了点头。

    两人表示谢过之后就转身准备离开了。

    “等等。”

    这个时候灰衣男子开口叫住了他们。

    俊俏男子脸色一变:“阁下还有什么吩咐?”

    “之前他所说的那句话你们要记好了,要是你们今天杀了他,不只是你,连你们身后的任何势力都会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但凡你们要是伤了他一跟毫毛,像我这样实力的五十个人,不论你们在哪里都会将你们赶尽杀绝的。”

    此话一出,两人的心中何止是震惊,简直背后发凉,五十个归一境界的强者?那可是想都不敢想像,不说五十个,就是一个他们也惹不起,

    这到底是什么势力?这隐世势力实在是太可怕了,五十个归一境的强者完全可以把现在的江湖搅得天翻地覆。

    在他们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灰衣人又在他们心中补了一刀。

    “还有,你们跟朝歌比起来,实在是差太多了。逍遥派,哼哼。”

    说到这里,灰衣人便不在多说,这样就以就够了。

    不知道这话到底是何用意,可仿佛就已经将他们看穿了一样。

    “好了,赶紧滚。”灰衣男子不耐烦的道。

    两人这才仓惶的离开了这里,然后就留下了错愕的龙弓子。

    龙弓子面色尴尬,现在只剩他跟这位地府的大佬了。气氛一下变得无比紧张起来。

    “大,大侠。”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开口,只能如此叫道。

    灰衣人有意无意的看了他一眼:“怎么?救了你也不说一声谢谢吗?”

    “噢,是是是,谢谢大侠救命之恩。”

    “你还认得我吗?”

    “认得,认得。”

    “怕我吗?”

    “怕。噢不不不,不怕,不怕。”

    此时龙弓子说起话来都是支支吾吾,生怕说错了什么,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有多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