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衣男子轻笑一声:“知道我为什么会救你吗?”

    说起来为什么要救自己这个问题也是龙弓子一直都不明白的事。(书^屋*小}说+网)

    “大侠,你为什么要救我啊?”

    灰衣男子先没有搭话,而是手掌往地面轻轻一拂,地面上随即散开一道金光,本来在这树林当中地面上都是有很多树渣什么的,在这一拂之下,周围一个大半圆都变得干干净净,

    灰衣人更是直接席地而坐,并且示意龙弓子也坐下。

    “看这这架势,不会是要跟自己谈天说地吧?”龙弓子心中惊恐的道。

    不过这他这想法还真的是猜中了。

    “为什么要救你?只是因为觉着你小子有些意思罢了。”看着龙弓子这紧张的样子,灰衣人又说道:“你也不必太过拘束,我也不像是那种穷凶极恶的人。

    龙弓子一头黑线,当初将吴清平一家人杀光的时候怎么不说这话?连那些无辜的下人也都杀光了。要不是现在情况迫不得已,鬼才愿意跟你这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坐在这里。

    但这话也只能在心里面想一想,嘴上还是得这么说:“没有,没有,我只是觉着有些不可思议罢了。还有些没有缓过神来。”

    “不可思议这就对了。”灰衣人微微一笑:“就跟你那天晚上质问我一样,我也觉得不可思议。所以我才觉着你小子有意思,符合我的口味。”

    “大侠,我不懂你的意思。”龙弓子一怔。

    灰衣人没有多解释这个问题,反倒是说道:“我不是什么大侠,也不是什么好人,在地府别的人都叫我黄泉帝君,你也可以这么称呼。”

    “黄泉帝君?”

    “你也可以理解为专门送人上黄泉的。”

    “噢,咳咳。”这个解释让龙弓子直接呛到,这他娘的说得有些吓人啊,果然没有看错,此人就是个杀手,虽然救了自己,但还是不要跟他扯上关系的好。

    黄泉帝君问道:“你了解地府么?”

    这个时候龙弓子也不回答他的话,就算眼前是地府的黄泉帝君他该说的还是要说,直接站起身来:“大,噢,黄泉帝君,你为何要跟我这样一个晚辈说这些东西?这应该不是你一个敌军的风范吧。”

    黄泉帝君一愣,没想到龙弓子竟然会再一次的质问他,没有生气反倒是大笑了起来:“哈哈,有意思,有意思。你要是不听的话,我现在就杀了你。”

    龙弓子突然乖巧的盘腿坐下,腰间听得笔直,仿佛在说,您就算是说到明天早上我龙弓子要是动一下就是小狗。

    “现在老实了吧,那我再问你,你了解地府吗?你放心,想怎么说都可以。”

    这个问题还是要斟酌几分,龙弓子想了片刻答道:“说实话,我对地府虽说不是太了解,但在我心里大概就是一群实力高强的聚在一起做着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吧。”

    “哦?”黄泉帝君眼中一亮,这回答得很精辟啊,满意的点了点头:“你小子要是加入我们地府的话,我倒是可以跟圣皇推荐一下,给你个好差事,哈哈。”

    “噗。”被这话吓得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龙弓子深呼吸了两口气,这黄泉帝君说话怕不是要把自己吓死在这,还给自己介绍差事,不会是看上了自己这天赋异禀的资质,想要趁早把自己拉进去吧。

    “怎么?我地府不好吗?看把你吓的。”

    话说回来,说真的直到现在还是觉着有些不可思议,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已经很诡异了。他真的真的没有想到现在自己能够与让天下人闻风丧胆的地府帝君坐在一起畅谈,而且这帝君竟然是一个如此有意思的人。

    “在江湖之人的眼中听到地府的第一印象首先肯定是坏人,其次就是一群有阴谋的人。”

    “难道不是的吗?”龙弓子突然又脑袋不灵光的蹦出这么一句话。

    黄泉帝君也并没有说生怒,只是说道:“别打岔。”

    这才让他放心下来。

    “其实不然,我们只是一群随心,随性的人,并不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只是做什么事情只坚持自己原则罢了,跟本不在乎世人的眼光,也不需要在乎他们的眼光,当然也是需要有强大的实力才能够这么做,我们做的所有事情也只是作为强者的手段罢了,这就是我们地府。我认为你小子很像是这样一个人,所以我才会出手救你。”

    这些话说出来有点像一番大道理,让龙弓子有些懵懂。

    “比如刚刚我想救你就救你,要是现在我想杀你,只需要一抬手。其实都是在我一念之间的事情。为什么要救你,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那就是我自己的原则。懂了吗?”

    龙弓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心中感觉这地府之人好像也不是那么坏,还别说自己二叔也是地府当中的帝君呢,

    对了,说起来这黄泉帝君应该也认识自己的二叔啊。既然自己有这样一个跟他对话的机会,那肯定不能放过这个机会问一问。

    “黄泉帝君,你认识阎罗帝君吗?”

    “嗯?”黄泉帝君一阵讶异:“怎么突然问起他?对了,我之前就有种感觉来着,你小子的性格感觉跟他有点像。”

    龙弓子面色大喜,显得有些激动:“太好了,实不相瞒,阎罗帝君其实实我的二叔。”

    “什么?”这一下轮到黄泉帝君惊讶不已:“那货是你二叔?你小子是不是叫龙弓子?”

    这两个人突然一下子都变得激动起来,就好像多年未见的老友一样。

    “是呀,是呀,黄泉帝君尼怎么知道我叫龙弓子?”

    “原来就是你小子啊,阎罗那家伙天天在我面前念叨,他以前有个可爱的小侄子,弄了半天就是你,看来这番今天出手救你是值了啊。”

    虽然他对二叔映像不深,都是从三叔那里听来的,不过此时从黄泉帝君口中听到这句话,龙弓子心中真的很感动。

    “太好了,黄泉帝君,你能不能告诉我二叔现在在哪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