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身后看去,已经能渐渐看到那些黑衣人的影子,这些黑衣人竟然还有七人之多?

    两人速度又加快了几分,可黑衣人依旧在后面紧追不舍。

    “光伯。”龙弓子突然喊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们人多势众迟早会被追上来。到时候我们还是跑不了,不如在这里跟他们拼了,而且这里离罗伯伯也不远。”

    此时光伯嘴角竟然露出了笑容:“那既然这样的话,那老身也舍身奉陪。”

    一老一小突然放缓了速度,而身后的黑衣人却一直在奋命直追。一看两人速度慢了下来,他们怎么会错过这个好机会,更加了提升了自己速度,想要一口气追上两人。

    “就是现在!”

    两人突然同时脚下利用前方树干在半空中急停,然后一个反弹朝着七个黑衣人猛冲了出去。

    “剑点三星。”

    “花合掌。”

    两人同时招式发出,要的就是打这些黑衣人一个出其不意。

    这群黑衣人显然没有料到两人会有这样的一招,之前他们已经是全速追击,此时根本反应不过来。想要一时间停下来躲开这一招是基本不可能。

    七人当中最前面的那个人脸色大变,但也于事无补,直接肉身撞在了这两道招式之上。瞬间就被斩成了两半。

    这会六个黑衣人才停了下来,意识到自己着了两人的道。

    瞬间能够杀掉一个人,这对龙弓子他们说无疑的非常成功的,毕竟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能少一个对手,将会少很大的压力。

    就这么死掉一个同伴,六个黑衣人也么有多说什么,只是互相看了看,其中一人说道:“合力先杀掉这小子。”

    这话直接听在了龙弓子和光伯的耳中。

    龙弓子冷哼一声回应道:“想要杀我们?那就看看今天到底是谁死在这里。”

    在这个时候龙弓子却变得冷静起来,因为这些人虽然有七个,但是怎么说也有一拼之力。不像昨天晚上,尽管只是有一个人,但实力远远超出自己,这才让他心神慌乱。

    嘴上的话这么说着,但心中却在冷静的分析着现在的局势,现在是二对六,总的来说的确还是之自己这边在下风,这些黑衣人想要先杀掉自己的确也是正确的选择。

    这一来必定会派四个人对付自己。如果是一边三个,那只要等时间一久,自然会被各个击破,若是分五个的话,那边的光伯就算是受了伤,可毕竟实力还在这里。只派一人过去,无疑是找死,那到时候只要等光伯干掉此人,局势瞬间就会倒向他们这一边。

    那么现在所有的重担就都压在了自己的身上。只要在四个人手下撑到光伯那边取得优势,那就赢了。

    哼,既然想要先杀自己,那就如你们的愿。

    龙弓子四道剑气过去,意思就是不用你们来杀我,我就要要打四个。

    四人被龙弓子挑衅当然不会退让,直接上前跟龙弓子战成了一团。

    而另外两个人也跟光伯战成了一团。

    之前五个都对上了,还怕你四个不成?龙弓子剑峰

    他要做的就是拖时间就好了。

    四个黑衣把他夹在了中间,他们之中一人之前见识过龙弓子剑招的威力,所以不敢大意,只能将他围在中间死死的压制住,在趁其不备将之攻破,绝对不让他使出那般剑招。

    而此时龙弓子虽然四面受敌,但他并不慌张,今天这个局面,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既然都是要死,那自己就可以施展出自己一些真本事,

    不一定要使出蝶恋花剑法乐剑式这一招,但将这剑法当中的招式用上总没有关系,反正光伯那边也在拼斗当中,暂且无暇顾及到自己。

    蝶恋花剑法加上太乙玄门剑的剑招相互变换,剑光幻影,照洒四方。

    一套是武当派的上乘剑法,一套更是名震江湖的绝学剑招,这两套剑招交错下来,这些黑衣人根本就拿他没有办法,连他的一点防御都破不了。

    黑衣人根本就没有料到这小子还有这么大的本事。这样下去只会被他拖住。

    龙弓子此时越打越顺,看上去竟然有一种转守为攻的架势。

    而光伯那边对付两个人根本不成问题,那两个黑衣人比龙弓子可要难受多了,手中拿着剑,却一直被空手的光伯压着打。

    光伯此时还有空暇瞟了一下龙弓子这边,看到龙弓子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吃力他就放心了。

    “龙小兄弟,在坚持一会,我马上解决掉这边的人过去帮你。”

    此时眼看着局势就要慢慢的靠向自己这边,龙弓子也越打越顺。

    “啊”

    突然光伯那边传来一声惨叫,龙弓子望去心中大喜。

    好,原来是光伯那边终于是杀掉一个人了。自己只要等着光伯过来解围,那这一场厮杀就是他们赢了。

    回过神来打算专心对付眼前的四人。却听到光伯此时传来焦急的一声呼喊。

    “龙小兄弟小心啊。”

    龙弓子心中大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再往旁边看去,突然脸色大变,此时一人正朝着他全速冲来,朝着自己先过来这个人的竟然不是光伯,而是之前跟光伯战斗的那个黑衣人?

    黑衣人手持铁剑,延伸至就像看着一个死人一样朝着自己刺了过来。仿佛都已经能在他蒙面之下看到他的奸笑。

    先不说这是一次偷袭,龙弓子此时还被四人给牵扯着,突然一下这样杀过来,他的状况就跟他们之前最开始杀的那个黑衣人一样,根本就没有时间做出任何反应。

    怎么办?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变成这样?光伯不是已经解决了一个人吗?往后面看去,光伯正在奋力的追赶着此人。

    光伯的身前还有着一个黑衣人的尸体,那具尸体死死的贴在他的身边,甩都甩不掉,只能带着一起追。

    什么?难道是声东击西?原来这些黑衣人从一开始目标就是自己不成?打从一开始就算计好了,

    完了,这下失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