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从白沙林开始就一直没有停下来过,翻山越岭,飞流淌河,就这样一直用轻功从白天赶路到了深夜。

    当然原本的计划是在中途晚上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在走,但要直接一路赶回去的话,罗紫也自然是选了另外一条更近的路。

    龙弓子此时已经是满头大汗,呼吸也变得有些不平稳起来。虽然轻功消耗不了多少内力,但也经不住这么长时间的耗啊。

    体内的内力已经不多了。靠着仅剩余的内力撑到明天早上估计有点悬。而且体力也是个问题了。他的两条腿也有些酸了起来。

    可罗紫依旧没有一丝要停下来休息的意思。

    龙弓子心中那个叫苦不迭啊,他又不好说什么,光伯的去世可能对罗伯伯的内在情绪还是有点影响,给人感觉有些像小孩子一般斗气,所以才会一直这样不停赶路,明明能够感受到身后的自己的气息已经很乱,但就是不停下来。

    按道理说,这里已经离开白沙林好远了,绝对不会再有黑衣人,就算为了照顾一下龙弓子,随便找个地方休息个一柱香时间再赶路也好啊。

    龙弓子可以保证,只要让他休息半柱香的时间,那撑到明天早上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又是两个时辰过去。

    不行了,龙弓子已经感觉两只眼睛要发昏了,两条腿也快要甩断,他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能不能停下来休息会,哪怕只是让他喘口气都好啊。

    体内的内力可以说是快要干涸了。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能用轻功将体力耗完,说出去别人都不会信,还只会骂他是个傻子。

    又咬牙坚持了半个时辰。

    此时的他反倒是已经没有想要停下来休息的想法,因为她心里很清楚,再此时停下来的他绝对会直接瘫痪过去,那自己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够起得来。

    只能一口气赶到花紫会才行,坚持,在坚持一会。龙弓子已经再尽最后的力量在做最后的坚持了。

    他的眼神都已经逐渐开始变得有些模糊,只能隐约看得到前面罗紫模糊的声影。然后靠着意志力紧紧的跟在后面。估计连自己的腿在动都没有知觉。

    好在马上就要到了。

    在经过一天一夜没有丝毫停留的赶路之后,就像罗紫所说,两人终于在天刚刚亮的时候来到了花紫会的进口之前。

    而此时的龙弓子已经完全进入了噩梦状态。当停下来的那一刻便直接晕死过去。

    罗紫看了看龙弓子,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双手放在了他的背上,传入了一丝内力进其体内,尽管龙弓子此时已经晕了过去。但还是从身前的拿出来了一块黑布将他的眼睛遮住。

    其实他这么做这也是应该的,因为接下来的路可能就是花紫会的秘密,是不可能让龙弓子一个外人知晓,万一再途中醒了过来呢?

    光释此时突然再睡梦中醒了过来,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有种怪怪的感觉,也说不出来具体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这让她很奇怪,之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到底是怎么了?

    此时天刚刚亮,醒来之后她也睡不着觉了。于是穿好了衣服坐到了桌边。

    一只手托着下颚,就这样透过窗户看着天空。

    不知道为啥,看着看着突然想到了龙弓子,脸上莫名泛起一抹嫣红。

    说真的,要是龙弓子能来花紫会就好了,那肯定会变得很有意思。整天呆在这里面。就像被关在鸟笼子里面一样,郁闷得不行。

    光释显得一副愁眉苦脸。

    情况其实也不是这样,整个花紫会的地方还是很大的,主要是在光释花紫会里面光释几乎都没有真心朋友,因为自己不能学武功的原因,也不是很受人待见。

    那些想要跟他来往的只有一些会中带着目的才俊弟子,也只是为了想要娶她才时不时的来打搅。

    其中一部分原因有可能看是中了她的姿色,但更大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是花紫会会长的女儿,要是能够娶了她,那必定在花紫会当中的地位会有很大的提升。

    心中的很多事情也只能跟自己侍女玉兰说说。反倒玉兰是成了她唯一要好的朋友。

    自己这个父亲一出去紫罗兰就不回来了,哼。感觉就是故意不回来,好让自己老老实实呆在家里面,真的是气死了。当初就不应该答应他回来的。

    “烦死啦”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来宣泄自己的情绪。

    正当光释在这思绪万千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道的声音。

    “小姐,小姐,家主回来了。”侍女玉兰急急忙忙的过来禀报。

    “什么”光释回过神来,立马站了起来:“父亲回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光释首先是很兴奋,因为终于可以跟父亲讲条件了,这一次就算还不让自己出去,自己也要在他耳朵面前不停的念叨,让他耳朵起茧,

    但转念一想,又感到很奇怪,为什么父亲会在这个时候回来?

    玉兰又接着说道:“是啊,是啊,不过家主身上还背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而且看上去好像不是会里面的人。”

    “噢?还有这等事?”光释的脸上充满了疑惑,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还带回来一个外人?

    不管怎么样,既然父亲回来了,还是赶紧去看看吧,看了就什么都知道了。

    光释从房间一路小跑来到了花紫会的厅堂当中。

    “父亲。”光释先上前打过招呼。

    然后她一转眼就看到了躺在椅子上之前所说的那个满身是血的男的。

    “啊!”光释捂住嘴不让自己大叫出来,身形一下差点没有站稳。将身后的玉兰吓了一跳。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玉兰赶忙上前扶着光释。

    光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可能会这样,如过没有看错的话,这个满身是血的人竟然,竟然是龙弓子。而且瘫倒在这椅子上面,一动不动,就像是没有了知觉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