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会长可不是你小子想见就见的,你还是老实交代,你到底是谁,到底有什么目的,到底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看着这鸡冠头男子的态度,一波到底三连龙弓子有些苦笑不得,这么咄咄逼人根本不给机会,看来自己这怎么都解释不清啊。

    也不知道罗伯伯到底是怎么给我安排的,还有一点,那就是来花紫会了,怎么就没有看到光释?

    不会是罗伯伯看到自己这身模样,还不想让自己跟光释见面,怕坏了自己的形象,所以打算先等自己醒来再说。

    嗯,绝对是这样的,看这样子光伯的死去对罗伯伯的打击固然很大,但还是很有理智的啊,这份心意龙弓子心中跟感动。

    龙弓子独自在思考,一边思考一边认真的点着头。一下没注意,把前边的鸡冠头男子晾在了一边。

    “唰。”一道掌风急速射来,龙弓子虽然立马反应过来偏头躲避,但这距离实在是太近了,脸上还是被划出了一道小口子,本来身上的那些都不是自己的血,这下就是真是自己的了。

    “你干什么?”

    这一言不合就出手,再怎么样也会有些生气吧。

    “你的身手竟然如此敏捷,看来不是一般人,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跟我老实交代,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鸡冠头男子这模样第一眼给龙弓子的感觉就是那种傻不拉几的纨绔子弟,根本没有一点本事。没想随便一出手就把自己给伤到,武功竟然这么厉害,看来不容小视啊。

    “这个人不好对付啊,对了,说起要打架的话?自己的包袱和剑都不见了,这可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啊。”

    龙弓子脸色一变,万一有人好奇打开我的包袱或者那个布,那自己就真的麻烦大了。

    他的这一念想一时间又将这鸡冠头男子晾在了一边。

    这一下鸡冠头急眼了,嘿,你小子怎么的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吧,明明是在花紫会当中还这么嚣张?非得好好教训你不可。”

    鸡冠头一下就冲到了龙弓子的面前一掌拍去,龙弓子只得跟他接上几招。

    但他的拳法招式还真的不咋地,而且自己这才刚刚恢复一点。

    之前将这个鸡冠头惹怒了,他对自己也毫不留情,一下子就占了上风,这样下去可会被打败去啊。龙弓子脸上有些急了起来。

    “住手。”这时候传来了一道女声。

    果然这道声音非常的有效果,两人立马就停了下来,并且脸上都露出了喜色。

    “光释。”两人再一次异口同声的说道。

    这,然后有互相回头狠狠的瞪了对方一眼。

    光释看到龙弓子在那里,心中大喜,结果发现竟然和人打了起来,立马跑了过去来到了龙弓子的身边。

    “龙弓,你没事吧?”

    龙弓子摇了摇头:“没事。”

    不过心中还是捏了一把冷汗,要你你在来晚点可能就有事了。

    鸡冠头看到这一幕变得目瞪口呆,本来还以为这光妹看到自己跟一个外人交手怕自己受伤,关心自己才叫停的,没想道竟然是为了这个小子。

    “啊!光妹,你咋不关心关心我啊,这个人来历不明,只怕。”

    光释直接打断了他的话:“什么来历不明,他是我的朋友,是跟着我父亲一起回来的。你没有弄清楚状况最好是不要对我的朋友出手。哼。”

    说着根本不在理会鸡冠头,直接拉着龙弓子进了自己的房间。

    留下了错愕的鸡冠头,

    鸡冠头的脸色有些沮丧,但随即就变得愤怒起来。

    “好啊,这臭女人,我说怎么平时对我爱理不理,原来是在外面有了人?还将这小子带进自己的房间里面,都特么这么久了,我连房门坎都没有踏进去过。这小子的武功这么差,长得还没又自己一成好看,光妹怎么就会看上这样的人?哼,老子一定要这小子好看。”

    说完就气呼呼的离开了这里。

    “光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进门之后龙弓子就先问道。

    光释还以为他只是的那个鸡冠头男子,连忙解释道:“这个人是陆家的一个子弟,老是在我身边围着转,就跟苍蝇一样烦都烦死,不过这你不用担心,有我在这里他不敢把你怎么样的。”

    这,龙弓子想要知道的不是这个。

    “不是,我是想问,我为啥会在这里?罗伯伯现在怎么样了?”

    “这个啊,之前你不是一直昏迷着,所以我就让你在我的房里面休息,本来先想找父亲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等我去的时候就发现很多会中大佬的陆陆续续的走近了大厅当中,而且厅堂的外门全都关了,看样子是要商量什么大事,我也不好进去,结果一直到现在里面的人都没有出来,我就只好先回来了。”

    这么一说就大概知晓了,看样子是商量光伯和自己的事情吧。”

    “对了”龙弓子脸上变得焦急起来:”光释,我之前来的时候身上应该有几个包袱,我那些东西去哪里了?”

    “噢,那些东西我让玉兰都给收起来了,放心,没有人动你的,再说了,就你这穷酸样,谁会稀罕你的东西啊。”

    这话说的龙弓子一阵汗颜,心中暗暗道,要是让人知道里面的东西,何止是稀罕,怕是每一件都是让人疯狂吧。

    “对了,这里原来是你的房间呀?”

    听到这个光释突然脸一红,自己的房间除了父亲之外还没有其他男的进来过呢。

    轻轻的点了点了头。

    “那也是你把我带进来的咯?”

    “嗯。”声音也变得小了起来。

    “那你干嘛把我丢在地上。”龙弓子语气突然一变。

    “啊?”画风一转,此时的光释变得尴尬的要死:“这这这这不是搬不动你嘛?”

    看到光释这样子,龙弓子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好了,不跟你开完笑了”

    光释两眼睁大眼睛瞪着龙弓子,龙弓子这才停止了笑声。

    “好了,我先带你去换一声衣服吧,你看你这身上一身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