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了房间里面,龙弓子发现其实好像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啊做,来到这里跟他之前想象的气氛完全不一样。

    自己在这里都不认识几个人,也不知道该去干嘛,最主要是光释看起来还没有从光伯的去世中走出来。

    只能先在房间里面打打坐,休息会再说。

    到了下午时分,也休息的差不多了,刚刚想要出去走走,就听道外面一阵熙熙攘攘,听上去有些热闹。

    龙弓子也表示很好奇,而且趁着这么多人,看看能不能出去多跟大家熟络熟络。

    打开门直接走了出去,正好两个弟子模样的人从他面前走过,

    赶忙叫住他们:“两位,问下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如此热闹?”

    那两个人弟子先是一愣,然后奇怪的看了龙弓子一眼,本来还想多说些什么,可当看到他身后的房子之后,立马变了脸色。

    其中一个弟子恭敬的道:“回阁下,前面只是我花紫会的一名人气很高的师兄在那边,大家都想去看看。”

    龙弓子点了点头,感觉这两个人对自己好像挺尊重的,没想到还称自己为还阁下,好像自己的年纪跟他们也都差不多吧。

    也没有多问,点了点头表示谢谢。

    这人气很高的师兄到底是谁?看样子是个挺厉害的人物,而且至少应该不是陆虎能比的,龙弓子心中这么想着。

    走近一些看看,哟,这师兄看样子人气还挺高啊,这么多人围着他。一下还见不到里头的身影,这让龙弓子都有些期待起来。

    不过毕竟还是跟大家不熟,不太好意思往里面挤,只能在外围等着。

    对了,龙弓子突然想起了什么,观望了一下,这么多人的场面怎么都没有见到光释?不由得有些担心起来,自己应该还是去好好安慰下她才对。

    正在思绪之际,那人群当中的师兄也正好走了出来,而且刚刚好与龙弓子形成了对视。

    然后!

    然后整个气氛就变得尴尬了起来,里头的师兄一眼就盯上了龙弓子。眼神极为犀利。导致所有的人都朝着龙弓子看去。

    当然这再场的人心理变化最复杂的就是龙弓子了。

    首先真的期待了半天,怎么算都没有算到这个人竟然真的就是陆虎。

    其次就是这陆虎还是上午见到的那个陆虎吗?

    “我的天,这!”当看清楚陆虎的面貌时,龙弓子差点下巴都要掉地上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飘逸的鸡冠头真的就这么剪了?

    现在的陆虎一头板寸,头发剪掉之后变得没有了之前那轻浮的气息,还发现在右边的鬓角处还有着一道疤痕。加上看着自己这犀利的眼神,说起来还真的有点又帅气又霸气的意思。

    不过此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原来是龙兄弟。”陆虎看到了龙弓子轻哼了一句。

    陆虎这样语调让龙弓子心中有些慎得慌。

    “陆,陆兄有何事啊?”吞了吞口水,额头上冷汗直冒。

    “龙兄弟,我这头发你还满意吧。”

    众人听着他们两个对话也发觉了有些不对劲,一看就好像是结下了什么梁子不成,都站在旁边不敢说话。

    “陆兄果然是个讲信用的人,令我十分佩服,之前多有得罪,还望陆兄见谅。”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只好硬着头皮这么说,心中却是绝望,看样子这下陆虎真的不会放过自己了。

    “哪里哪里,龙兄弟既然都这么说了,那我还得好好跟你谈一谈,解开我们之间的误会了,要是龙兄弟现在有时间的话,不如我们再去之前的紫林交流交流。

    心里又是一阵“咯噔”,这陆虎的报复心里这么重的吗?这就要急着对付自己。

    认真想了一下,自己是来花紫会做客的,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而且本来就是愿赌服输,去就去,凭实力自己也用不着不怕他。便答应了下来。

    一看龙弓子答应,陆虎的脸色瞬间变好起来,还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这些弟子们本来还想跟着一起过去看看的。

    陆虎回头一蹬:“你们就不要跟过来了,这是我跟龙兄弟的私事。”

    这陆虎剪了板寸头之后,随便一个眼神都变得很犀利。那些弟子立马就都不敢再跟这上前。

    两人又来到了紫林当中。

    “陆兄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

    龙弓子不想再走到之前那被他们两破坏的地方,在后面先理直气壮的问道。

    陆虎这才停了下来,回过头来看了下龙弓子,然后突然大笑着说道:“龙兄弟你怕是误会了,其实我是来跟你道谢的啊。”

    “那你要怎么个道法?”龙弓子根本没想那么多,他潜意识里面将这这句话听成了:“我是来跟你比试的。”

    “什么?”陆虎没有太明白。

    “陆兄不是说是来道,什么?道歉?”这一下龙弓子才反应过来,道歉是个什么鬼。

    “哦,龙兄弟,是这样的,你都不知道,以前光妹从来都没有夸赞过我一句,今天那会刚碰到她的时候,她竟然说我剪掉头发的样子好看多了,这个这都是多亏了龙兄弟的你的功劳啊。”

    陆虎的这话说得龙弓子是一愣一愣的,他都怀疑这眼前站的到底是不是之前那个陆虎。不会吧,这头发剪得虽然真的变帅了,但性格变化这么大的吗?还是这陆虎本来就是这样虎头虎脑?

    脸颊上的肉抖了抖,实在是哭笑不得:“那实在是太好了。”

    陆虎拍了拍胸脯“龙兄弟,之前有些过节,还望你不要介意,你是花紫会的客人,那就是我的客人,以后再花紫会你报我的名字,绝对没有人敢欺负你。”

    这突然的称兄道弟让龙弓子还真有些适应不过来。不过有一句说一句,这路虎这样子真的看起来帅气了上百倍。

    想了一下如果陆虎其实真是这样一个虎头虎脑的人,那交这么一个朋友也不错。

    “那就多谢陆兄了。”不过怎么感觉听陆虎这样说光释,心里怎么有点怪怪的感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