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听龙弓子也这么说,光释也知道低下头来沉思,到底该如何抉择。

    光中麒和龙弓子在一旁不说话,让他静静的想着。

    良久之后,光释才慢慢点了点头,开口道:“那好吧,那我就先回去。”

    听到光释松口了。光中麒也是满意的笑了起来。

    不过光释又转眼对着龙弓子说道:“你到时候一定要来花紫会来接我,不然我就不理你了。”

    “哈哈,这个没问题,这段是时间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帮你找寻一脉体的消息,到时候你要是学会了其中的武功,搞不好比我还厉害,再一起闯荡江湖的时候就要靠你保护我了。”

    龙弓子拍着胸脯保证道,虽然他这番话也是抱着一丝玩笑,但在光中麒眼中看来看到的是一个男人的责任与担当,表面上脸色平和,心里却对龙弓子越来越喜欢,几乎都已经将他认定为内定的女婿了。

    “对了,龙弓,那你什么时候走呢?”

    “什么时候走?”说到这个问题,的确也应该好好想一下自己的行程了。

    自己来这扬州城也有大半个月了,再过一段时间就是到了七绝堡朝圣大会的时间,自己是肯定要去的,毕竟跟唐莺已经约定好了,正好也是自己一个见识一下七绝堡功夫的机会。

    在这期间还有十多天的时间,想了一下,应该回去一趟武当派,一来是看看师傅,看看能不能在利用这短时间偷学个一招两招的,二来就是去看看自己的师兄。然后泽帆师兄那里在搞上几颗丹药,上次那丹药实在太好用了,得多弄上几颗防身才好。

    既然这花紫会现在的情况,以他的能力还帮不了什么忙。老呆在这里也没啥事可以做。

    “那就明天就走吧!”打定了主意,就不多停留。

    “这么快就走吗?”

    光释一听明天就要走,有些不满,这走得也太急了吧。

    “是啊,我打算先回一趟武当派,要是你也一起走的话我们还可以一起同行,然后在上次那个路口分别。算算下来,还有好几天的路程呢。”

    “那好吧,我也就明天启程吧。”

    这个事情就这样商量好了。最满意的就是光中麒了。

    “对了,父亲,我还有一个事情要说给你听。”

    想起了那天晚上那个光头男子对说的关于自己二叔的事情,想来还是有必要跟父亲说一下。

    看到光释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光中麒也直起身子来。

    没有直接说出来,而是俯到了光中麒的耳边,小声细语将事情说了出来。

    光中麒的眉头越听越皱。

    他并没有先问自己弟弟的事情,因为他也跟光释一样相信自己的二弟,而是问道:“你说的那个光头男子是谁?我们紫罗兰当中好像没有这么一个人?”

    “他就是我们府上的家丁啊?昨天晚上我们还到他家里去了,我跟龙弓子亲眼所见,确实像他所说的那样,一家四口,一贫如洗。绝对不像是假的。”

    “嗯,这个事情我可以作证。”龙弓子也站了出来。

    以光中麒的稳重来说,肯定也不会就凭着自己女儿这一两句话就断定一件事情,其中必然有很多蹊跷,:“嗯,我知道了,这件事情我会着手调查的,你们就别管了。你明天跟着龙弓子老老实实的一起回去就好了。”

    听到父亲都这么说了,那她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反正消息已经带到了。

    两人离开了大厅之中,现在还是大白天的,也不知道去做啥。

    光释想着又要一个人回花紫会了,心中难免有些郁闷。

    “怎么了?这么闷闷不了的?”看到光释这锤头丧气的样子,龙弓子知道也知道他是想和自己一起:“走啦,反正明天就要分别了,不如先去好好吃一顿?我请客怎么样?”

    没好气的瞥了龙弓子一眼:“得了吧,还你请客,你身上的钱不是从我这里拿的?”

    “这。”一句话直接将龙弓子说得无地自容。

    “你请我行了吧,又不是不见面了,只是过了这段时间我再去找你嘛。”

    “要不我们先去宇文乐那小子那里,也算是跟他道个别吧,下一次来扬州城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两人往着总督府走去,现在那两个看门的已经认识龙弓子他们了,所以就直接放行他们进去。

    想想两人现在都能够自由的出入总督府,怕不是一般人所能够做到的吧。

    宇文乐没想到两人这个时候会来找他,这个时间点他还要上教书先生的课呢?

    龙弓子和光释一进去看到教书先生吓了一大跳,叶欣此时正一本正经的坐在那里。

    “两位为何如此盯着我?我们有见过面吗?”叶欣气定神闲的坐在那朝着龙弓子笑了笑。

    宇文乐好像也发现了其中怪异,连忙问道:“怎么了?大哥哥?”

    看了看叶欣这模,龙弓子也反应过来:“没事,没事,只是觉得您有些像我一个认识得长辈罢了。”

    “这个其实是我的新教书先生,之前那一个又凶又严厉,我一点都不喜欢他,叶老师来倒挺好的,我现在上课都觉得挺有意思呢!”宇文乐解释道。

    “那就好,那就好。”

    龙弓子还没有从当中反应过来,怎么也师叔当起了宇文乐这小子的老师,不过转念一想,叶师叔好像在扬州城的身份就是教书先生。

    “对了,大哥哥,我现在正是要到了上课的时候,不能跟你们一起玩了,你们要不就在我家休息吧,等我上完课再一起去玩。”

    “不是,不是,我们这次除了来找你玩,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的,那就是我们明天就要离开扬州城了,很长一段时间可能都不会回来了。”

    “什么?”一听到龙弓子要走了,宇文乐立马就不开心了:“大哥哥,大姐姐你们都要走吗?”

    虽然有些无奈,但是还是要跟他说清楚:“是啊,我们两个都要走了。”

    “哇。”没想到宇文乐突然一屁股做到了地上放声哭了起来:“呜呜,大哥哥大姐姐两个人要私奔去了,不陪着我玩了。”

    “哎,你小子,哪里学来的,什么私奔不私奔的,你赶紧给我起来,好好上课,等你上完课,今天好好带着你玩最后一晚。”

    对于宇文乐小子,龙弓子算是发现了,有时候千万不能好好说,非得来点硬气的他才服软。

    最后一晚上陪着宇文乐好好的玩了一晚上,就回去休息了。

    第二天,一大早龙弓子就打算出发,他不是个拖拖拉拉的人,况且他还心系着回武当。

    其实龙弓子还没有在这扬州城玩的尽兴,毕竟被这么多事情耽误了,他对着扬州城也很是不舍。

    还是骑着自己的那匹宝马,带着光释一路奔袭而去。

    这一路倒是没有遇上别的事情了,这几天也算是好好游玩了一番,在衡阳城美吃了一顿,然后又来到了沙阳城,沙阳城的变化倒是挺大的,龙弓子竟然看到了沙古城的大雕像,心中唏嘘不以。最后再乔阴县跟张知县和林霸庞令虎等人打过了招呼就来到了上一次两人分别的地方。

    “好了,光释,我们就到这里吧。”龙弓子微笑道。

    光释看着龙弓子,眼神很复杂,虽然她嘴里极力掩饰,但心里却不得不承认,自己是喜欢上了眼前这说聪明有时候又傻傻,说傻武功又还挺厉害的小子。

    这一次倒是光释下了狠心,赶马掉头,头也不回的就离开这里,她生怕自己忍不住又跟着龙弓子上了武当山。

    看着光释离去的背影,龙弓子的心里也有些若有若无的想法,不过现在。

    “师傅,师兄,我回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