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还刚刚是上午时分,时间还很早。(书屋 shu05.com)

    一进入武当的山门就有一种自然而然的兴奋,感觉很久都没有回来过了,一下都不知道先去那里好了。

    “还是先去师傅那里吧。”

    决定了之后,也是包袱都没有放下,就直接来到了别卓清所住的地方。

    “师傅。”

    他知道别卓清能够感应得到他的到来,所以也是大老远就呼喊起来。

    听到声音的别卓清一喜,从房门里面迎接了出来。

    “哟,怎么就回来了?”看着自己这个弟子,现阶段还不求他能够有一番作为,只要在江湖上能够平安无事,他这个做师傅的就心满意足了。

    “师傅。”龙弓子先行给别卓清磕了三个头。

    “好好好,起来吧,你这样子是刚回来吧,就来我这里了,回去好好整理下再过来也不迟啊。”

    “嘿嘿。”

    龙弓子咧嘴一笑:“师傅,这一次出去可是遇到了很多事情呢,我等会一一说给你听。”

    其实这一路下来说起来还真遇到了不少危险的事情,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别卓清也没有料到竟然会遇到这么多的事情,他对于自己这个徒弟在外面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当别卓清听到在衡山派,心中也是若有所思。

    “那你这一次回来还要出去吗?”别卓清问到。

    “嗯。这一次回来就是想着在师傅您这里看看还能不能学上一招,到时候在外面也好防身呀。”龙弓子有些坏笑道。

    “呵呵。”

    别卓清笑着摇了摇头,这徒弟原来就是为了这个啊。

    “想要我教你不是不可以,但是学武,切记不能操之过急,我得先检验一下你前面那两招练得怎么样了,要是你这段时间在外面,没有勤加练功,那我可是不会教你的。”

    一听还要检验,龙弓子瞬间有些没有了信心,剑点三星这一招是没什么问题了,但第二招地盘云剑自己只使用过一次,也不知道合不合格。

    “好了,你先回去整顿吧,也给你的师兄打个招呼吧。”

    龙弓子离开了别卓清这里之后,就先回了房间,只是此时师兄们并没有在房间里面。

    想来应该在练功吧。

    可是在武当找了一圈没有找到他们的身影,练功房,练武场,就连岩石台上面都去找过了。这就让他们很纳闷了。

    不过师兄没有找到,却在练武场上碰到了王铁。

    “龙弓子师兄?”王铁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停止了练剑连忙走了过来。

    也是有好久都没有见过王铁了,上一次见面那还是上次正式弟子选拔的时候。

    “原来是王铁啊,好久不见啊,想不到你现在成了正式弟子”

    王焱依旧还是老样子,显得有些憨厚:‘这不还是多亏了师兄的帮忙啊。’

    旁边的也还有很多一起练武的正式弟子,上一次龙弓子的风头在他们心中还没有忘呢,自然都认得他,一看王铁竟然能够跟核心弟子聊得这么来,心中都羡慕不已。

    “怎么?你现在练得怎么样了?”

    王铁有些不好意思道:“就是瞎练练,哪能比得上师兄的剑法啊。”

    看到他这谦虚的样子,龙弓子大笑起来,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不如指点他几招。

    “王铁,将你所练的剑法演示一遍,我来给你看看。”

    一听这话,旁边的弟子都有些惊叹,这摆明了就是要指点一番啊,这可是不可多得的机会,这王铁还真是运气好,这么好的事情都被他遇上了。

    “师兄,还是不要了吧,我自己练就好了。”

    不过没想到王铁却拒绝了,周围的那些弟子也是暗暗骂道王铁榆木脑袋。

    跟王铁在道观里面那么久了,还会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明显就是不好意思。

    “没事,我还不知道你,难道你以后遇到什么事情的时候,不会因为不好意思而不出手吧。”

    既然龙弓子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再推辞,拉开一片空地,就直接演示起他的剑法来,他现在还刚刚成为正式弟子,虽然能够学到武当的武学,但也都是最基础的武当剑法。

    正因为知道自己资质愚钝,所以他对于练剑可以说是非常的用心和刻苦,当然在龙弓子看来这剑法破绽百出,可至少也还有模有样。

    “好了,停下吧。”

    练了一小段之后龙弓子直接叫停了他,朝他一笑,然后从他手中接过木剑。

    “太极剑法讲究的是一个刚柔并济,你这套剑法这样练的确没错,可要掌握其中的,还差了点火候,虽然我跟你练得不是一套剑法,但其中总有些异曲同工之妙。我练一遍给你看。”

    木剑往上挑,手风宛转,突然剑身横拉。

    “注意这里,你的这一招显得太僵硬,等你从下往上摆正剑招的时候,别人可能早就瞄准你的面门了,但是你用巧劲轻轻这么一挑,再来接上这一招,就像我之前这样。”

    “喝。”

    木剑在他手中迸发出一道微微的剑气,虽然力道不大,但还是将地上的擦出一道小小的裂缝。

    “怎么样,效果是不是有不同?”收回力道,将木剑教给了王铁。

    随便露了一手,就把王铁和周围的弟子给惊呆了,原来这剑法还可以这样使用,看来还是自己领悟不够啊。

    “受教了师兄。”王铁回过神来很是感激。

    “好了,你先练着吧,我还要去找我的师兄呢。”

    龙弓子跟王铁的关系,这些其他的弟子当然不知道。走到王铁身边,小声对他说道。你晚上在练功房面前等我,我在偷偷好好传授你几招。

    说完就留下了一脸茫然的王铁愣在原地。

    “哎,奇了怪了,这两个师兄到底去哪里了呢?难道又被师傅教唆去西村买茶叶了?”

    算了,想了一下,还是在武当在逛一会吧,他这要找的人不多,但在心里必须得一一拜访到,想想看还要去谁那里呢?

    “对了,先去冯爷爷那里吧。”

    来到逍遥林的不远处,就正好看到王焱和林淼走了出来。

    “大师兄,二师兄?”

    本来两人也就,一听道有人呼喊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看竟然是龙弓子,两人脸上都露出了喜色。

    “哟,小师弟啊,稀客稀客啊,你小子看样子过得挺好啊。”王焱看到龙弓子立马给他来了一个拥抱,开起了玩笑。

    “哎,大师兄,你轻点,轻点。”好不容易在王焱当中的熊抱中挣脱开来,先看了看林淼,兴奋道:“二师兄,你的伤势看样子完全好了啊。”

    还没等林淼说话,王焱就抢过话道。

    “都这么久了还能不好吗?你就别担心他了,你二师兄自从上次大伤恢复过来后,可以说是因祸得福,又有了新的领悟,现在实力大有精进,都比我这个大师兄厉害多了。”王焱笑道。

    林淼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平易近人:“别听你师兄的,小师弟你是不知道,你这大师兄现在天天忙着谈情说爱,还非得天天拉着我往西村跑。”

    “这,哎,师弟,我都把你说得这么厉害了,你怎么老是在小师弟面前说我的坏话,,你有本事也去找一个呀。”

    “哈哈。”龙弓子和林淼相视一笑。

    “今天晚上叫上泽帆那小子,算是好好迎接你。”王焱使了个眼色,小声道。

    “那就多谢师兄了。”

    说着说着又随着两人莫名其妙的回到了房间之中,本来是要打算去拜访冯爷爷的都忘了。看样子只能明日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