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弓子回到武当的第一天就是苦练武功,自从实力增进了一个档次之后,还没有这么酣畅淋漓的练过武,下午一直到晚上都在苦练剑法,在外面的时候哪有在武当派这么来的自在。

    王铁也如约所至一个人悄悄的来到了练功房的前面。

    一般练功房只有核心弟子和一些内门弟子才能进来,所以他站在外面迟迟不敢进去。

    这会终于是练习的有些累了,才坐下来休息会,看到门外面有一个人一直在徘徊,才想到了王铁。

    “王铁,原来你早就来了啊。快进来。我之前还一直都在练剑,好久都没有练得这么爽过了。一下子没注意到。

    龙弓子有些不好意思,他都忘了自己叫王铁来这个事情了。

    看到龙弓子这大汗淋漓的样子:“师兄,要不今日我们就别练了吧。”

    “没事。”龙弓子一把搂过王铁,丝毫不顾及将自己身上的臭汗都蹭到了王铁的身上:“之前你没有武功基础,就算我有心也不知道从哪里教你,现在你,就我们两的关系,肯定要经常给你开小灶啊,你说是不是,要不你先练着吧,我观摩观摩,等会就像今天上午那样,给你指点指点。”

    王铁想了一下,觉得也行,这样龙弓子也可以休息会。

    将自己整套的剑发演练了一遍,看得龙弓子那是摇头晃脑。

    今天晚上龙弓子可是帮王铁将整套的太极剑法都捋了一遍,他发现王铁最主要的就是不会融汇贯通,有些招式只要稍微变动一下,就可以有大不同的效果,像他这样死板的练法,在怎么练下去也不可能有太多的成就。

    王铁就在一旁用心消化起来,他果然是个刻苦的人,一练起来就不知道停下来。看得龙弓子都有些心急了。最后只好叫停了他。

    “呼呼。”两人直接躺到了地上,练的人累,教的人也很累。

    “最近武当可有什么事情发生?”龙弓子随意问道。

    本来还好好的,没想到说起这个的时候,王铁却是低声下来,脸色显得有些不好。

    “最近武当可是多事之秋啊。”

    他单独跟龙弓子一起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多隔阂,说话也显得很自然。

    龙弓子也感觉到事情不好,多事之秋就证明还不止一件事情,难道自己不在武当的这段时间出了这么多事情?

    “首先,师兄你走没多久,段家的人就来了。”王铁首先说道。

    “段家?”龙弓子想了一下,好像有些印象:“难道是那个段天殇家里的人?”

    不过这段天殇今天好像还在膳房看到了他一眼,不感觉像有什么事情啊。

    王铁点点头:“嗯,他们可以算是不速之客吧,为了段天殇而来,说是要找我们武当派要人。”

    “啊,那后来怎么样了?”龙弓子连忙问到。

    他显得有些急切,他跟段天殇比试过就知道,他的武功不简单,只是现在看来还没有成熟而已。要是他家里面的人,那肯定武功很高。而且这段家的人不远万里从大理来到武当派,怕没有这么容易善罢甘休。

    “这段家之人就来了三个人,不由分说就找我们要人,之前他们根本没有将我们武当放在眼里,还打伤了我派的弟子,最后你师傅也就是别卓清长老出手,也只是跟段家的人打了个平手。”

    别卓清在龙弓子看来是亲近的师傅,但在王铁眼中辈分就差了一大截了。

    一听说自己师傅都出手了,才打了个平手,那段家来人的实力事多么的可怕。

    “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好像是段家的人妥协了,这件事情才算过去。再后来发生的事情,我们这些正式弟子也没有权利知道了。”

    “那之后还有什么事情吗?”

    “后来?后来的事情就更麻烦了。不知道怎么的,我武当派的弟子与崀山邪教的人有冲突,由执事堂的张妙月执事带领领核心弟子还有内门弟子跟他们发生了血战。好像还有些伤亡,这个事情也是受到了武当派的重视,这崀山邪教的人不知道为何出现在了我们武当附近。之后的事情,我当然也不知道了。”

    龙弓子听王铁说得实在有些郁闷,事情都是说道到重要的地方就不清楚了,看来还是得回去好好问问两个师兄。

    这两件事情,虽然龙弓子没有亲身经历,但光听着就头大,但看这个样子。

    “不,不会还有事情吧。”龙弓子都有些心虚。

    “还有事情,不过这一次不是坏事,那就是浮生掌门出去了几个月后终于回来了。而且还有一个人同他一起回来了,应该是浮生长老的朋友,之前我也随着浮生掌门看到了他一眼,看上去武功也挺高强的样子,对了,浮生长老好像是叫他什么叶老弟吧。”

    “什么?是三叔,是三叔。”听到这个龙弓子一瞬间就反应了过来。

    龙弓子的反应把王铁吓了一跳,没想到他竟然这么激动。

    “王铁,那浮生掌门现在还在武当之中吗?还有跟他一起的那个人也在吧。”现在先找到三叔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你别激动,这个我倒是不清楚,你可以去问问你师傅,他应该知道这件事情。”

    自己都与三叔分别这么久了,好不容易有了他的消息,还是亲自来武当派了,怎么能叫他不激动。

    “王铁,今天我们就说道这里吧,三叔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我的先去找我的师傅了。”

    就这样跟王铁告别了,径直来到了别卓清的房门前,看到屋子里头还有些微光照着,心中一喜,就知道这个点师傅还没有睡。

    敲门进去之后,给别卓清请了个安,然后就急急忙忙的问道。

    “师傅,你知道浮生掌门在那里吗?”

    “哦?想必你是来问关于那个跟浮生一起来的人吧。”别卓清笑道。

    既然是师傅说话也这么开门见山,那话就好说多了。

    “师傅,那个人就是我的三叔,之前学的那些东西,就是他教给我的。”

    “不过他在你回来之前就已经下山了,他走后,浮生掌门也正是闭关了,这一次很有希望实力大有精进,”

    一听三叔回去了,龙弓子瞬间拉下脸来,变得有些失望,好不容易有机会找到三叔,又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够跟三叔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