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别卓清看着龙弓子笑了笑。

    “师傅,你笑什么?”抬起头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师傅。

    “你啊,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之前我我已经给你三叔打过招呼了,看样子也也是个健谈之人,师傅与他算聊得来,你三叔在下山的时候给我留了一句话,让你小子几好好的待在武当历练,到时候可以去洛阳城找他,他说他会在洛阳城呆上很长一段时间。”

    听了师傅的话之后,龙弓子心里觉得这三叔还算是有点良心。起码还留了点消息。

    “洛阳城?那离武当派还好远啊?”

    打定了主意吗,在七绝堡的朝圣大会过后,就只奔洛阳看个究竟。

    “师傅,听说你跟段家的人打了个平手啊,那段家之人竟然如此厉害?”

    听到这个别卓清有些惊讶:“这个你也听说了啊?段家之人的武功有他们的特殊之处,的确不好对付,可是武当派也不是软柿子,任他拿捏。若是在大理,那我武当自然畏惧他几分,但在我武当派,普天下之大还没有人敢在我武当派逞一时之能。”

    别卓清的语气很平淡,但话语间透露着那份威严深深的印在了龙弓子的心里,这到底是一份何等的霸气。

    “师傅,那你怎么就只跟他们打成平手啊。”龙弓子个样子显得有些不乐意。

    别卓清捋了捋自己胡子,白了他一眼:“废话,我一个打三个没输就算不错了,你师傅又不是天下无敌,你还指望我将他们打败啊。”

    龙弓子听到这话,心里大为畅快:“原来自己师傅是一打三啊,果然不愧是师傅,”

    从别卓清这里离开之后,龙弓子就直接驾轻就熟的去了后山,他知道泽帆跟两个师兄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

    “哟,小师弟,你终于来了。”

    回来武当这么久还没有这还是刚看到泽帆师兄,泽帆也显得很热情。

    找个地方坐了下来,泽帆递了一串兔肉给他。

    咬了两口,果然还是武当山的野味好,想起上一次跟光释在那深上老林当中就丢脸。

    将这个事情当做随意的谈话,说给他们听之后,结果被王焱和泽帆嘲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小师弟,你是真的要把我们笑死啊。还想在野外搞烧烤,自己没被吃了就算不错了。”

    嘲笑的最厉害的就是泽帆了。

    龙弓子脸色一沉:“泽帆师兄,我这次在武当不呆多久就要离开了。你在多弄几颗丹药给我呗,你那丹药实在实在是太好用了,这一次我一定要不准备一个十几二十颗在身上,以防不时之需。”

    “我呸。你当这丹药是路上的石头啊,你说得到轻巧,你给我弄十几二十颗来?”吃到嘴边的一口肉都喷了出来。

    还只有王焱帮腔道:“这小师弟都这么诚心的找你帮忙,你都不答应。这是一个你做师兄的风范吗?”

    “好啊,你们这两师兄弟,合伙来欺负我,这一次我只有一颗丹药,你要不要。”泽帆有些神秘又没好气的说道。

    还以为他说的是真的,心里埋怨道,上次还给了三颗,这次就只有一颗了,真的越来越小气了。

    “要,一颗我也要。”脸色瞬间一变,无比的坚定,反正有总比没有好。

    “这一颗丹药的效果要比之前那三颗小还丹的效果都要好。”

    一听道这个,感觉好像有些来头啊,瞬间就好奇起来:“到底是什么丹药?”

    泽帆冷笑一声,眼神都变得严厉起来:“这颗丹药就叫做大-还-丹。”

    “噗。”还以为是什么惊天动地的丹药呢,一听到这个名字就瞬间失望起来。

    “喂喂喂,怎么了,小师弟,你就这么小看我这枚大还丹啊。不想要的话,我还舍不得给呢。”

    泽帆对龙弓子这幅表情非常的不满意。

    “你们可给我听好了,那小还丹能够慢慢的恢复你的实力,这大还丹不但可以完全恢复你的实力,还可短时间内提升自己的实力,你想想要是跟你实力相差的对手,突然来上这么一颗丹药,那必定给对方一个出其不意,遇到实力比自己高一些的人,也都还有一战之力。”

    “厉害!”

    听到这大还丹的功效之后,龙弓子的表情与之前完全变了一个样,这样来说这也可以算作自己一个小小的底牌了。不愧是泽帆师兄。

    “好了,你要离开的时候去我那里拿。”

    几人之后也就简单的聊聊天,也聊了大师兄花云的事情,现在在执事堂风铮师兄的手下,那小子现在肯定心里还,但至少一段时间不用跟他勾心斗角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运气不好,将加入执事堂就跟崀山那群家伙打了一架,现在好像也受了些伤。

    “哼,那可真的是活该,”对于花云龙弓子可是一点好脾气没有。

    “对了,风铮师兄跟张妙月大师姐是什么关系啊?”风铮那天也算见过一面了,龙弓子那天观察道风铮的语气,总觉得其中有隐情,突然想起了这个,就顺便问一问。

    这种事情还要属泽帆最清楚了,所以还是由他来说,反正几个人在这里,也不怕有人听见,都是自己人,说说也无妨。

    “这个事情说起来还有一段历史了。小师弟,你可别到处乱传。”

    龙弓子点了点头。

    以前风铮师兄喜欢张妙月大师姐,然后突然在众人面前跟他表白,结果可想而知,他被张妙月大师姐当着众人的面暴打了一顿,从此就在大家面前抬不起头了,然后两个人不知道就怎么的变成了一堆冤家。”

    这个事情让龙弓子着实惊讶不已,嘴巴张的老大,还有这样稀奇的事情。

    “那这风铮师兄的实力到底如何呢?”

    “实力?这么说吧,反正当时他们那一代的弟子也就只有张妙月能够打败他了,而这其中还掺杂这一些情愫,要是真的动手的话,估计张妙月大师姐还不是他的对手。”这时很久没开口的林淼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