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弓子这一次回武当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找泽帆要丹药,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跟别卓清再学个一招半式。

    所以第二天一早就找上了别卓清。

    别卓清在武当也没有什么事情,自己这个徒弟之后还要下山历练,他也乐意教他一些东西,但是就像他所说的那样,还得通过检验才行。

    带着龙弓子来到了后山,毕竟要是在练功房里面施展太乙玄门剑的剑招,估计会把整个练功房都毁掉。

    “好了,先给我看看你的第一招剑点三星吧。”别卓清吩咐道:“对了,这一招直接朝着我来吧,虽然这是在后山,也别弄出太大的动静。也好让我感受一下你的威力。”

    龙弓子为了这次的检验也有了一番准备,尽管别卓清这么说,他也不会留手,要是师傅连自己这点招式都抵挡不住的话,那也太次了,那也对于这一招剑点三星他还是很有自信的。

    深呼吸了一口气,抬起铁剑对着别卓清就是一招剑点三星划过。

    依旧是三道剑气交叉重合的一道剑气呼啸而过,伴随着尘土席卷而来,当然在别卓清手中,木剑轻轻一挥,这一道凌厉的剑气就随之消散而去。

    能够感觉得到龙弓子的境界提升了,脸上没有表现出来,心中还是很欣慰。

    “师傅,这一招您觉得怎么样?”龙弓子欣喜道,他自认为对自己这一招还是很满意的。

    “还不行。”

    别卓清冷冷的三个字直接浇得龙弓子心头一凉?愣在原地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师傅?”

    他还想解释些什么。却被别卓清直接打断开来。

    “你这一招简直就是华而不实,根本就没有将他真正的威力发挥出来。”

    别卓清虽然平日里弟子很平和,但是他在教武功是很严厉的,甚至一点细微的地方,他都要拿捏的很准确,做师傅就要有做师傅的样子。

    “是不是很惊讶,我为什么会这么说?”别卓清问道。

    龙弓子还能说什么,他的自信心已经被深深的打击到了,都有些不想说话了:“师傅,徒儿不解。”

    “那是因为你没有理解这一招真正的意义。这一招名为剑点三星,它的精妙之处就是在这个点字上面,它真正所爆发出的威力是集中于这一点,而你却是在剑气之上所下的功夫,这完全违背了这一招本身的意义。”

    听到师傅这样一番解释,他更是一脸疑惑:“集中在这一点?”

    “嗯,这一招他虽然叫做剑点三星,并不是说就只能发出三道剑气,而是像这样。”

    别卓清木剑一抬,跟龙弓子之前的姿势一模一样。

    “去。”

    同样的一招在别卓清手的木剑手里发出剑点三星的是和之间龙弓子截然不同的气势。

    龙弓子已经有些被别卓清的剑招所惊讶到了。

    师傅所发出的剑招竟然足足有六道剑气。这道剑气直接甩像半空之中消散而去了,虽然看上去剑气的威力甚至还没有自己强的,但感受到中间蕴含的力,龙弓子丝毫不怀疑,师傅这一招要是打在自己的身上,可能会被直接杀死。

    “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眼神的变化从之前的不满变成了呆滞。

    别卓清这下倒是笑了:“这下感受到了吧,来,你先试试两道剑气,结合在一起。记住剑气是其次,那剑气所集中的一点才是最主要的。”

    龙弓子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不足,就像自己教王铁一样,他对与剑的理解造诣要比王铁高,但师傅的造诣也远远不是自己所能比的。

    可按照师傅所说反复练了好几次,依旧没能改掉之前的习惯,还是做不到师傅那样,他的心中有些变得急躁起来。

    “感受一下你第一次在比试的时候发出的这一招。”正当龙弓子迷茫之际,别卓清的这一句话飘进了脑海之中。

    自己第一次施展的时候也正是之释放出了两道剑气。那种感觉?龙弓子想着想着就做到了地上,先悟他一番再说。

    别卓清的看重的就是龙弓子这一言不合的顿悟,这就证明这个弟子的悟性还是很高的。

    果然在恢复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渐渐掌握到了其中的门道。

    “好了,就这一招对你来说还有的练了,你自己好好把握吧。

    第一招都这个样子,那第二招自然肯定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龙弓子这下也有自知之明了。还是自己先好好研究下再说。

    看样子今天是在师傅这里学不到新的招式了,但他也很释然,因为他的实力可以说是有了一番精进,他学到的并不只是学会了剑招,而是对剑招更深一步的理解。

    “师傅,我今天算是受教了。”

    在山上呆了两天之后。龙弓子就准备离开了,这一趟回来可以说是受益匪浅。虽然跟己之前的计划不一样,始终没有学到太乙玄门剑的第三招,但他能感觉得到,自己变强了。

    再多的告别也只是形式,这一次简单的跟师傅师兄告别之后就下了山,目的就是直接奔向唐家堡了,按照约定的时间,想必刚刚好能够赶到那里。

    不过当自己骑着马起离开武当好远之后,他才猛然一拍自己的脑门,自己一直还没有去拜访冯爷爷,怎么就把这茬给忘了。

    这几天也是一直在赶路,所以来的也比较早,但也只是他自己这么认为而已,这一次的朝圣大会并不只是在唐家堡举行,而是在离江南很远的中州,他们也需要赶上数十天的路程才能到,要不是唐莺一直坚持这要等龙弓子他们早就走了。

    龙弓子后来也是庆幸自己没有在半路逗留。

    正好来到唐家堡的门前,进去就看到了唐莺。

    “龙大哥?怎么就你一个人来了,光姐姐和宗大哥呢?”看到龙弓子出现在了唐家堡的大门前,唐莺见到他一个人只身而来俏脸有些兴奋也有些意外。

    “他们都有自己的事情,所以来不了了。”龙弓子笑道:“随后又跟唐正东打过招呼。

    既然龙弓子来了,那就可以出发了,这一次唐家堡的人也是盛装出行。

    唐正东和唐正峰还有唐家包括唐鹏在内的三位长老带着一帮弟子,想让这些弟子前去观摩观摩,这次让唐家之人赶到稀奇的就是唐玄音竟然也跟着一起前去了,只是他依旧是死活不参加比试而已。

    虽然他们已经拿到了一个名额,但还是可以让门内的弟子去历练一番,这一次代表唐家堡出战的正是唐白。

    之前赶了那么久的路,现在又要赶路了,不过中州他还没有去过,江湖这么大,他没有去过的地方还很多。而且洛阳这正是在中州,也可是说算是顺路吧。

    这一次都是马车随行,龙弓子跟唐玄音坐在了一个马车上面,唐玄音上车只有就开始自己修炼起来,也不搭理他,所以也只好在车内好好的休息了一番,等他醒来的时候天早就黑了。

    停车下马今天晚上就要在这荒郊野外扎营休息了,要是真有那些不长眼的强盗山贼过来抢劫他们,那就可倒大霉了。

    唐家堡的人点起了篝火,所有人不管是长老还是弟子都围坐在了一起,而唐莺刚好坐在了龙弓子的身边。

    虽然光释和宗青芷都没有来,她却觉得这样正好。

    唐莺可是一个非常活泼的女孩,围着龙弓子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龙大哥,你知道吗?这一次朝圣大会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去看的。”

    龙弓子惊讶道:“说起来也对,你们的事情我一个外人去观看,怕是有些不太好吧。”

    “没事,没事,你是武当派的弟子,这对于我们七绝堡来说也是可以结交的朋友,武当派也更是名门正派之一,我们朝圣大会,其实只要是不是心术不正之人,其实都可以前去观看的。不过这一次因为我们当中的小秘密,龙大哥应该知道的,所以不准外人观看。”唐莺笑嘻嘻的道。

    她所说的秘密应该就是关于唐家堡的事情了,要是让外人知道,这唐家堡靠的不是实力获得的,肯定会影响他们在江湖上的名誉。

    “原来如此,那看样子我还是挺幸运的了。对了,到时候还会有朝廷的人过来吧,那他们当中有没有什么高手啊。”

    唐莺想了一下,他因为是唐正东的女儿,上几次的朝圣大会也都跟着去看了。

    “那些朝廷来的人都是一些死太监,高手的话,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高手。”

    龙弓子其实不知道什么叫做太监,于是问道。

    “噗,哈哈。”唐莺看着龙弓子:“你这是要把我笑死吧,竟然问这样的问题,龙大哥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

    “那到底是啥呢?”

    龙弓子丈二摸不清头脑,他不觉着有什么不对啊,不懂不应该问吗?

    “太监不就是。”说道这个,唐莺突然停了下来,脸上浮现出一抹绯红。

    “是啥?”

    “是是是?”

    唐莺有些急了,这样的问题,他一个女孩子怎么说得出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