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还是由那个马哥说道:“两位少侠,你一定要相信我们啊。其实我们是进京赶考的学子,也是因为被人在这荒郊野岭给打劫了,心中愤愤不平,身上此时又身无分文,要是不这样的话,那就错过了赶考的时间,又要等到明年才能来了,所以才出此下策的。”

    这一次龙弓子倒是没有多怀疑他们,因为他们的一举一动都确实不像是强盗:“说起来,那你们是被谁打劫的呢?”

    “我们也是被一伙乱窜的贼人打劫的,这些人好像就是到处作案,说起来也是我们时运不济,打劫了我们之后就去了别的地方。”

    “那你记不记得他们长什么样子,要是看到了,兴许可以给你们报仇哟。”龙弓子打趣到,要是真碰到那些人,出一出手也是没有问题的。

    “那些人好像,但是其中一个最为弱小的我倒是记得很清楚,个人很矮,也很瘦,就跟一节竹竿一样,长得是贼眉鼠眼,倒三角的眼睛,嘴巴也是有些歪,对了。还有个很明显的就是鼻子尖还有一颗黑痣。”

    听到他的这番描述,龙弓子的脸色越来越凝重。当他听到鼻尖上有颗黑痣的时候,突然上前直接抓住了那个人的衣领。

    “什么?你再将那个人的面貌描述一遍?”此时在龙弓子脸上浮现的竟然是完全的愤怒之色。

    那个马哥不知道是不是说错话了,看到龙弓子这样,心中也有些害怕,只好颤颤巍巍将那人耳朵面貌描述了一遍。

    此时还坐在树上的唐玄音看到龙弓子的表现也是有些感到惊讶,+

    当第一下听到马哥描述的时候,他就已经确定他说的这个人到底是谁了。

    松开了马哥的衣领,手上的拳头死死的攥着。

    “哼,王老实,总算是让我找到你的下落了,这一次我看你往哪里跑。”

    这个马哥所描述的人就是当时在林霸手底下的王老实,此人不老实也就算了,还做出如此恶劣之事,不但害的林霸大哥他们含冤入狱,还卷了他们所有的钱财而逃,现在却坐起了强盗,净干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不杀了他,简直天理难容。

    “你把这件事情详细的告诉我,你们是在哪里被他们打劫,他们之后又是朝何方向而行,还有他们身边大概有几个人,大概的相貌,记得多少全部告诉我。”龙弓子又问道,他的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

    说起这个那伙真正的强盗,他们四个人也是颇为气愤,看到龙弓子这样子,也明白过来针对的不是他们这些人,肯定是跟之前说的那个人有什么仇恨,只是想去找他罢了,说不定还真的可以给自己人等报仇,纷纷努力回想起关于那些人的一切。

    龙弓子将他们所说的东西全部都记在了心里。但是他有一点不是很明白,当初这王老实不是将林大哥的酒楼和客栈全部变卖了,拿了钱走了,按理来说应该是很有钱的啊,怎么又干起了这等勾当?

    “少侠,那我们可以走了吗?”说完之后,看到龙弓子还在想着事情,马哥小心翼翼的问道,毕竟他们也是过来打算打劫的,要是龙弓子反悔就惨了。

    “等等。”龙弓子从气愤当中回过神来,又叫住了他们几个。

    “少侠,您还有什么吩咐吗?”四人心中一惊。

    看着他们四个人,龙弓子并没有为难他们,反而是从兜里掏出一点闲钱:“这件事情你们也是受害者,我这里还有些闲钱,你们拿着做路上的盘缠吧。”

    四人也没有想到竟然还有如此意外之喜,虽然都有些发愣,但他们也不做作,的确现在缺的就是钱。

    马哥接过了他的钱,心中也是五味杂陈,半跪在了龙弓子的面前,拱手道:“少侠这份侠义心肠我等心中万分佩服,之前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冒犯。要是我们这次能够考取功名,飞黄腾达之后,一定不会忘记少侠这份恩情。”

    点了点头,让他们四人离去,龙弓子也并没有将他们所说的报恩放在心上。

    这四人走后,唐玄音也从树上跳了下来。

    “有什么事吗?”

    龙弓子迟疑了一下:“嗯,有一个可以算得上是仇人的人无论如何也要去找。”

    “需要帮忙?”唐玄音此时好像是酒醒了一般,

    “谢了,这个事情我一个人去就好了,你帮我另外一个忙。”

    龙弓子没有让唐玄音一起,一是因为这件事件是,而来就是因为对付王老实这些人,还犯不着唐玄音出手。

    “你说。”

    “我现在就打算直接去追那些个贼人了,趁得还没有多远,你帮我把此时转告给唐莺还有唐伯伯,我们到时候洛阳像聚怎么样?”

    唐玄音顿了一下:“要不你明天再走?”

    “怎么?这点忙都不愿意帮吗?”龙弓子有些无奈。

    “不是,我们这一次虽然是去中州,但是不一定会在洛阳落脚,我这也是第一次去,虽然不是很确定,但是应该是在结梁城落脚。”

    原来是这样,看样子自己心里还是误会唐玄音了:“那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在结梁城碰面吧。”

    唐玄音还想说些什么,但欲言又止,点了点头。

    商量好之后,为了不打扰还在睡梦中的唐家堡之人,龙弓子就直接回去牵上了自己的宝马走远了些,才骑上飞驰而去。

    这一次他一定要抓到王老实。

    次日清晨,大家也都醒过来了,他们只是在这里露宿一晚,要去的地方还很远,还要赶路,所以也不耽搁半分。

    唐莺看到龙弓子还没有起来,想亲自去叫他起床,在帐篷外面轻轻的呼喊道,可是叫了半天,还不见里面有半点动静,这让她感到很奇怪。迟疑了一下把敞篷拉开,结果发现龙大哥竟然不在里面。

    这是去哪里了?不会是一大早起来跑到哪里去练功了吧?她心里是这么想的。

    转身想去顺,却看到唐玄音朝自己走了过来,正好上前询问。

    “唐玄音,你看到龙大哥没呀。”

    唐玄音依旧是语气平淡的说道:“他昨天晚上走了。”

    “什么?走了?”唐莺还没反应过来,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走了?难倒是昨天晚上他们那些唐家堡的弟子合起来欺负龙大哥,然后才走的。

    “哼。”

    想到这里唐莺有些生气,转身就要去找那些弟子的麻烦。

    “等等。”唐玄音叫住了他:“昨天晚上上他独自一个人寻找仇人去了,暂时不会回来了,我跟他说到时候在结梁城碰面。”

    听到这个,唐莺也越来越不明白了,仇人什么的,从来没有听龙大哥说过啊,而且他又会有什么仇人?

    “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玄音简单的将昨天晚上的事情说给了她听。

    说完之后唐莺就变得担心起来,抓着唐玄音问个不停。

    “那龙大哥会不会有危险啊,那你怎么不去帮他啊,龙大哥也是,也不跟我们说说,我们唐家堡肯定会帮助他的。”

    叽叽喳喳说了一大堆,听得唐玄音简直头大,根本不想再跟唐莺多说一句话,唐莺的话还没有说完,他直接掉头就走了。

    “哎,唐玄音,你听我把话说完啊,哎,你。”看到这冷漠的唐玄音,她是气的直跺脚。

    这时候唐正东走了过来:“怎么了?”

    唐莺撇撇嘴:‘龙大哥昨晚晚上先行走了。’

    然后将事情给唐正东又说了一遍。

    唐正东也有些惊讶,但他到也没有多担心:“不过既然他都这么说了,那我们就早点赶到结梁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