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虎又说道:“我现在也想明白了,反正在我们花紫会无论是光家和陆家的人都不能嫁给外来的人,所以我相信光妹以后一定是我的。”

    从陆虎这眼神和语气当中能看出来,这小子是真这么想的,而是不是变着法子故意说给自己听。

    这话说完,龙弓子眉头一皱:“不能嫁给外来的人?”

    “是啊,这是我们花紫会的规定啊。”路虎又说道:“光妹应该跟龙兄弟说过吧?”

    龙弓子摇摇头:“那要是嫁给外面的人会怎么样呢?”

    “嫁给外面的人也不是不可以,除非那个人死心塌地的呆在花紫会,还要经过会里长辈层层的考验,最后成为这里的人,若是不愿意的话,如果对方知晓了我们的身份却不肯成为花紫会的人,那就只能想尽办法将两人都抹除再这个世上了。”

    龙弓子的脸色有些震惊,抹除在这个世界上?这么狠的吗?

    “那如果光释作为光伯伯的女儿也是同样的对待吗?”

    陆虎答道:“别说是光妹了,就算是我也一样,甚至是家主自己动了外心,也会是同样的待遇,这一点是当初老祖宗定下来的规矩没有谁能够改变的。”

    龙弓子表情是越听越严肃:“对了,陆兄之前说碰到了光释,那你是在哪里碰到她的呢?”

    “之前啊,之前看着她好像是样往随心居去,看上去心情还是不太好的样子,现在不知道去哪里了。”

    “多谢陆兄告知,我还有点事情,就先不多说了。”说完龙弓子便直接离开了这里,也不理会陆虎,想去先找光释问一问具体是怎么回事?

    陆虎也是一阵错愕在原地:“哎,怎么就这么走了?自己还没有好好感谢龙兄弟呢。”

    离开紫林之后龙弓子,就打算朝着陆虎所说的随心居走去,可刚走到这个庭院当中才想起,这随心居到底是在哪里?

    莫名有些心烦意乱。

    果然自己还是太着急了吗?还是先找个人问一问吧。

    咦,前面那两人正好是之前碰到的两个弟子,于是上前询问道:“两位,请问随心居怎么走?”

    那两人一看是龙弓子,立马又变得恭敬起来:“随心居是家主和夫人住的地方,您是要去找家主吧,沿着中庭过了那个桥不远就到了。”

    其中一个弟子用手指了一番。

    “多谢了。”

    也没又多做解释,谢过之后就朝着弟子所指的方向径直走去。穿过桥头之后不远处就是一片花园,这里八成就是随心居了。

    这片地方正是在这湖心的中央,四面环湖,景色那是相当的美,两旁的花簇整整齐齐,时不时有鸟蝶相伴,感觉呼吸的空气都带着一丝香味,宛如像是仙人居住的地方一般。说真的,能够住在这么一片地方,都能活的长久一些。

    咦,果然在一道石桌旁边看到了光释,双手拖着下巴,不知道在那里想些什么。

    “光释?”龙弓子一见到光释一下就变得兴奋了起来,赶忙走了过去。

    “龙弓?”光释看到他却是一脸错愕:“你怎么会来这里?”

    沿着一条小石路朝着她走了过去,龙弓子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特意过来找她,有些尴尬的笑着道:“我一个人在这四处瞎逛,逛着逛着就来到了这里,没想到正巧你也在这。”

    来到旁边的石椅上坐下,看了看光释的脸色,一副忧郁的样子,连忙说道:“你这是怎么了,这几天怎么一副总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我都特意来花紫会做客,你就是这样招待我的啊!”

    光释看了一眼龙弓子,轻轻的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一看自己这样说好像没有什么效果,龙弓子脸色也随着变得沉重起来:“光伯的死其实我也感到很难过,也很自责,但是人死不能复生,没有必要太~”

    “不只是光伯的事情。”光释打断了龙弓子的话。

    龙弓子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他主要是没想到光释会直接打断她的话?难道还遇到了别的事情。

    光释看着龙弓子这有些吃惊表情,也觉着刚刚有些语气重了,只得又轻叹一口气,然后才缓缓说道:“是封山派!”

    “封山派?”听到这个名字龙弓子好像有点印象,突然像到了什么:“哦,就是你当初跟人家联姻后来又悔婚的那个封山派啊,现在来花紫会找麻烦了?

    光释听了这话之后,人一下都坐起来了,整个人都不好,脸上有些羞愤:“你,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

    这质问的口气,让龙弓子猛吸一口气,心中暗叫不好,完了,这下说漏嘴了,这个事情其实还是自己在山上的时候三叔跟自己说的。

    “这,其实。”说话都开始变得有些支支吾吾,内心现在慌得一匹。

    眼珠飞速四转,突然一拍大腿:“哦,这其实是罗伯伯悄悄告诉我的,那天叫我去后面单独跟我谈了一些东西”

    一听是自己父亲说的,光释脸上变成了一丝怒色:“真的是,爹怎么什么事情都往外说。”

    龙弓子只得赶忙道歉和解释道:“罗伯伯也是好心跟我说,还叮嘱了我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这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说漏嘴的。你也别怪罗伯伯了。”

    “真的?”光释斜着看了龙弓子一眼,还是有些生气。

    “真的,你认识我这么久你还不了解我啊,也只有我这样的才会说漏嘴了,但是我肯定不会骗你。”

    他现在生怕光释去找罗伯伯质问,那就真的没法解释了。

    还是有些半信半疑的看着龙弓子,虽然他说的好像的确是这么回事。

    “那封山派岂不是因为上一次的事情跟花紫会结下了梁子?”赶紧转移话题。

    “八成是的。”一回道正题,光释也恢复了过来,这个事情真的让她头大,反正龙弓子也知道了,也正好可以让她帮自己排忧解难一番。现在能够说几句真心话的也就只又眼前这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