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弓子偷偷抹去了额头上的汗,有种惊魂未定的感觉,不得不说龙弓子这个转移话题的本事还是很厉害的,还好转移的快,不然就穿帮了。

    整理了一下思绪,他也认真想了一下,这个事情应该不会这么简单,看上去其实不是什么大事,但说起来这是关乎面子的问题,那事情就大了。无论是江湖上哪门哪派,哪怕是邪教之人,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面子。

    头可破,血可流,面子不能丢。

    不过要是两派真的交好的话,花紫会这方面说说好话,然后在那么“意思”一下,也就差不多得了。

    “龙弓,你说会不会因为我这个事情把事情闹得很麻烦啊?我自己出什么事情都没关系,就是不希望父亲和花紫会出什么事情。”光释现在最苦恼的就是这个,眉头一直舒展不开来。

    听到这个龙弓子心中着实有些感动,认真的看着光释的眼睛道:“放心,不会有事的,这个事情还早着呢”

    对于龙弓子的真挚,光释直接白了龙弓子一眼:“不早了,今天封山派的人就会来我们这里。”

    “什么!”龙弓子震惊的站了起来:“这么急着就找上门来了?”

    龙弓子一惊一乍的举动把光释都吓了一跳,有些故作生气道:“你自己好好想想,从我将七宝天岚舞带回来这个事情都已经过了多久了,你以为是昨天才发生的哦!”

    “那你是怎么知道这个事情的?”

    光释答道:“是父亲今天上午跟我说的,而且封山派的人今天傍晚十分就会到花紫会中来。不过他也只是告诉我这么一回事,没有跟我说得太详细,所以我今天都郁闷一天了。”

    突然又想起了之前陆虎所说的那件事情,于是问道:“对了,你们花紫会的女子不是能与外人在一起的。那你是怎么跟他们可以联姻的?”

    光释两眼一蹬:“这又是谁跟你说的?”

    “这,这也是罗伯伯跟我说的”

    真的想打自己两嘴巴,怎么就这么不长记性,差点又出了漏子,还好什么事情都可以往罗伯伯身上推。

    不过这个理由还真的好用,光释觉着自己父亲应该都跟他说得差不多了,也没什么好纠结的。”

    “虽然的确是你说的那样,一来封山派也是隐世门派,二来这件事情在这两派之间牵扯到了很多复杂的东西,比如利益之类的,一时半会我也跟你说不清楚,当时也是迫不得已才这样的,所以我也没有办法,不然当初也不会一个人跑出来。”

    对于这一番话,龙弓子心里还是很认可的,的确不是她能够左右。

    “对了光释,虽然我知道这封山派也是个隐世门派,但它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门派?这点你知道吗?”

    光释想了一下:“嗯,其实封山派具体我也不是太了解,我所知道的就是他们只是一个小门派,这个小门派并不说他们实力弱,只是人数很少而已。好像只有几百个人,但封山派的每一个人都是很厉害的人。”

    噢?还有这样的门派?龙弓子心中有些好奇起来:“每个人都很厉害?难道是一群强者组成的一个门派吗?”

    “不是,怎么说呢,它们也是一个门派,也有师门和弟子,只是他们那些弟子个个都是精英,像我们花紫会弟子当中的翘楚放到封山派最多就是中等资质的弟子。你想啊,要是弟子门都能以一当十,甚至更多,那与那些好几千人的大门派不久差不多吗?”

    原来封山派这么厉害,那可真是了不得。说得他心里都有些痒痒,也想见识见识一下,按照这样说的话,封山派那些最厉害的弟子那该到了什么地步。

    怎么突然好像还有些期待这封山派的人来啊。又看了一眼光释,自己的想法好像过分了点,轻咳了两下:“没事的,你现在在这里着急也没有什么用啊,等他们来了之后就知道了,而且上面还有你们花紫会这么多长老,还有你父亲呢,他们不会没有一点准备的。”

    这一番安慰下来,还真有些效果,光释的心情也舒缓了一点:“走吧,也别老坐在这里了,你都说了你是客人,我就带你好好转一转。”

    “嗯,我们就等着他们过来吧。”

    下午十分,光释就好好带着龙弓子在花紫会转了一大圈,还别说这花紫会真的是个好地方,地方又大,而且到处都十好景色。

    当两人又说又笑回到中庭的时候,突然看到了自己父亲还有门派的长老以及一群不认识的人。

    两人立即停止了谈笑,因为整个中庭的气氛都变得严肃起来。

    “封兄,别来无恙啊。”光中麒笑脸对着那群人当中为首的男子说道。

    “光中麒,你应该知道我们是过来干什么的吧。”此人语气非常不爽,看样子根本就不打算给花紫会好脸色。

    光释和龙弓子的脸色一变,倒是光中麒好像跟没事人一样,依旧笑着道:“封兄此话严重了,还请里面请,有什么事情去厅堂里说。”

    “哼,也没有多说什么,带着身后的弟子,就往里面走去。”

    光中麒也正好看到了龙弓子和光释,眼神一甩过来,让两人有些发毛。

    朝着光释道:“还不跟着一起进来。”

    两人只得跟这众人一起走了进去。

    那封山派领头的几人毫不客气的坐在了主位之上,丝毫不客气。

    而花紫会的人根本没有任何表示。

    这一点让光释跟诧异,自己父亲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来来来,封兄,喝茶。”光中麒亲自接过下人手中的茶递给了此人。

    结果手中的茶,还是先淡淡了闻了一下:“哼,别以为用这上好的紫龙井就能打发我,明人不说暗话,光中麒,你说吧,这个事情怎么办吧?我儿子的婚事可不是你说毁约就毁约的。”

    此时整个大厅里的气氛变得沉闷起来,一时间没有人敢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