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老头家晚上迟迟不能入睡,对于这些邪教之人的事情,他始终不能喝释怀,越想越气愤,恨不得立马就将此人杀死来祭这些小孩的在天之灵,就没有一点人性吗?连对小孩都要用这么残忍的手段,就在这愤恨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便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就听到老头的叫唤声。

    “高人,不好了,村子外面来了好多人。”那老头子无比慌乱的走到了龙弓子的房间。

    还在睡梦之中的龙弓子被老头給惊醒,听到他的话也连忙穿上衣服,急匆匆往外面赶去。

    来到村口的时候,发现村民们都聚集在了这里。

    龙弓子走到了村民的前面,看到外面果然来了十几个凶狠的人,而其种也正有昨天晚上放走的那个人。

    龙弓子只是瞟了他一眼就转过头去。

    这些来之人大多数都是粗壮的汉子,让人看上去就感到很有压力,一个个又凶神恶煞的,村民们的脸上满是担忧之色,看到龙弓子来了之后明显放心了很多。

    “就是你小子想要破坏我们的好事?今天定要你好看。”其中一个脸上几道疤痕的壮汉凶狠的威胁道。

    虽然此人的话语非常无理,但一想到这些人都是被那邪教之人威胁,龙弓子也没有多说什么,心里替他们感到悲哀,谁不是江湖上的一条汉子呢,要被人强迫自己做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

    摇了摇头对着那人淡淡说道:“不管你们今天到底想干什么,但是只要我在这里,就别想动这里所有人一分一毫。”

    “哟嚯,还真有不怕死的啊,真以为昨天打败了我们两人就自以为是了?今天我们这么多人,倒要看看你凭什么嘴硬。”

    说完提着手中的大刀就朝着龙弓子砍去,心中一阵蔑视,就这小子估计一下就被自己被砍成两半咯。

    此人的看上去身体块头很大,但实则脚下轻巧,应该有些本事,龙弓子也没有大意,

    这人再快也快不过这梯云纵的瞬身之速,一闪身就来到了此人的身边。

    剑没有出鞘,只是反手用肘部顶在了他的小腹之处。

    对于这些人,龙弓子并不想下杀手,但是毕竟作恶多端,这一肘可没有留手。

    “噗”

    大汉一下连胃液都吐了出来,额头上的汗直冒而出,跪在地上十分痛苦,一时间都站不起来。

    “啊!”站在后面的那些人一个个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招给吓到了。

    “还愣着干什么,一起上啊!”跪倒在地上的人怒喊道。

    十多个人包括昨天那个人一窝蜂朝着龙弓子冲过来。

    这些人虽然都是江湖人士,但论武功又怎么比得上这武当的真才实学,即使是十多个人也通通被龙弓子打倒在地。

    村民们看到龙弓子如此厉害,都大声叫好,对于这些人他们可是恨之入骨。

    “说吧,到底是谁指使你们这么干的,我兴许可以绕你们一命。”

    “高人,万万不可饶恕他们这些人啊,要是您不好下手的话,把这些人交给我们,”村民们听到要将这些人放了,那他们怎么能够安心,所以一个个都自告奋勇,有龙弓子在这里,这些人他们也不怕。

    这群人现在跟死狗一样躺在地上哀嚎连天,就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回答龙弓子的话。

    “不说吗?”龙弓子冷哼一声,拔出了手中的剑:“反正你们都是要死的人了,何不临死之前积点德呢?”

    听到这话,这些人心中有些什么东西好像被拨动了一样。一时间停止了哀嚎。

    “哼,要杀就杀,哪里那么多废话,我实话告诉你,就算你能够对付我们,但是凭你的实力想要对付我们的主人还远远不够。”其中有有一个人硬气道。

    “主人吗?”龙弓子若有所思的说道:“我的实力怎么样就不用你们操心了,只要你们告诉我他的下落,我自然有办法对付。”

    本来心中还担心自己实力不够,但是昨夜听到那邪教之人的恶心,他实在不能忍下去,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见到此人还是不说话,那他也没有办法了,打算上去解决掉一个,看看那些人会不会就范。

    刚踏出一步立马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小心。”突然脸色大变,对着众人喝道:“你们快退后。”

    一阵阴风突然从前方朝着飘过来,让龙弓子十分忌惮,因为这道阴风里面夹杂的是恶戾之气,普通人要是在这里面待久了,估计会直接死在这股风里面。

    村民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听到龙弓子这么一喊,下意识的往村子里面退去,可还有几个没有反应过来的村民,接触到这阴风之后立马身体抽搐起来,七窍流血死去。

    “快跑啊!”看到这一幕,这些村民早就吓傻了,都一个个连爬带跑的往村子里面跑去。

    “什么人?”龙弓子大骇。已经来不及去救这些人了。

    神情变得万分紧张起来,死死的盯着四周,心中也暗叫不妙,就凭着这一阵风,龙弓子就判断得出,这一下来之人还真不是他的实力能够对付的。搞不好真的要翻在这里了。

    阴风没有在继续往前面飘了,龙弓子也从当中退了出来,在这里面待久了就算是有太极神功护体,他也显得有些受不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心中非常疑惑,这阵风难道是不会随着空气飘动的吗?

    难道是此人控制的?这么一个可怕的想法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想要散发和控制这么一大片的阴气,这内力是要多厉害?

    从阴风中慢慢的走出一个人影,当龙弓子仔细的看到其中的人时心中已经满是绝望,这个人他怎么能不认识,正是那天在蓝河山之战中逃走的长老魔教长老枯灯。

    “这下惨了,竟然是邪教长老级别的人物。”龙弓子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出现在这里的人会是他。心中大骂道

    “这他娘的也太倒霉了吧。怎么会在这里遇到邪教长老?”

    要不是还有这么多村民在这里,当看清楚枯灯那一刻的时候,就打算玩命逃跑了。

    枯灯老眼扫视了一下四周,先是看了看躺在地上的那些人,啐了一句:“没用的东西。”

    然后又回过头来,正好看到了惊颤的龙弓子,脸上突然渐渐地露出了一丝笑容,看得龙弓子头皮发炸。

    “哈哈,原来是你小子啊,看来我们之间还真的是有缘分啊。”

    “你,你想干什么?”龙弓子的表情很不自然,再这样的气势当中,他根本就没有办法淡定下来。

    “哟,小子,你可不要误会,我对你没有别的想法,就只是单纯的想杀了你罢了,你们正派的人可是追的我好惨啊。怎么说这次也要好好的折磨你一番,来解我心头之恨”枯灯脸上的笑容越来越阴沉。

    龙弓子心中暗骂道,这老东西还真的狠,杀就杀,还非得折磨一番。他心中也很郁闷。

    “你打不过他们是你的事,我又没有追你,无冤无仇的,你找我干嘛?”

    这话说得枯灯是一愣,随后大笑了起来:“哈哈,没想到小子你竟然如此风趣啊。好玩,正好玩,都有点忍不住不杀你了呢?”

    “不杀你也可以啊,你只要像他们这些人一样做我底下的走狗,然后混入正派之中。那我倒是可以考虑饶你一命。而且跟着我,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的。你看怎么样啊?”

    “滚你大爷的,就你这人模狗样的,”

    说完这番话,看到枯灯的脸色之后,龙弓子心里就已经凉了,这下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