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跟枯灯对峙了起来。

    “真的有胆量啊,既然你想要死,那本长老就成全你。”枯灯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消失。

    “去!”枯灯直接控制着阴风朝着龙弓子扑去,这一股风原来就是他的内力和所修炼的内功所散发出来的阴戾之气,夹杂的是这无数死去孩童的怨恨。

    这样阴毒的招式真的是令人发指。

    就算是知道自己的实力远远不如眼前的枯灯。要白白给他这么杀了,那也太说不过去了。怎么也不可能就这样坐以待毙。

    好在这阴气的速度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快,凭着脚下的梯云纵一窜一跳的,将这道阴气甩在了身后。

    枯灯也神情也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抬起双手,躯体一阵,瞬间这阴气的速度就快了起来。直追龙弓子身后。

    “不好。”龙弓子将速度大幅度提起来,一点都不敢大意,这样下去可不行,一旦被这阴气追上,那就麻烦大了,这阴风是他人为控制的,必须对他人身造成直接的伤害才行。

    枯灯要控制着这阴风,自然身形就大部分暴露在了,通过梯云纵的灵活,终于找到一个机会,抬手朝着枯灯就是一招剑点三星。

    这一道剑点三星可是在别卓清的指导之下精进了不少,虽然依旧只能施展出三道剑气,但威力已经要大了不少。

    眼看着剑气就要朝着枯灯破去,可枯灯依旧是站在原地,丝毫没有半天躲闪的意思。

    “得手了吗?”龙弓子自己都有些疑惑?

    只见枯灯手轻轻一扬,突然这道阴风改变了追击的方向,一下子又回到了枯灯面前,挡下了这道朝他的剑气,

    什么?这阴风竟然是实体?龙弓子惊讶道,自己的剑气这感觉就好像实打实的砍在了一坨肉之上。

    可让龙弓子欣喜的就是他发现了这阴风被剑气砍到之后,并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而是反倒削弱了一些。他这一道剑点三星的威力没有谁比他更清楚了,这一剑下来,这阴风已经褪去了好大一块。

    意思就是这阴风可以凭着这自己的实力来强行击破?想到这一点,心中的那一丝希望瞬间被点燃,只要有任何机会他都不会放过。

    “老贼,再吃我一招剑气?”

    又是一道强硬的剑气呼啸而过,果然就像自己想的那样,剑气砍在这阴风身上,果然它的体积又小了不少。

    这一下枯灯的脸色才慢慢的变得阴沉下来,照龙弓子这样砍下去,自己这阴风也坚持不来多久。

    “哼,要不是老夫被你们这些正派之人追得受了重伤,哪里还轮得到你小子这样嚣张跋扈,早就把你活捉了。”

    听到这话,龙弓子大喜,原来这老家伙是有重伤在身,说不定自己还有一战的可能性。心中是大为感谢在那天追击这老东西的几位正派长老。

    先破了这阴风再说,龙弓子心中想到。

    刚想上前又是一道剑气,可这枯灯却将这团阴风收了起来,剩下的阴风朝着他的身体汇聚而去环绕在身边,最后将两手之上凝聚除了两股最强盛的阴气。

    “就算你小子有些本事,我堂堂魔教长老再怎么样也不会被你这小辈给打败的。”

    枯灯说的没错,就算此时他是身受重伤,但是无论是硬实力,还是武功内力的精纯度都要比龙弓子强上不知道多少。

    不知道他这是什么鬼招式,先试上几招再说,依旧是龙弓子先行发起了攻击,可刚跟枯灯对上,就让他感到无比的震惊?

    这,这也太诡异了。

    龙弓子的剑砍在他的手上,就像砍到了一股柔软之上,砍又砍不破,剑身在自己手上反倒是一抖一抖的。这样的种感觉让自己无比的难受,又无可奈何,以至于连剑招都施展得不顺畅。

    “这他娘的刀枪不如,要怎么打?”

    对于龙弓子手中实打实的剑,枯灯根本就不当回事,凭着空手就直接将龙弓子的太乙玄门剑压得死死的,完全打乱了他的剑招和步法。

    不仅仅这样,这种怪异又难受的感觉让平日里一向沉得住气的他心中都有些浮躁起来。一个不慎,露出一个非常大的破绽,被一拳直接打在了胸口。

    “唔!”龙弓子闷哼一声,连忙像后面退去,这样打下去,先别说被这老贼杀死,自己都快要疯了去。

    退到了一定的距离,龙弓子用力将剑直插地下。想要使用太乙玄门剑的第二招来对付他,他就不信在这内力的绞杀之下,凭着这身阴气都能够完全的挡住。不死也得脱掉那一层阴气的皮。

    “地盘云剑。”

    内力透过剑身直接传入了地底之中。

    刚将手中的剑插在地下,枯灯抬脚就是一跺,剑身随着地下的尘土直接弹了出来。直接破了龙弓子这一招。

    “啊,不好”龙弓子大叫道。

    连忙飞身想要将剑接住,跳入空中当握住剑柄的时候,却被之前释放出的内力反弹在了手上,一声惨叫后,重重的倒砸在了地上。而此时那柄剑也落到了远处。

    “哟,小子,你这柄剑不错啊,这样都没有断掉?”看到龙弓子倒在了地上,枯灯也开始调戏了起来,收起了身上的阴气,缓缓的走了到了那柄剑的旁边,弯腰将之捡起。

    龙弓子还想着站起来逃走,枯灯却一步步朝着他走来。

    “哈哈,小子,很难受吧?你就不要在挣扎了,就算你在怎么样,也是打不过我的?怎么样?要不要试试死在自己的剑之下的滋味吧。”

    龙弓子此时瘫倒在地上,左手撑在地上,右手捂着自己的胸口,倒不是受了多么严重的伤,只是之前那道阴气打在自己身上让他越来越难受,连呼吸都有点困难了。

    心中也没有放弃,只能殊死一搏了,等着老东西靠近的时候,自己这一拳就算轰不死他,也非得让他掉几根老毛不可。

    一句话都没有说,就死死的盯着朝他走来的枯灯。

    就是现在。

    “地若游龙”

    这一次没有在保存任何体力,一招全力的地若游龙直接冲着枯灯的面门啸去。

    突然起来这股强烈气势的让枯灯老脸大变。

    “怎么可能?”

    枯灯怎么都没有想到龙弓子竟然还有这样的一招,而且这一招的威力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他想象的范围。

    而且自己那身阴气形成的也在刚刚退去了,此时想要瞬间凝聚已经来不及了,只能靠着两手挡在面前,硬生生的挡了下来。一套全力的地若游龙威力全部灌在了枯灯的身上。

    一阵强烈的拳劲掠过之后,枯灯也慢慢都露出了身影。

    “该死,该死,好不容易吸了这么多小孩的阴气恢复了些元气,现在又被你这小子打回了原型,我要将你这小子碎尸万段。”

    很明显枯灯此时好受不到哪里去。吐出了一口黑血,不管是身上还是头上都显得凌乱不堪。散落的头发遮住了脸,但隐约可以看得到他两只眼睛当中的无比的怒色。

    而龙弓子却有一份意外的收获,自从他上一次境界提升之后,这还是第一次使用全力的地若游龙,没想到他已经能将这一招的全力完整的施展开来还可以有足够的余力来行动。

    龙弓子站起身来,身上的那一股阴气着实一直让他不好受,喘着气道:“老贼,看样子现在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啊!”

    “小子,你以为现在你还有站在我面前说话的资格吗?”枯灯这下是真的怒了:“受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