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招地若游龙都正面打到了他,没想到气势不但没有减弱,反而还越来越强势了,这长老级别的实力也太恐怖了。

    看到枯灯这感觉一副要把自己吃了的样子,龙弓子感觉到有些惊颤,趁得现在还能动,他不可能等着他把自己杀了,赶紧先逃再说。

    枯灯迈着脚步朝着龙弓子慢慢逼近,这一下他是真的非杀掉龙弓子不可。虽然现在看上去没什么事情,但是自己体内的伤又多严重只有他自己知道。

    之前被那些正派之人强追,也是费了好大一番力气才逃了出来,尽管如此他还是被打成重伤,最主要是他修炼的邪功,一旦被破功,只能靠吸收大量孩童的阴气来慢慢恢复,好不容易元气就要恢复,只要等身上的伤势完全好了,实力就能恢复到之前。

    可现在自己又被龙弓子这一拳打回了原型,甚至在之前受伤的基础上更加的严重。这下想要再完全恢复过来,又要很长一段时间了。

    而且被一个正派的小子打成这个样子,传出去还让他枯灯的老脸往哪里放?

    “今天你小子别想逃。”

    傻子才不逃,龙弓子心里已经开始大骂不已了,自己这一拳反倒是打出了他的仇恨。梯云纵反向往离村子外面逃去。他现在已经顾不了这里的村民了,只能看看能不能将他枯灯带远一点。

    可枯灯的速度极快,三两下就追上了龙弓子。根本不给龙弓子反应的时间,在空中从背后轻拍一掌,直接将龙弓子打翻在地。

    被枯灯这一掌击中,倒在地上的龙弓子也是一口鲜血吐出,此时情况十分糟糕,他自己心里十分.清楚,这一掌下来,自己受伤也已经非常严重了。

    就这么想杀自己么?摸了摸嘴角的血丝。他已经没有办法在挣扎了。

    枯灯丝毫没有打算放过龙弓子的意思,提着龙弓子的剑就朝着他走过来,想快点了解了这小子。

    “污”.

    突然体内的气血翻涌,直接是呕出了一大滩血,立马瘫坐在地上,此时已经没有杀龙弓子的余力了。

    龙弓子那一拳下来,实在是给他带来了巨大的伤害,此时也不得不原地坐下来打坐恢复伤势,若要在撑下去的话,

    看到枯灯原地坐了下来,吓得龙弓子惊出一身汗,原来也也只强行撑着,强弩之末了,龙弓子赶紧咬咬牙坐起身来,运气了太极神功,开始一点一点的恢复起来,只要自己比他先恢复一些实力,那就还有机会。

    枯灯没有想到自己受伤如此严重,以至于都支撑不住了,看了看旁边自己的抓来的那几条狗愤怒道:“你们这些人,还一个个躺在地上装什么死人,还不赶紧将这小子抬到我的面前来,我要亲手杀了他,还有快去给我将村子里面所有的孩童都给我带过来,老夫要立马回复元气。”

    一听到这话,龙弓子心中一阵,都伤成这样了,还要将自己抬过去亲手杀掉吗?是有多怨恨自己。

    那些人个一听枯灯的话,果然一个个都爬了起来,一部分的人朝着村子里面冲去。一部分朝着龙弓子走来。

    最先冲到龙弓子面前的就是昨天晚上那个人,龙弓子看到是他,心里有些咯噔,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昨天晚上说的话到底还算不算数,要是连他反水了那就惨了。

    那人什么也没有说,就将龙弓子直接抬起,来到了枯灯的面前,龙弓子不知道他是几个意思,心中也是慌乱得很。

    “主人,这小子带来了。”这人恭恭敬敬的对着枯灯道。

    “去,给我把那柄剑拿过来,我要一剑杀了他。”

    看到那人真的去捡剑了,龙弓子心里变得急了起来。

    那人将剑拿到了枯灯的面前:“主人,这是你要的剑。”

    枯灯刚将手抬起想要结果那柄剑的时候,没想到那人竟然是冷不丁一剑捅穿了枯灯的心脏,这一剑让枯灯和龙弓子都没有反应过来,枯灯的脸上已经完全是不可置信。

    一招阴掌直接打在了其胸口,使他飞出了数米远。

    龙弓子一急,现在他也没有力气过去救那个人了。

    “你们这群该死的畜生,竟然敢这样对我,我今天要你们所有的人都给我死在这里。”

    枯灯全身颤抖着,已经近乎发狂,这一剑可是要了他的亲命,如果没有人给他及时疗伤的话,凭着自己是想要苟活都是一番难事,就算是一个普通的村名都能将他杀死。

    越是生气,体内的气血就越是翻滚,又连着吐了几口血,脸上都已经变得惨白,龙弓子都一度怀疑,这样吐下去,这老贼会不会直接失血过多,把自己给吐死。

    但现在看来局势已经是稳定了,还好有这人背后给他来这么一剑,不然的话他就就已经准备吃从泽帆师兄那里搞来的大还丹了,至少一段时间内都不用担心了。

    现在要做的就是赶紧恢复一下自己的伤势,然后再过去一件把剑给杀了,以绝后患。

    可事情到此当然就不会这么结束。

    枯灯虽然伤势很严重,但身上的气势突然的强烈起来,而且是越来越强,竟然凭借着自己站起了身来。

    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还会有如此强的力量。

    “小子啊,你真的好本事啊,你们正派那么多长老高手都奈何不了我,没想到今天确栽在了你的手上。哈哈,我不惜催动身上最后的一丝气血,只是因为我实在是迫不及待的把你杀死了,等会只要我吸收了这村里面所有孩童的阴气,怎么样我也不会死在这里的。”

    这下麻烦了,这老家伙要死不死的怎么还有这样一招,龙弓子已经没有什么犹豫,此时再不吃大还丹就要死在这里了。

    “嗖”

    一根银针突然不知从何处射来,射在了枯灯的大腿之上,龙弓子此时也察觉到了异样,枯灯一阵吃痛。

    “什么人?胆敢来坏我的事?”枯灯面色难堪,,这到银针是朝自己的来的,也就是说来的人肯定是这个小子的帮手。这下可不是个好消息。

    随后一道身影从远处的树林中飞了出来,龙弓子看到这道身影之后都已经不自觉的激动起来,已经完全感动得要哭了,虽然这个时候才来,但好在在最关键的时候出现了。

    “唐玄音,快点杀掉眼前这老贼。”竟然是唐玄音,龙弓子大喜过望,对着他大声喊道。

    来之人正是昨天晚上才分别的唐家堡弟子唐玄音。

    枯灯本来就受了重伤,又被自己地若游龙打中,然后强行运功导致吐血,还被一剑捅穿,现在唐玄音都来了,这一次说什么都安全了。

    唐玄音听了龙弓子的话,也没有多说什么。远处几道飞剑甩去,全部都破穿了枯灯的身体。

    枯灯身体抖了一下,什么都没来得及反应,眼睛睁得老大,往后一倒,死了个四脚朝天。

    亲眼看到枯灯死去,龙弓子这才如释负重,想不到这不可一世的邪教长老竟然是栽在了自己的手中,说出去的话怕是很难让人相信啊。

    干掉枯灯之后,唐玄音也是云淡风轻的来到了龙弓子的身边,估计他不知道自己杀掉的是一个怎那样的存在吧。

    “你可真是及时雨啊。要是你不出现的话,兄弟我今儿可能就要死在这里了。”大手拍在唐玄音的肩膀上,让唐玄音都有些不适应。

    龙弓子本来还想一把抱过他的,却被唐玄音一下子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