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玄音才懒得跟他多废话。

    这时候村口传来一阵吵吵闹闹的声音,一群粗壮的汉子正带着许多孩童往这边走来。他们身后也跟着许多村民。

    那些村民们之前躲进去之后也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到这些人进村子,还以为龙弓子出事了,心中都是感到绝望。

    龙弓子看到之后脸色一变:“玄音,这些人还麻烦你先解决一下了。”

    他现在还起来不了,只能拜托唐玄音。

    轻轻的点了点头,站起身来,慢慢的朝着那些人走了过去。

    那些壮汉也都看到了眼前的一幕,好像,好像自己的主人死了?他们一个个都不敢置信,因为在他们看来,实力那么高强的枯灯,怎么会被这样一个小毛孩给杀死,再就是,既然他们的主人死了,那也就是说他们几个人也没有了解药,只能慢慢的等死。

    “可恶啊。”这里面的大多数人正是因为贪生拍死才帮着枯灯做事,现在唯一的一条活路都没有了,他们心中的念想破灭让他们近乎抓狂。

    “小子,我要杀了你?”有几个人丢下手中的的孩童,就朝着龙弓子冲来。

    龙弓子叹了叹气,既然这些人没有改过的心思,那自己也没有义务去救他们了。

    一同将矛头转到了龙弓子的身上,直接将唐玄音无视了过去。

    对付这些人,根本就不需要唐玄音大动干戈,只是轻轻的一抬手,朝着龙弓子冲来的壮汉就倒在地上

    另外几个人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才注意到朝着他们走来的唐玄音,眼神变得有些惊恐。

    一手掐出手里孩童的脖子:“你别过来,不然我就把这些孩子全部杀了。”

    唐玄音根本就不管他们这些人,又是一抬手,这暗器的速度让他们完全反应不过来,全都倒了下去。

    那些村民们见状也赶紧上前抱住了自家的孩子。

    头往旁边一偏,看到地上还倒着一个人,正准备顺手将他杀掉。龙弓子却叫住了他。

    “等等,玄音,这个人别杀。”龙弓子叫住了唐玄音:“还麻烦你扶我过去一下。”

    在唐玄音的搀扶之下来到了此人的身边。

    “小兄弟,我这下做的不错吧。”那人中了枯灯一掌之后,现在也是油尽灯枯,无比艰难的说道。脸上露出了真切的笑容。现在他说话都是要费上一番力气了。

    “你别说话,我现在给你疗伤。”龙弓子眉头紧皱,尽管自己还受着伤,但还是输入了一丝真气到他的体内。

    “不用了,我现在怎么样,自己很清楚,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生前作恶多端,想必这也是报应吧,能够在这最后捅上他一剑,也算是心满意足了。”

    龙弓子握着他的手,心中五味杂陈。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等你死后,我一定给你厚葬在这。”

    “咳咳,那就多谢小兄弟了,我的叫吴~吴。”实在是坚持不到把话说完,手无力的滑落再地。

    “吴大哥?”龙弓子悲愤的喊道。

    可此时无论他在的声音再大,眼前的这位也听不到了。

    解决掉这些人之后,村里的安危算是彻底解除了。村民们小心翼翼的朝着龙弓子走了过来。

    “高,高人?已经没事了吗?”

    龙弓子回过神来笑着道:“是的,这下子全部都解决了。”

    给村子里面的人介绍了一番唐玄音,村里的人一听,都喜笑颜开起来“高人真的是神勇啊,我们村里的人实在是太感谢你了。我们虽然不是什么富裕的人,但也一定要在村子里摆设一番,好好招待两位。”

    龙弓子拒绝了他们好意,现在还不是在这里逗留的时候。

    “老爷爷,既然已经没事了,我在这里休息片刻之后就要上路了,到时候有机会在来这里吧。”

    村里的人再次表示了感激之情,龙弓子也与狗蛋约好了要带他去武当派。

    之后将这位吴姓的汉子就埋葬在这里村口的小山坡上,并给他立了一块牌子。

    上面写着:壮士吴大哥之墓。

    搞定这一切之后才拍了拍手,看向唐玄音。

    “对了,你怎么会到这里来?”龙弓子实在是感觉大有些欣喜。

    唐玄音撇撇嘴:“还是不是唐莺那妮子在我耳边一直念叨的要来找你?我可不想耳朵起满了茧子”

    听到唐莺对自己的关型,龙弓子心中也非常的感动,自己到时候一定要好生谢谢她。

    龙弓子之前调息了好大一会,终于也恢复了一二。只是他一直纳闷,这枯灯老贼打在自己身上的阴气实在是让他不舒服,好在用太极神功将其祛除体内。

    本来这一次是要来找王老实的,但现在看来,捉摸着也是找不到他了,只能先和唐玄音两人去和唐家堡的人汇合了。

    “好了,那我们就直接从这里出发吧,之前我也跟村里的人问过路了,只要沿着这山头走去就能够到洛阳,我们这样还肯定比他们赶路要快,先到了洛阳之后我们再去与他们结梁城汇合。”

    唐玄音点了点头,他其实也不是很想跟着唐家堡的大部队一起赶路,这样一来还自在的多。

    两人牵着一匹马往着山头赶去。

    一路上唐玄音倒是显得要比平时活跃了好多,正巧又碰上了龙弓子这么一个一说起来就停不下来的人。

    可唐玄音始终不与龙弓子说自己的事情。这样一来也快,赶了几天路,马上就要到洛阳了。

    这洛阳也是个大城市,与扬州城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不同于扬州城的事。洛阳城里面的武学世家非常的多,这里在街上走随便碰到一个看似平常的人都可能是练武的高手。

    “唐玄音,你是第一次来洛阳吗?我可是第一次来呀。”龙弓子脸上洋溢着无比的兴奋。

    唐玄音白了他一眼:“扬州城可是个卧虎藏龙的地方,你可别乱来,不然就算你是武当派的弟子,也不会好到哪里去。而且我们现在是要先去很他们汇合,不是让你来玩的。”

    这一番提点也没有让龙弓子丧气,大不了到时候看完朝圣大会在来好好见识见识就是。

    而且最重要的就是三叔也可能在这洛阳城当中,到时候正好也可以找他。

    两人今天也打算在洛阳城先落脚了,赶了几天的山路也得好好休息一番。

    在洛阳城走了一遭,发现街上都是一批一批穿着不同衣服的人走来走去,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别管了,这些人都是世家的弟子,我们还是先去找住的地方吧。”

    来到了一家客栈,打算开一间上好的房间,龙弓子认识光释这么一个有钱人家的女孩。身上自然是不缺钱。

    “哟,客人来得正巧啊,本店这上好的房间正好只有一间了。这就给你们准备。”

    正等着掌柜的安排房间,突然外面传来了一道声音。

    “掌柜的,给我来一间最好的房。”

    从外头走进来了几个锦衣富贵之人。在龙弓子看来,无非就是有钱人家的弟子罢了。

    心中暗喜道,可惜你们来迟了一步啊。只有最后一间房都被我们先住了。

    可是令龙弓子没有想到的事,掌柜的竟然看到他之后屁颠屁颠的迎了过去。

    “吕少爷,有房间,有房间,不过正好只有最后一间了。这就给您准备。”

    掌柜口中的吕少爷满意的点了点头:“一间就够了。”

    正巧转眼看到了站在一旁的龙弓子和唐玄音。只是瞟了一眼就走了进去。完全没有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