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女可以说是剑拔弩张,一言不合就直面冲向了对方,剑招四起。虽然互相有所,倒也不是生死搏斗,一时间斗得不相上下。

    这让龙弓子有些诧异,两个女的是实力竟然如此厉害,这出剑的巧妙之处和力道的掌握,连自己都有些自愧不如,而且这些招式他也从来没有见到过,他甚至都觉得这两女其中任何一个自己都不一定打得过。

    最坏的就是旁边的人还一个个应声叫好。生怕事情闹得不够大。

    在两女打斗的过程中,龙弓子还是找旁边的人了解了一个大概。

    众人皆知,吕文陶文,也不知道是不是一段孽缘,这武学世家吕家的公子偏偏爱学文,而这陶家的千金却痴迷于武功。

    重点是阴差阳错之下这陶家的公子和吕家的千金两个人情投意合好上了。

    两家之人虽然同是这洛阳城的巨擘,但毕竟道不同,对于这门婚事两家人都不同意。

    这让龙弓子好像想起了什么,依稀记得在武当派招收弟子的时候,听大师兄说起过,不正是有一个人,就是洛阳吕家的人吗?

    “莫非?”突然好像意识到了什么,龙弓子掩嘴惊呼?

    旁边的人都朝着他看了过来,这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尴尬的一笑。

    回过神没来,心中早就不淡定,我的娘亲啊,不得了,不得了啊,这可是大事情啊。原本听她们这么一说,大概是这位吕家的少爷不见了,而吕家的那个女子认为是陶家之人拐走了,而陶家之人却认定是吕家的人为了不让他们一起,故意这么说的。可谁都没有想到,这吕家的公子根本就是自己离开了。

    想到这里,他都有些头大,这下子两女的误会可就大了。可是他身为一个局外人总不可能过去跟她们说,你们要找的少爷现在正在我们武当派当外门弟子吧。

    不管怎么样,先看着再说吧,转眼间吕家的女子就已经占了上风,那吕家的女子毕竟是实实在在的出自吕家之人,实力还是要强上几分,但陶家的女子能够练成这样也很不错了。

    正当吕家的那个女子快要取胜的时候,人群中飞来一个人,抓住了两人的剑柄,以一己之力将两女分开来。

    看清楚此人的脸之后,龙弓子也是没有什么好脸色,此人正是龙弓子在客栈遇到的另外一位吕家的少爷。

    之前还以为这人就是一个仗着自己家世嚣张跋扈的人,原来武功也这么高,这让他更是不爽。

    “你们两个不要闹了,在这大街之上的想什么样子,不是让人看我们两家的笑话吗?”

    那吕家的女子明显脸上有些不乐意,明明马上就可以打败对方,给她点颜色看看。

    可在龙弓子眼中,这吕少爷已经很偏袒,要是真想的话,还没打之前就应该出来了。

    “陶小姐,这次是舍妹多有得罪,还望见谅。”这吕少爷先行给陶家的女子赔不是,听得吕筱很是不满意,但也没多说什么。

    “吕大哥果然是通情达理之人,这次我也有不对的地方,只是我实力不如人,还先告辞了。”

    很明显,这陶家的女子听上去说话客套,实际上也并不领情。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吕家的两兄妹自然也没有必要一直站在路中间。

    他们走后,周围看戏的人也都散了,龙弓子还是有些没回过神来。

    “你到底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副奇怪的样子。”看着他这表情,唐玄音问道。

    龙弓子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什么别的人,然后凑到了唐玄音的耳边,将自己知晓的事情说给他他听。

    听得连他都吓了一跳,连忙问道:“真的假的?”

    “肯定是真的,我还能骗你不成?”

    “那你说那什么吕家的公子明明在自家就能学到上好的武功,干嘛还要去你们武当派?”

    唐玄音也觉着有些奇怪,这一点他怎么也想不明白。

    “你问我,我问谁去?”

    两人先行回了客栈,这唐玄音只要有酒,一整天不出门都没有什么关系。

    龙弓子看他喝得那么起劲,自己又想试上两口,但一想起第一次喝酒时的情形,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唉,玄音。”龙弓子一个人在屋子里面也索然无味,于是凑到了唐玄音的身边:“你告诉告诉我,你们唐家堡,那身上那么多暗器到底是藏在哪里啊?”

    唐玄音翻了个身过去,懒得理会他。

    “对了,我看你手里一直都是拿着这个酒葫芦,这看上去都破破烂烂了,就不能换一个吗?”

    本来龙弓子也只是像找唐玄音搭搭话,没想到说起这个,唐玄音的脸上立马一变:“这个事情用不着你管。”

    这突然的认真吧龙弓子吓了一跳。

    “真的是奇怪,又没有招你惹你。”龙弓子也一下很郁闷。

    翻过身去抱着自己的酒葫芦不再理会龙弓子。

    龙弓子无奈,只能自己独自一个人躺到了自己的床上,琢磨着要不要自己先去找三叔呢?可一想起这个事情就来气,三叔每次都是给一个模糊的消息,根本不管自己到底找不找得到。

    想想还是算了,还是到时候从朝圣大会回来在去吧,他感觉到时候自己肯定要在这洛阳城呆上一段时间了。

    第二天一早,两人开始出发赶往结梁城,唐玄音又跟之前没有什么两样了。这让龙弓子越来越好奇他这破旧的酒葫芦到底是谁什么来历。

    结梁城是离洛阳不远的一座城,说起这个城的来历也有些意思。

    当时不知道是不是上头的文牒发错了,有两个城主来这里任命,结果不用想都知道两人肯定是互不相让,仗着有自己任命的文牒,都以为对方是假冒的,自然而然之后就结下了梁子,所以才叫做结梁城。

    当然这也只是一个趣谈罢了。

    当龙弓子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唐家堡的人速度也不慢,竟然是先行一步来到了这里。

    唐莺看到龙弓子和唐玄音平安无事也是很开心,立马走了过去。

    “龙大哥,你要抓的人抓到没呀。”

    唐莺这番话其实也是出于关心,龙弓子对于王老实可是恨之入切。

    “别提了,早就让他给逃了。不过我还真得好好感谢你,要不是你叫上唐玄音过来找我,估计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这话听得唐莺一阵担心。

    然后简单的将在那个小村庄里面遇到的事情说了一遍,当听到枯灯老贼吸取孩童的精气疗伤的时候,小脸也是吓得惨白。最后听到龙弓子将其杀死之后,这才缓过神来。

    “龙小兄弟,你回来了。”这时候唐正东走了过来。

    龙弓子也是抱拳打了个招呼。

    “唐伯伯。”

    唐正东笑了笑:“嗯,在这结梁城当中,也正是我们七绝堡之人落脚之地,也可以说这里是唯一一处可以说是公认的秘密地点,但也只是仅仅在这里落脚,到时候真正比试的时候,可不是在这结梁城当中,而是由朝廷定的地方,到时候会有人领着我们一同过去,所以龙小兄弟真要是想要去观看的话,那这几天就跟着我们一起把。”

    龙弓子点了点头,反正他也没有什么事情了,现在就等着朝圣大会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