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梁城是一个非常古朴的老城,看上去就像饱经风霜一样,在这结梁城当中,有专门给这七绝堡的之人安排的住的地方。

    唐家堡也有自己专门的院子,龙弓子也是随着他们一起住下,正好也是跟唐玄音一个房间。

    其他六家也带着自己的人陆陆续续感到了这里。见着面也是先嘘寒一番。然后就各自整理去了。

    在最后一家七绝堡的人到了之后,没过多久七位堡主就收到了消息,一同赶往朝廷之人安排的地点,一同商量此次的朝圣大会。

    时间还是非常紧的,七位堡主接到的消息是:今天晚上整顿一晚,明天就要直接去参加朝圣大会了。

    虽然也没有什么不妥,但还是让七位堡主都有些诧异,往年大会的时日也都差不多,但是也没有这么仓促。但既然是上面说的,那他们也只能够照办。

    回去之后无非就是将事情转达给众人,然后告知大家早点休息,鼓励弟子们明天好好的表现。

    唐正东还特意的叮嘱了龙弓子和唐玄音一番,这一次带队的人正是东厂的袁公公,无论是地位还是实力都是非常高的,到时候千万要注意,不要说一些不该说的话,以免得罪了他。

    回到了房间之后,龙弓子还是有点兴奋的,毕竟明天就能见到一番好戏了,可他看到唐玄音的表情的时候,却发现了他不但没有任何表情,反倒是这个让子感觉像是有些冷漠。

    走到了唐玄音的身边,认真的问道。

    “唐玄音,我知道你身上应该有很多事情,但是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参加这朝圣大会,凭你的实力,应该为唐家堡争取到一个名额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到时候能去朝廷,对你来说是一种地位的提升,也可以提升你的实力,难道这样不好吗?”

    唐玄音看了龙弓子一眼,这次没有什么掩饰,只是淡淡的说道:“朝廷,是我的仇人,就算我再怎么样也是不会依靠他们的。”

    说完这句话,唐玄音的眼神当中闪过一丝寒色,让龙弓子一惊。

    竟然说跟朝廷是仇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样子事情只怕是远远不像他想象的那么简单,这下子龙弓子就不敢在问下去了。

    第二天一早,所有的人都是整装待发,而朝廷的人也早早的在等候了。为首的就是昨日唐正东所说的袁公公,而也就是龙弓子一直好奇没有尿尿的地方的太监,龙弓子站在后头好好的打量了一下他。

    这袁公公明明是个男人,头上冠着紫纱帽,一声宽松的袍子,可人却显得很瘦弱,但看上去却给他的是一种阴柔之气,嘴上还有这一抹淡淡的朱红,小拇指的上面的指甲都快要比手指长了。

    “既然大家都到了,那就准备出发吧。”

    听到他的声音,龙弓子吓了一跳,从来没有见过哪里有男子发出这么尖锐的声音,而且翘着个兰花指,这不就是跟女人差不多吗?这让龙弓子打心里感觉到一阵恶寒。

    “这太监说话也太恶心人了吧,不男不女的,简直让人头皮发麻。”龙弓子小声的说道。

    “嘘,快别说这些话了,要是被听到了就惨了。”此时唐莺也站在了龙弓子的旁边,听到这话也是吓得赶紧制止他的话。

    这袁公公身后站着一排侍卫,这些人看上去就正常多了,明显不是太监。

    “起轿吧。”

    袁公公坐上了轿子。身后的那些侍卫也上了马跟在他的身后,他们走后,七绝堡的人也慢慢的跟了上去。

    队伍显得有些盛大,形成了一个队形,最前面的就是朝廷之人,然后七位堡主分别骑着马排成一排跟在他的身后,然后各家的人就各自一列跟在了自家堡主的后面。

    除了朝廷的人和七位堡主,谁都不能骑马,就算你是长老也同样只能跟在后面慢慢步行。

    他们这些弟子自然是走在这浩浩荡荡的队伍最后面,前面一点东西都看不到,反正跟着走就对了。

    龙弓子抬头张望,就只能看到七位堡主骑着马的背影,只能慢慢的走着,他们唐家堡的人站在最右边,旁边的就是钱枫堡的人。

    虽染这一次的朝圣大会是件大事情,但也没有显得那么严肃,一路上那些弟子也是又说有笑的,只是仅仅在与自家的弟子当中,明明与其他的弟子并排走的很近,但都是各走各的,没有什么交流。

    在七绝堡当中,尤其是在弟子们的眼中。对于其他堡中的弟子都是有些敌对之意的,因为彼此都不想比对方要弱,而对于实力强和实力弱的态度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像唐家堡这样的年年都是垫底的存在,其余几家大多数弟子都显得有些看不起他们。

    只听旁边钱枫堡的几个人好像小声的在议论道:“听说唐家堡的人现在越来越卑鄙了,靠着自己的实力拿不到朝圣大会的名额,就想了什么歪主意买通了六位堡主,然后今年才给了他们一个名额。”

    “对啊,我也听说了,这唐家堡的人实在是太丢人了,实力差并不是什么,但是耍手段就很让人看不起了。当然啦,要是他们不这样的话,凭自己的实力怕是一辈子都拿不到一次这份名额了。”

    这几个钱枫堡的人看上去是在小声议论,但是实际上说的话都故意让唐家堡的弟子听到了。而且当着别人的面议论,明显就是不安什么好心。

    这话对于唐家堡的弟子来说绝对是赤裸裸的侮辱,他们又怎么能忍?

    “你说什么?”唐家堡的一名弟子,对着那几个钱枫堡的人怒道。要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估计就要上去动手了。

    那几个钱枫堡的弟子,看到唐家堡的人说话了,连忙装作一副不小心让人家听到了的样子。眼神中却满是轻蔑。

    “快别说了,万一他们又使用什么卑鄙的招式来找我们的麻烦就坏了。”

    “你。”那个弟子本来还想上前去理论,但唐莺此时拉出了他:“这些人就是狗眼看人低,现在没必要跟他们一般见识,而且朝廷的人还在前面,要是此时跟他们发生冲突的话,到时候吃亏的还是我们。”

    不得不说唐莺这个举动还是非常理智的,龙弓子也觉得处理的很不错,他虽然是一个外人,但他的立场怎么样还是站在唐家堡这边的,现在的确没有必要跟他们在这里发生冲突,到时候在比试的时候好好的教训他们一番就好了。

    因为整个队伍的速度都压在了那坐在轿子上的袁公公后面,就算是骑着马,速度也不能快起来,感觉像是走了一段很长的路,前面的队伍才停了下来。

    “诸位,这一次朝圣大会的地点就是在这里了。”这道声音也正是袁公公所传来的。

    这道声音是夹杂了内力穿透而来,让在场的大多数人都能够听清。

    凭借着这道声音,龙弓子心里还是有些震惊,这个太监的实力应该有自己武当内的一些长老的实力了吧。

    龙弓子非常的好奇,这里竟然有一个这么大的圆形会场。而且好像已经提前将这里做好了布置。看来这的确还是挺隆重的啊。

    整个圆形会场分为了八个区域,然后其余七个区域环绕着一个大区域。而中间就是比武的地方了。

    “各位还请上坐吧。”袁公公翘指一抬。便下了轿子,走向了那个会场当中的大区域。